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射手的感觉是对的,王落辰的确已经将他当成了自己攻击的目标。

    擒贼先擒王,他是这伙人的头儿,王落辰要想瓦解敌人,快点结束这场战斗,当然要先对付他了。

    半点也不留情,元力之刃一化为五,五化为百,百化为万。朝着他身体非致命之处,雨打芭蕉般地扑了过来。

    牛射手从未见过有人能够将元力像使用暗器一样使用,当那一片元力所化的光雨箭一般激射而来的时候,他顿时慌了手脚。

    他连忙一边以自己的元力形成护盾护住自身,一边快速地躲开原本与之交手的冷泠弦和吴梦雪的攻击,企图躲过这一劫。

    客观地讲,他的应对方式和反应速度还是不错的,若是对方所使用的只是一般的兵器和普通的元力化形武器,他这么做应该就能够躲过去了。

    可偏偏他这次遇到的是王落辰的元力之刃雨,攻击的并非一个点,他哪里能够轻易躲过去呢?

    透过元力所化的透明护盾,他看到,那些元力之刃源源不断地不断撞击到护盾上,激发出耀眼的光芒。

    尽管随着光芒亮起的瞬间,元力之刃也随之湮灭。但它们却好像悍不畏死的死士,前仆后继,毫不退缩。

    说实在的,且别说这些大小不过寸余的刀刃的攻击力如何,单就是它们这副气势,就够叫人心惊胆战的。

    就在他的担忧中,他的护盾,被这密密麻麻地元力之刃一刻不停地撞击着,啃噬着,终于经受不住,被破开了一个缝隙。

    就在这裂缝一出现,那些元力之刃好像拥有灵智一般,全都改变了攻击方向,向着那一条裂缝蜂拥而至。

    “啵啵……”

    元力之刃和他的护盾都是元力所化,它们相互撞击,能量消失的时候,发出了一声声泡沫破灭一样的声音。

    而随着这声音密集到令人恐怖的程度,他的护盾再也坚持不住了。

    光波闪动,护盾变得极不稳定。他惊慌失措地看着自己护盾所出现的这种崩溃迹象,大声地向王落辰喝问:“你要干什么?难道你真的要杀了我吗?要知道,我……”

    “你什么?你是大有来头的人,我若杀了你,你背后的人会把我给碎尸万段,是吗?哈哈。好啊。那既然他这么厉害,那你就将这人是谁说出来吧。我答应你,只要你说出来,我马上放了你。”

    王落辰见他想要搬出后台来威吓自己,心里高兴坏了,巴不得他马上就说出来才好呢。可谁知这家伙好像也被人家给叮嘱过,不能暴露主使之人的身份,他话说了一半,又咽了回去。王落辰便只好以放他一条生路来换取他的招认。

    王落辰的条件在他性命攸关的这种时候提出来,的确很有诱惑力。这家伙还年轻,同样不想死,他马上就动心了。

    “真的,你不会是骗我的吧?”他两眼放出求生的光芒,问道。

    “我绝不骗你。而且,我还可以答应你,只要你说出背后主使之人,我除了饶你一命,还可以帮你逃出圣境,去往五极门的势力薄弱的世界。让你的余生都没有被人追杀的后患。”

    王落辰听他动心了,向他抛出了更诱人的条件。

    “这太好了,那你将你的攻击撤去,我马上就告诉你。”牛射手希望看到王落辰的诚意,因而提出了一个试探性的要求。

    “完全撤去不可能,但我可以让一步,就是将元力之刃收回一半。以便给你一个说真话的机会。”

    王落辰看了看他即将被自己给彻底攻破的护盾,心念一动,收回了自己所激发出的元力之刃中的一半。

    看着身体周遭的护盾重新变得稳固,牛射手信了王落辰的话,他向王落辰笑了笑说:“其实,让我来的人在五极门实力很强,就算我真说出来,你也不能把他怎么样。所以,这让我觉得,我即便告诉你他是谁,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儿。”

    “既然这样,你就别啰嗦了,赶快说吧。我时间也不多,在你的援兵到来之前,必须要解决掉你。你应该很明白的,对吧?”王落辰见他仍在犹豫,就又向他施加了一些压力。

    他的这句话,让明白当前形势的牛射手下定了决心,他用力点了点头,深吸了一口气,向王落辰说:“好吧,我就告诉你吧。那人就是……”

    那人的名字即将被说出,正在交战的双方都屏住呼吸,竖起耳朵,听他说出的是什么。

    但别人既然派他来,并且告诫过他不要将自己的身份给说出去,当然就不会不防备着他一点儿。

    在他即将说出那人名字的时候,人家当然不会给他这个机会了。

    毫无声息的,一支利箭从远方某处以足可以比拟光速的速度,射向了牛射手。

    “噗!”

    那利箭挡开王落辰的元力之刃,刺破牛射手的护盾,从后背一下没入他的身体,接着再由前胸快速钻出,将他的胸口穿凿出一个手臂粗的血淋淋的孔洞。

    “你好狠……”

    那人满是血水的口中轻轻说出三个字,向后一躺,倒在了地上。

    他整个心脏被人一箭射成碎片,令他须臾间便死透了。

    他根本连蹬腿的动作没有来得及秀一下,就成了孤魂野鬼。

    “混蛋!缩头乌龟!有种的你站出来跟老子单挑!”

    费了好大的劲儿,眼看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了,掌握该信息的人却被别人在自己的眼前给活生生的干掉,王落辰一下子情绪失控了。

    他将自己的元力之刃全部释放出来,一连杀了三名三家界的人,向四周发出了自己愤怒的狂吼。

    但他的大吼,却没有得到一点回应。

    说起来,那人很奇怪,他好像并不着急王落辰死去,因而竟然不使用对付刚才那名射手一样的箭矢来对付他。否则的话,他完全可以再射一箭,像结果那名射手一样,结果掉王落辰。

    可他这样做,并不能让王落辰感激他。反而只能让他更恨他。因为,这情形让王落辰觉得,对方根本就是在跟自己玩儿猫和老鼠的游戏。

    当然,不用说,人家是那只猫,而他肯定就是那只已经被人家给摁在爪子底下却又不肯随便吃掉,偏要戏耍一番的老鼠。

    “你是谁?你他@妈到底是谁?”想明白这一点,王落辰心中更加气恼,不禁再次怒吼。

    然而,没有回应就是没有回应。

    怎么玩弄它这只老鼠的主动权在人家掌握之中,他王落辰再气恼,再辱骂也没有用。

    “算啦,师弟,估计那人已经走了。你再怎么发火儿也没有用的。三家界的人马上就要来了,若是你不想跟他们冲突,不如咱们赶快离开吧。”

    秦俊彦侧耳听了听从小山丘周围传来的脚步声和喊杀声,判断了一下三家界援兵的距离,过来劝说他道。

    “不,师兄。你们走吧。我改主意了。我偏不离开。我这就将那人培植的势力给他铲除掉,我倒要看看,他到底能心宽到什么程度。”

    王落辰此时已经进入一种疯狂的状态,他眼睛中喷射着杀气,咬牙切齿地说出了一番令大家都感到心惊肉跳的话来。

    他们不由地一齐担心起来:难道,他真的要在此大开杀戒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