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一哥以为自己安全了,却忘记了自己虽然躲过了前面的箭矢,但还没有甩掉后面的追兵。(书屋 shu05.com)

    因为,就在他被那人射来的利箭给耽搁了的时间里,原先那名责问他的矮胖男人,已经带着十几人追了过来。

    他们人多势众,来势汹汹,令苏一哥看了非常的害怕。

    他赶忙向刚刚救了自己一命的王落辰求救:“少侠,他们追上来了,求你快想想办法,救我一命啊。”

    “别慌。我来问你,追你的这些人是谁?另外,这里除了追过来的这五名武帝级的高手,还有更厉害的人物吗?如果有的话,是刚才那人吗?他是谁?”这种时候是苏一哥最容易讲真话的时候,王落辰当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了。

    果然,危急关头,在苏一哥已经将王落辰当做自己和那对母女的救命稻草的情形下,他对王落辰再也无所保留了。

    他如实回答了他的问话:“少侠,追我的人是三家界的五位老大和他们的手下。我之所以会去伏击你们,就是受他们的指使,不,胁迫,才会去的。至于他们是受谁指使,我就真的不知道了。或许,就是刚才那名射箭的人吧。因为相信你也看出来了,我这人在这三家界就是个小角色,根本没可能见到一些高级人物的。”

    王落辰知道,这三家界虽说是匪类聚集之地,但长期以来却一直被江湖中的其他势力所利用。所以,苏一哥这种说法,非常可信。

    因此,他便冲他点了点头说:“既然你肯说实话,那我当然会保全你的性命。听着,待会儿我就会让我的飞行兽带你走,所以你不必急躁,先做好随时撤离的准备再说。”

    说完,王落辰以音灵石向自己的冷泠弦同门发出了要他们赶来增援的信息,然后就打出一道法阵护住自己的身体,向着那群追兵迎了过去。

    那一群人光武帝级的高手就有五名,战力还是很强大的。说实在的,若是没有穿隐身衣的话,王落辰是绝对不敢贸然地以一己之力去拦阻他们的。

    但穿上隐身衣就不同了。

    穿上隐身衣之后,他可以依靠神识感知到别人,而别人神识不强的话无法感知到他。

    这就相当于给他营造了一个,他在暗处别人都在明处的非常有利于他的战斗环境。使得他可以利用别人无法锁定他位置的优势,对对方实施攻击。

    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王落辰在隐身衣之下向对方发出的攻击,就属于那难以防御和躲避的暗箭,叫那些奋力奔跑的家伙防不胜防。很快地,就倒下了好几个。

    “停!大家快停下!”矮胖男人看到同伴接连惨叫着倒下,赶紧停下了脚步,向大家招呼说,“咱们周围有隐秘高手,我们不能再贸然行动了。我建议,咱们赶快背靠背地聚成一团,免得被他给一一击破。”

    同伴的惨死,让大家心惊胆战。听到他的话以后,都觉得这是个办法,就赶紧照他说的那样,背靠背地聚成了一团。

    王落辰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他就是要他们恐惧,好忙着去对付他们眼中根本就看不到的敌人,停止他们追赶苏一哥的脚步,以便他能够召唤来巡天兽,将苏一哥他们三个给救出去。

    现在,目的达到。他一边以神识控制法阵,断断续续地从个个方向向那些抱成一团的一家进行着攻击,一边召唤了自己的巡天兽。

    巡天兽在得到他的召唤后,飞速赶来,并按照他的要求向下方俯冲,以解救苏一哥他们脱困。

    然而,事情并没有那么顺利。

    当巡天兽降落下来,想要以自己的利爪抓起苏一哥等人时。那神秘人所发出的犀利利箭再次呼啸而来,射向巡天兽的咽喉。

    看来,他还想像刚才射杀苏一哥的飞行兽那样,将巡天兽也给干掉。

    但,这却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

    因为,巡天兽并非是一头没有灵智的飞行兽,它懂得审时度势,躲避别人的攻击。最主要的,它除了有灵智之外,还拥有修行的能力,可以用自己修行得来的元力和别人搞对抗。

    故而,当那支在别人看来一定能够射中巡天兽的利箭飞到它近前之时,却被听一声大吼给震得偏离了箭道,飞向了别处。

    “咦!”

    就在巡天兽令众人意想不到地将那支箭给震飞了后,王落辰的神识感知到了一声极为轻微的感叹声。

    这细微的声音对于别人来说可能根本就毫无用处,但对于王落辰这种神识超凡之人来说,却足以让他根据声波传播的速度和强度,锁定那人的位置。

    “哦,原来你躲在那里,怪不得我找不到你呢。”一番努力之后,王落辰发现了那人的所在。

    那是一口此处居民取水的石井,那人就躲在石井的井口处。

    他借助取水辘轳上的井绳,将自己吊在井口,每次射出箭之后,马上就缩进井里躲藏。所以,才成功地躲避了王落辰神识的一次又一次搜索。

    但百密一疏,因为吃惊于巡天兽所展现出的超常实力,他发出了一声感叹。

    这声感叹,完全出自于身体的本能反应,故而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可偏偏却被神识超出常人很多的王落辰给注意到了。从而一下子将他给找了出来。

    王落辰找到他以后,并没有立刻采取行动。他以神识向巡天兽说:“待会儿你再俯冲一下,但目的不是救人,而是帮我引出那名箭手。明白吗?”

    自己主人的话,巡天兽自然是言听计从的。它欢快地振动了一下飞翼,于半空中打了个盘旋,再次向着苏一哥三人俯冲了下来。

    “咻!”

    那箭手见巡天兽并为被自己的那一箭给吓退,反而再次俯冲下来救人,他有些气恼。

    他边以两脚蹬住井壁,露出半个身子,拉满弓弦,再次向着它射出一箭。

    只是,这次他的箭不再飞向巡天兽的咽喉,而是拖着白色的尾流,以一个巧妙地弧度向着它的屁股上最薄弱的地方扎去。

    “卑鄙!”

    巡天兽居高临下,看清了他那支箭的飞行目标,忍不住暗自骂了一句。

    然后,就深吸了一口气,以元化极所传给他的功法,将那口气渡到他的***处。

    “噗——”

    那口气在它的运作下,变成一股高压气流喷射了出去。不偏不倚地将那支本来应该准确无比地扎进它肛@部的利箭,给吹向了别处。

    王落辰没想到自己的巡天兽还有这种防御手段,险些笑出声来。

    不过,想想也不得不佩服它足智多谋。

    这家伙充分利用了自己块头儿大,吸一口气要有几个立方的优势,成功地创出了一招只有它这样的大家伙才能使用的奇招儿,的确是需要些智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