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一哥带着几丝侥幸的笑容夹着尾巴溜了。王落辰耳边,冷泠弦等人的埋怨声也随之再次响了起来。

    当然,他们所说的大体内容,还是那些。无非是苏一哥这种人的话不可信,王落辰不该将他放走云云。

    面对他们的批评和埋怨,王落辰不急不躁,向他们举起双手,用力向下压了两下,示意他们肃静,听自己解释。

    就听他说:“大家别先着急批评我啊,你们以为我真放他走了吗?哈哈,告诉你们吧,其实我已经在他身上留下了我的一丝神识,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所以说,我放他走,只是欲擒故纵。是要他带着咱们去将幕后主使之人给找出来呀。事不宜迟,趁着他没有走远,咱们就赶快跟上去吧。”

    “师兄?你这话什么意思?什么叫幕后主使之人?这件事儿不就是苏一哥这贼人来寻仇吗?难道还有其他人参与了?”王落辰的话,让冷泠弦有些不太明白,在大家动身之前,不禁问了一句。

    “师妹啊,这件事当然不会只是苏一哥来寻仇这么简单了。因为,你想啊,如果是他寻仇,他怎么能够如此准时准确地出现在咱们返程的途中呢?”王落辰点醒她说。

    “哦,对啊。师兄你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这么说,这家伙出现在这里真是受人指使了?”冷泠弦恍然大悟。

    “不,不是指使,而是胁迫。你没听苏一哥说嘛,他在乎的人被人给控制了。所以,他才不敢说实话的。”王落辰边轻轻拍了拍巡天兽,要它出发,边向冷泠弦继续说道。

    “可是,他的话能信吗?”冷泠弦又问。

    “不可不信,亦不可全信。所以,我们才要跟上去看看嘛。好啦,师妹,什么都别说了,等咱们悄悄跟上他,到他住的地方亲眼看看,不就什么都清楚了吗?”王落辰用手指在她的鼻子上刮了一下,笑着说道。

    “哦,师兄。”冷泠弦向他嘟了嘟嘴,答应道。

    他们的飞行兽都是良品,飞行的速度很快。两人一问一答间,已经追上了苏一哥的飞行兽。

    他们远远地跟在他的后面,等着他落地。

    三家界这个地方,方圆不过两三百公里,苏一哥的落脚之处就住在这个范围之内。因而,他并没有飞出多远,便在一座小山丘之上停了下来。

    “大家注意,目标已经停了下来。为避免打草惊蛇,我看不如你们先找个隐蔽之处等一下,由我一个人穿上隐身衣过去侦察一下,你们再过去吧。。”王落辰通过神识间的感应,知道他已经停了下来,便向大家建议道。

    他这个建议很有道理,这里毕竟是三家界这种龙蛇混杂的地方,不是三大教任何一家的专属之地,他们的确不宜太招摇。因而,他们就嘱咐了王落辰两句,在一处树木浓密的地方降落了下来。

    王落辰待大家落下后,便穿上隐身衣,离开目标巨大的巡天兽,借助法阵向着苏一哥所降落的那座小山丘飘了过去。

    “对方会是谁呢?是五极门的人,还是炽日教的人呢?”王落辰边飞边猜测着对方的身份。

    这样想着,他很快便飞到了那小山丘之上。到了那里之后,他没有急于落下去,而是先在空中兜了一圈儿,观察了一下山丘上的情形。

    俯瞰之下他发现,这座小山丘上稀稀拉拉地散布着二三十处院落,好像是一处定居点。

    他以神识仔细查看,立时就发现不少人员活动的迹象。

    他暗自琢磨,这里大概就是苏一哥的贼窝了,看来他所在乎的人和抓住他在乎的人来胁迫他的人,一定都在这里了。

    认定了这一点,王落辰便以神识努力感应苏一哥所在的位置。经过一番努力,他很快便锁定了他。

    这家伙现在就在山丘上一座并不起眼的小院子里,他那只停在院旁树上的丑陋飞行兽,确认了这一点。

    于是,王落辰便缓缓地向着那仅有三间低矮正房的小院儿落了下去。

    他穿着隐身衣,隐匿了身形,同时神识又被匿立方给隐蔽起来,一般人很难发现他的到来。因此他降落之后,屋里的人一点也没有发现。

    他降落到这小院儿后,并没有乱动。因为,由于这院子很小,他根本不需要刻意靠近正房,也可以听到和以神识感知到屋子里有些什么人,正在发生什么事情。

    就只听苏一哥对着坐在堂屋中一把破旧椅子上的矮胖男人说:“大哥,你要我做的事情我都已经做了,你就饶过月英他们娘俩儿吧。”

    “呵呵,我说过了,事情办好了,我就饶过他们娘俩儿。可现在,你把事情办好了吗?哼!”那矮胖男人脸上露出轻蔑地笑容,瞪了苏一哥一眼,质问道。

    他的这句话,让吃了败仗的苏一哥和跪在他身旁的一对母女浑身哆嗦了一下。

    想来,他们已经从这男人的话里听出危险了。所以,那对母女忍不住向苏一哥的身边挪了挪,靠在了他的小腿上,希望得到他的保护。

    “大哥,可事情办成这样真的不怪我啊。谁曾想五极门的那小子远比上次表现出的战力还高,而且还一下多出那么多战力很强的帮手呢?况且,况且大哥你派去的那些弟兄也太怂包了,刚被人家给伤了一点儿,就脚底抹油跑掉了……”

    苏一哥点头哈腰,十分委屈地替自己辩解,但话刚开了个头,就被那矮胖男人身边几个浑身缠满纱布的家伙给打断了。

    “你少放臭@屁,你看看我们这熊样儿,像是只伤了一点点吗?我们这幸亏是跑得快,若是跑慢了,估计这会儿早他@妈见阎王去了。倒是你,你怎么看起来没受什么伤?怎么回事儿?这没道理啊?难道那杀人不眨眼的家伙是你干爹,不忍心杀你吗?”

    那些被王落辰给伤了之后快速逃离战场的家伙,听苏一哥埋怨自己,心里十分不快,立刻就对他进行了报复。三言两语,就把他给说成了是打入他们内部的奸细。

    矮胖男人听这几个家伙一说,立刻眼睛一亮,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指着苏一哥说道:“对啊,他们这样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事情的确有些古怪啊。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这小子上次遇到这个少年也是全身而退的。那少年心狠手辣,对别人都是直接击杀,为什么单单只饶过你一个人呢?快说,你小子是不是真的跟他关系匪浅?”

    他这样一说,苏一哥“扑通”一下就跪了下来,对着他连磕了三个响头说:“大哥,没有啊,没有啊。你千万不能这样误会我啊。”

    但很显然,他的求告是没有作用的。

    因为,就在他磕头求告的时候,王落辰的神识感知到,那矮胖男人的眼睛在那颇有几分姿色的母女身上扫了两眼,并于脸上露出了狡黠笑容。

    看他这副表情,王落辰就知道,苏一哥这下在劫难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