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拍了拍苏一哥的肩膀,指了指领着大队人马的石胖子说:“别感慨了,相信我,以后他再也没机会欺负你了。”

    说完,王落辰便催动巡天兽,向着那石胖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了下去。

    那石胖子也是眼明心亮的人,王落辰的巡天兽一动,他就立刻判断出他们是冲着自己来的。

    因见识过王落辰的厉害,知道他不好对付。石胖子一看见他们过来,就赶紧地一边退回到队伍中间去,一边向周围的喽啰高喊:“那小子自不量力,居然敢独自冲阵,弟兄们快给我剁了他啊!”

    那些后来的援兵并没有看到王落辰出手的情形,不知道他的实力,受到石胖子的蛊惑,纷纷出手,企图依靠群体的合力将王落辰给一举击杀。

    “吼——”

    他们才刚动手,王落辰座下的巡天兽就立即发出了一声大吼。

    那吼声里夹杂着一股迥异于人类的元力,向着底下的人激荡而去。

    他们中间的战力低微者,在这股声波所携带的元力到来之时,立刻就感到耳膜鼓胀,双眼外突,同时还出现了胸闷气短,呼吸不畅的症状。这让他们十分难受。

    而且,这还不算完,当巡天兽距离他们越来越近,他们感到这股声波对他们所造成的压迫感也随之越来越强烈。

    “噗噗!”

    就在巡天兽为他们的攻击所阻隔,于距离他们近前三丈之地停下时,这种压迫感达到最强烈的程度。

    他们中间有部分人承受不住,纷纷大口大口地吐起鲜血来。

    这现象表明,他们的内脏被巡天兽所发出的声波震伤了。

    “还不躲开?”

    “挡我者死!”

    见巡天兽一下就挫了对方的锐气,王落辰利用千百个法阵组成的大网,将石胖子的人所打出的攻击全给挡住后,向他们发出了高声威吓。

    “这人所骑的飞行兽是神兽,可以发出元力声波,咱们凡人根本就抵御不了。要不,咱们赶快逃命吧。”

    这帮人本来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如今刚一交手就被对手那只巨大的飞行兽所伤,很多人不免产生了惧意。他们相互私语者,打算逃离战场。

    石胖子看他们神色不对,知道军心有变,赶忙大声喊道:“别怕他,咱们人多,他再厉害也只是一个。大家一拥而上,铁定能将他给杀死。”

    “石胖子,你就不要让大家再给你当炮灰了。”王落辰听他在鼓励怂恿别人进攻,眼珠一转,心生一计,对他喊道,“我看不如你出来,咱们单打独斗,一局定输赢。只要你能赢了我,我立刻离开此地。反过来,若是我赢了你,你就将老大的位置拱手让出来可好?”

    “不好,我们都是落草为寇的恶人,不是行侠仗义的好汉,我们才没有那种傻兮兮单挑的规矩呢。哈哈,哦,我明白了,你是看自己势单力薄,担心打不过我们,所以故意提出这样的方法,好占我的便宜吧。哼,简直是痴心妄想。我又不是傻瓜,岂会上你的当?”

    石胖子听王落辰提出这样的要求,还以为王落辰没信心了,顿时来了精神,在人堆儿里上蹿下跳着,得意地揭露王落辰的“阴谋”,炫耀自己的聪明劲儿。

    谁知,就在他得意忘形,放松了对王落辰的防范的时候,王落辰突然一指他的脑袋,大喝了一声。

    “倒!”

    他这一声倒刚刚发出,石胖子就觉得自己的脑袋仿佛被人家给用重锤夯了一下,他的意识就在顷刻间失去了。

    “扑通!”

    他竟然真的在王落辰的一指之下,应声而倒了。

    “妈呀,不好了,遇见会念咒儿的神仙了。大家不想死的就赶快跑吧!”

    王落辰的这一次偷袭,彻底击溃了石胖子一伙儿中那些战力低微者。他们好像受惊的小动物一样,将手里的武器随手一丢,大叫着四散而去。

    这些人一起逃窜,其气势犹如汹涌的潮水,任凭那些平日里令他们十分惧怕的头目怎么拦都拦不住。

    毕竟,所有的恐惧中,还是死亡的恐惧最大嘛。

    当他们面对必死的危险,他们才不管拦在面前的人是谁呢。只管撒开脚丫子奋力地跑啊。

    看着四散逃跑的小喽啰,王落辰哈哈大笑,指着那些还围在石胖子周围的骨干分子信心十足地问:“你们怕不怕?若不怕就一起上吧。”

    在他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身后,冷泠弦等人也杀气腾腾地冲杀了过来。

    那些人相互对视了一秒钟,又看了一下倒在地上抱着头吱哇乱叫的石胖子,突然做出了一个令王落辰等人怎么想都没有想到的举动。

    “扑通!扑通!”

    在王落辰疑惑不解的目光中,那些人居然全部放弃反抗,一个个对着王落辰等人跪了下来。

    “少侠息怒,我们已经见识到您的手段了。我们对您佩服的五体投地。所以,我们决定,从今往后奉您为我们的老大。再也不跟石胖子混了。”

    这几句话挺长,却被这些人以一种恭谨的语气,异口同声地说出来。其中间,竟然没有一丝杂乱。看那和谐的程度,就好像他们事先排练过多次一样。

    “这……”

    由于没想到,王落辰对他们的请求有点儿不知如何回答了。

    这时,苏一哥在他耳畔低语道:“社长大人,三家界里谁的拳头硬谁就是老大。他们这些人已经换过不下十次老大了。所以,换老大对他们来说,不算什么羞耻的事儿。”

    “哦,我明白了。怪不得他们一看石胖子倒下,觉出风向不对,态度立马就转变了呢。原来是因为对换老大这事儿习以为常,早就养成了见风使舵的习惯啊。哈哈。”

    王落辰听了苏一哥的话,恍然大悟,笑了。

    接着,他就对这些人说:“你们当真要奉我为老大,我也是不会推辞的。只是,你们需先将石胖子给我拿下,当做投名状押过来,我才能信你们。否则,这个老大我是不当的。”

    那些人一听,连连点头,口里说着“应该的,应该的”,就一拥而上,将石胖子给绑了起来,押到了王落辰的面前。

    “好,很好。你们果然是有诚意的。那好吧,我就答应了你们,当一当你们的老大吧。”王落辰随手打出一道法阵,将石胖子给困住,对那些家伙点头微笑,答应了他们的请求。

    “好,太好了,我们终于换了一位英明神武的老大了。大家快拜见老大啊。”

    他们中间那些精明之辈,见王落辰答应了他们的请求,赶忙招呼着大家再次向他跪拜。

    “很好,不用拜了,都起来吧。”王落辰见他们又拜,不习惯这种礼节的他,要他们站起来。

    然后,他指着苏一哥说,“大家听着,既然你们已然奉我为老大,那么一切就得听我的安排。因此,我宣布,三家界放马山从今天起就是我五极门天命社的分社驻地了。苏一哥就是分社的第一任分社长,而你们就是分社的第一批成员,全都受苏一哥节制。

    “苏一哥,你也听着,我命令你代表我管理这里,有谁不服管教或者有别处的人胆敢欺负你们,就禀报于我。我保证,天命社五千名战力超绝的成员,随时都会过来教他们遵守我天命社的规矩。”

    “是,社长大人!”苏一哥愉快地接受了他这个任命。

    “是,社长大人,我们对您的安排,完全没有意见。”

    那些人听王落辰说出天命社的名头,又听他点出其成员的人数,深知五极门弟子战力非同凡响的他们,立刻将别的心思都收了起来,认认真真地再次跪拜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