收服三家界放马山的过程异常顺利,令王落辰等人非常高兴。

    他们喜滋滋地将一众人等安抚好,并给苏一哥留下可以联系到他们的音灵石,便心情愉快地押解着石胖子离开了三家界。

    从三家界返回化极峰的途中,一切都很顺利,再没出现什么事端。因而他们很快就回到了他们位于五极学院的寓所。

    到了那里之后,他们见到了星族的族长,赵(劳)思雅的父亲劳心等人,他们是来向王落辰辞行的。

    他告诉王落辰,星族和五极门之间合作的事情已经谈好,他要回去了。

    王落辰托他将罗凝玉的人给带几个回去,以熟悉他们星族的飞船,并请他带话儿给飞羽,要她好好地改造飞船,争取早日回到星盟。他呢,在三教大比之后,若是能抽出身的话,就去星盟看她。

    劳心向他保证一定把话带到。然后,又嘱咐了女儿思雅两句,就和罗凝玉一起去挑选适合开飞船的反抗军战士了。

    而王落辰他们,则是待在寓所沐浴更衣,然后吃喝玩乐了半天。

    到了晚上,沙傲云回去金光阁见金长老,并顺带和被木长老召去青华宫学习武技的秦俊彦一起,押走了石胖子;李英晨和甄仁才和丁梁柱、赵思雅四人各回自己的寓所;作为贵宾的妮蒂亚被人请回了她的同心殿。

    他们这个住处,就只剩下吴梦雪、冷泠弦、罗凝玉以及王落辰四人了。

    罗凝玉本来也要回新弟子的宿舍的,但王落辰他们留住了她。

    他们四人又置办了一些酒菜,把酒言欢,畅叙情怀。

    几人聊得投机,心中都很愉悦,喝着喝着,不知不觉地就醉了。

    醉了之后,难免说了一些情话儿,跟王落辰做了一些亲亲我我的事情。但或许她们三人都有些害羞,虽在饭桌上亲热,真到了饭后休息的时候,却并没有一个肯让王落辰跟自己同床共枕的。

    王落辰只好一个人回到自己的房间,在床上盘膝而坐,以神识参悟起功法来。

    但参悟了半天他发现,自己的功法如今似乎是已经进入了一个瓶颈期。无论是五极化极归元神功、法阵还是神识,都出现了停滞现象,任凭他怎么修炼,都没有半点进步。

    就这个问题,他想问一下天一生水,但却发现天一生水在他的泥丸宫中仿佛休眠了过去一样,任凭他怎么叫,就是叫不醒。

    他也想去找元化极问一下该怎么办,但想到自己如今基本上已经将元化极所给的初级功法给修炼成功了。找元化极的去问的话,因为他的神识体被困在法阵中还没有脱离,他的这个分神识所掌握的东西有限,问了恐怕也是白问。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何况,没有什么正当理由随便就跑去祖庙,也容易引发别人的怀疑,为元化极的安全着想,还是不去的好。

    至于去向卓不群他们请教,他又怕会牵扯出自己身体中的诸多隐秘。也是不妥。

    思来想去,他觉得还是自己参悟的好。至于功法无法获得突破,他以为,或者是机缘未到和他本身战力不够的缘故。

    “战力增长的有些过快,可能有某些不牢靠和不稳固之处,所以才导致这一段时间功法无法取得突破吧。现在距离三教大比还有些时间,不如就静下心来好好修炼一番,将自己各方面的战力再巩固一下吧。”

    王落辰心中有了计较,便收起刚才心中所产生的一丝急躁情绪,稳定了心神,继续修炼起来。

    因是入定,对时间的感知会变得迟钝。所以,这一夜便过得飞快。等他再次睁眼时,已经是日上三竿之时。

    他收功下地,缓步走出房间,却发现吴梦雪她们三人都不在寓所里。

    她们给他留了早饭和字条,告诉他她们要陪冷泠弦出去游玩一下。要他吃过早饭,若是无事,就先以音灵石同她们联系,获知她们的去处,然后骑上巡天兽找她们去。

    王落辰见到字条,马上就想到这次游玩是冷泠弦的主意。她们之中,她的年级最小,又是初到化极峰,当然要游览一番了。

    他笑着摇了摇头,去洗漱了,然后吃了早餐,便要出去寻她们,以陪她们一块儿玩耍一下。

    谁知,刚要出门,戒律院的人却突然来了。

    那人给他下了一个通知,说是长老院认为大比将至,大家应利用余下的这段时日勤加练习,因而要他赶去天幕峰护宗大殿跟门内众位种子选手会合,共同学习和修炼,一起进步。

    王落辰得到这个通知,便向来人询问参加训练的都是有谁,那人便给了他一个名单。

    接过名单,王落辰粗略的看了看,发现上面除了没有冷泠弦、妮蒂亚和罗凝玉之外,他们天命社这几名骨干的名字都在。

    另外,他从这份名单上也发现了欧阳靖、司徒康、毕世明、孤舟笠翁和独钓江雪,以及其他在铁人营集训中所没有见过的一些人的名字。

    他知道,那些人必定就是五极门年轻弟子中的佼佼者。他们都是一些武痴型的家伙,平日里很少抛头露面,只是一心躲在某些秘密之处修炼。

    所以,像这种人,他们的战力是很高的。绝对都是武帝级的。

    “三教大比不是只让武帅级以下弟子参加吗?为什么长老们会让他们也参加训练?”

    王落辰想到他们的战力,心中不禁产生了一个疑问,便向戒律院来下通知的那人问了一句。

    “嘿嘿,师弟,你刚来,不知道内情。所谓只让武帅级以下弟子参加大比,只是一个表面上的约定。真到大比的时候,因为并不在赛前进行战力测试,无论是三教还是江湖上的各门各派,都会派出一些战力超过武帅的弟子冒充武帅级弟子参战,以便确保本门派能够取得好成绩。”那人笑着向他解释道。

    靠,原来可以作弊啊。怪不得要派他们参加呢。

    王落辰听了这个解释,暗自吐槽了一下。然后,笑着向那人点头说道:“谢谢师兄解惑,师弟这下明白了。哈哈。我看咱们五极门有这么多厉害弟子参加,这次肯定能够大获全胜了。”

    “师弟,差不多是这样了。但因为每届大比都相隔十年之久,谁也不知道别的门派在这段时间内会出现怎样的人才,所以有时还是会出现一些意料之外的局面的。”那弟子就他的话,做了一个回应。

    王落辰听了这话,心里不禁琢磨,不知道这届大比,谁将会成为意料之外的黑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