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力之刃携带着火之元力,以飞快地速度和那名射手四五丈长短,五六尺粗细的金色利箭撞击到一块儿。

    大小不过寸余的元力之刃,似乎不堪一击,一下子就被那庞大的金箭给吞没了。

    “哈哈,螳臂当车,自不量力。”那名射手在赤红色的元力之刃没入自己的金剑时,发出了一声嘲笑。

    然而,他这声得意的嘲笑,未免发出得有些早了。

    因为,就在他话音未落之际。他看到,自己的金箭由那短小的元力之刃没入的地方,出现了密密麻麻地裂纹。

    接着,便自那裂纹之中,蹿出红色的微光。

    微光在裂纹中出来后,那些裂纹就好像被强力的扩张器给撑开了一样,发出了连绵不绝地响声。

    “咯吧!咯吧!……”

    声响之中,裂纹以肉眼看见的速度迅速张开。只不过刹那,就将整支金箭给破坏成一堆碎片,再也不复刚才威猛雄壮的样貌。

    而这时,它才恰恰飞到王落辰面前三尺之处。故而,没有对他造成半点伤害。

    “大而无用,终是废物!”

    王落辰双臂一旋,以法阵将他所有破碎开来的金元力给聚拢吸收掉,反讽了他一句。

    “你,你,你别得意。”攻击被王落辰轻巧的破坏掉,那人心里震惊之余,难免气愤不已。又被他给奚落,自然情绪激动,言语不畅了。

    “好,听你的,我不得意,我继续领教你的高招儿行了吧。只是,我得提醒你,你的时间不多了。不信,你抬头看看,我的同门他们可是已经开始俯冲了。”

    王落辰假装好意地给了他一个提醒。实则,他这话却是要以自己同门他们的到来,给他施加更大的压力,以乱其心神。

    那人听了他的话,抬眼飞速瞥了一下天空,发现果真如他所说,他的援兵已经到了。

    他心里不禁有些慌乱,但却依旧还心存侥幸。

    因为,他看到,由于王落辰全力对付他,没有再对矮胖男人进行骚扰,他们那边已经不在聚集在一起不敢乱动了。

    此刻,他们正在好奇地看着他这边,观察着他与隐身人的战斗,大有想要过来增援他的意思。

    他因此觉得,那些人是他可以利用的力量,就向他们喊到:“喂,你们几个还不赶快过来帮忙?这人就在我的面前十丈之内,你们围过来,他自然就跑不了的。”

    那些家伙本来就听命于他,又亲眼见到了他与人战斗的场景,自然相信他所言非虚。因而,便迅速地按照他所说的,以一个半圆阵型向他们这边围了过来。

    王落辰见他们围过来,并不惊慌,反而还一下将自己的隐身衣收进音灵石中,显露出身形,对他们大笑着说:“你们这群笨蛋,若是刚才不那么胆小,一拥而上,以这种办法对付我,或许还有点儿胜利的希望。可现在,你们这样做就纯粹是自寻死路了。”

    王落辰这样说不是狂妄,而是基于事实的判断。

    因为,他的身形显露出来,就等于是给冷泠弦他们指明了自己的位置,他们自然会向这边来助战。

    以他们目前的实力,相互配合之下,战胜这些人并不吃力。

    王落辰的话,对那些人造成了一点压力,但由于他们对自己的实力很自信,且又是在他们自己的地盘儿上作战,因此他们并没有说是被王落辰的话给跑。

    相反的,他们还加快了向这边靠拢的速度。其意图很明显,就是欲在王落辰的同门们到来之前,先将他给干掉。

    然而,他们太小看王落辰的实力,也太小看冷泠弦等人的飞行速度了。

    当他们靠近王落辰,会同那名射手一同向王落辰展开各种攻击的时候,王落辰再次消失在他们的面前,并将自己预先布置的法阵在瞬间引爆。

    由法阵所汇聚起来的元力虽然庞杂,等级不高,但由于数量比较大,一下在他们中间如狂风一样肆虐开来,还是对他们的攻击造成了一定阻碍。

    而隐身起来的王落辰利用他们感知上的漏洞,专挑力量低微者偷袭,很快又以元力之刃杀了他们两个人。

    “靠,这家伙能隐身,一旦快速移动起来,就变得神出鬼没的,咱们无法锁定他。这样下去是要吃亏的。我看大家还是再按照原来的方法,背靠背聚在一起,小心应付他吧。”

    矮胖男人见自己的兄弟又倒下两个,心疼又肉疼,赶忙再次提出采取保守的办法对付王落辰的偷袭。

    然而,他的这个主意在刚才王落辰没有帮手的情况下是可以顺利实施的,现在却因冷泠弦等人的到来,无法办到了。

    就在他刚刚喊出这个提议的时候,他们已经从天而降。他们一落地,就以战力高的独自作战,战力弱的两两组合的方式,跟他们打了起来。

    这一下,矮胖男人仅剩下的几个人就被分割开来,再也无法聚集到一块儿抱团战斗了。

    而这样一来,王落辰的偷袭就照样可以进行下去了。

    只不过,这次他改变了战略,不再从弱者身上下手,而是直接对他们中的强者痛下杀手。

    为何要这样?

    原因很简单,因为以沙傲云等人的实力,单打独斗地话,很难将战力为武帝级的对手给打败。甚至,弄不好还会反被人家给伤到。

    但是,虽然无法轻易打败,吸引对方的注意力,分散他的攻击力却是可以做到的。

    这种牵制,恰恰给了王落辰机会。

    他的实力,原本就与这些人相当,现在有了帮手,在他们双方缠斗之际,他到了哪一处,哪一处战斗双方的实力对比就会发生倾斜。

    当实力大过对方很多,以他的元力之刃的快速高效,解决敌人绝非难事。

    所以,为了取得最大的战果,同时也是震慑敌人,他这次才从强者身上下手,以尽快击溃敌人的力量和他们的心理。以便,在敌人的大批增援赶到之前,结束战斗。

    他这招儿果然有效,在他接连杀了两名武帝级的对手之后,三家界的人慌了。

    尤其是那矮胖男人,他本来在三家界混得挺好,整日家养尊处优的。他可没想过要这么快地死掉。因此,他一看战场形势不妙,立刻就于心中敲响了退堂鼓。

    “妈@妈@的,咱们兄弟不过是想赚点小钱儿的,可没说要赔上性命。如今死了这么多兄弟,我可是亏大发了。牛大人,对不住了,这浑水我们兄弟不趟了。”

    他对着自己的兄弟大喊一声,便跳出战团,欲行离去。

    “你敢,我警告你,石胖子。如果你就这么走了的话,你和你的家人都会死得很难看。”见他要撇下自己离开,那姓牛的射手,威胁道。

    “你还有心思威胁他,还是想想自己的后事怎么处置吧。”

    那人刚刚向石胖子喊完话,王落辰的声音就在他耳边响了起来。紧接着,他的心中就升起一股寒意。

    哎呀,不好,被他的神识给锁定了。这下要完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