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的眼睛虽然不能看穿人的心灵,但他的神识却可以发现人类意识活动的强烈程度。

    他跟苏一哥说过了威胁他的话之后,便以神识去窥探已经跳到他身前的、他的意识活动。结果发现,这家伙的意识活动非常剧烈。

    由此,他便知道,他肯定是在想对付自己的办法。也就是说,他根本就不想说实话。

    他冲他再次笑了笑,带着几分嘲讽地说道:“苏一哥,我知道你脑子活,诡计多端。但我告诉你,在我面前,你最好不要耍花招儿。不然的话,我就不问你了。我直接就钻到你的脑袋里去,窥探你所有的秘密。怎么样?要不要同我赌一把?”

    “赌、赌什么?”被王落辰说中了心事,苏一哥顿时紧张起来。

    “赌什么?当然是赌我能不能从你脑袋里得到我想要的东西,而又不伤害到你的神识啦。”王落辰笑吟吟地说。

    他的微笑,此刻在苏一哥看来,好像魔鬼的微笑一样。他浑身一哆嗦,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别开、开玩笑了。你的神识那么强大,跑到我的脑袋里这么一折腾,我还不得受伤?受了伤还能不变白痴?所以,我才不跟你赌呢。”

    “不跟我赌也行,那就说实话。如若不说实话,那就别怪我逼着你跟我赌。”王落辰一把抓住他的衣领,晃了两晃,威胁说。

    “可我的小爷啊,说实话人家就得死啊。求求你,你就当放了个屁一样,把我给放了吧。我保证,小的我以后再也不敢找您的麻烦了。而且,不光不找您麻烦,还会给爷您立长生牌位,像神明一样把您给供到我家堂屋里。”

    苏一哥见他这样说,知道自己斗不过他,只好打消了说谎话骗他的念头,向他磕头作揖地求告了起来。

    听了他这番话,王落辰伸手在他头皮上拍了两巴掌,笑骂道:“滚一边去,我有那么粗的肠子吗?能一下把你给崩出来?还有立什么牌位儿,你咒我死吗?老贼,我告诉你,你少给我耍花招儿,今天你就是嘴巴里长出花儿来,也别想迷惑小爷。”

    王落辰的话,将冷泠弦等一干人等都给逗乐了。冷泠弦哈哈笑着,也在苏一哥头皮上打了两下,说:“笨贼,马屁都不会拍,还学人家耍滑头。好啦,我们还要赶路,没工夫听你废话。你要说就说,不说的话,别说别人要你死。我们现在就把你丢下去摔成肉泥。”

    “少宫主,看你长得这么细皮嫩肉,端庄秀丽,慈眉善目跟菩萨似的,怎么心这么狠呢?”被冷泠弦给威胁了,苏一哥却不怎么害怕,反而还跟她耍起了贫嘴。

    冷泠弦看他不怕自己,怪他不给自己面子,气得就要出手教训他。这时,却从旁边闪过来沙傲云,伸出胳膊拦住了她。

    只听她说:“弦儿妹妹,他说的没错,你心太善了,镇不住他。不如让姐姐来让他吃点儿苦头。哈哈。想来你们也知道,我常去戒律院玩耍,见过行刑司的不少审讯犯人的手段。对付这号儿人,我多少是有些经验的。”

    沙傲云向前一步,逼近苏一哥,抬手就要对他用刑。苏一哥却早因听见“戒律院”这三个字,被吓怂了。不等她动手逼供,就点头如捣蒜地说:“女侠饶命,女侠饶命。我说,我说还不行吗?”

    “哼!这会儿才说,却是晚了。”沙傲云怕他再耍滑头,不理会他的求饶,使出“分筋错骨手”,便将他左手手臂上的几大关节,全部给他错开了。

    “哎哟,哎哟哟。嗬,真疼啊。”苏一哥的关节被沙傲云以大力给生生错位,顿时疼得惨嚎起来。

    见他惨叫,王落辰觉得时机成熟了,便向沙傲云使了个眼色,要她先别动刑,然后调侃苏一哥道:“怎么样?我这位沙千绝沙师姐的手段你领教了吧。滋味儿好受吗?如果嫌不过瘾的话,我可以请她再将你右手的关节也给卸掉。”

    “啊,她就是沙千绝?你怎么不早说?早说我不就什么都招了吗?你们,你们欺负人。呜呜……”苏一哥还是没有下定决心说王落辰想听的实话,因而他依旧是废话多多。

    王落辰见动了刑了他都不肯说,心中不禁一动,一下好像想到了什么。

    他又在苏一哥周围加了道法阵说:“我看你死撑到底,似乎是想等人来救你。我告诉你,就算那人来了,他也不可能赶在我的法阵爆开之前将你给救出去。所以,你最好还是不要心存侥幸的好。有什么话,就赶快说吧。否则,你会后悔的。”

    王落辰如此一说,苏一哥的脸上马上露出了绝望之声。

    他仰天长叹一声,落下两行热泪,对王落辰凄然说道:“少侠,实话跟你说了吧。并非是我这人不识时务,而是我真有苦衷啊。少侠,难道你不明白每个人都有自己在乎的人这个道理吗?我苏一哥虽然号称盗神,但实际上就是一个小贼,烂命一条,并不在乎生死的。可我不在乎自己,却不能不在乎自己在乎的人啊。所以,既然话说到这份儿上。少侠,你就别问了,要杀的话,就请你直接杀了我吧。”

    王落辰终于知道了他不说的原因,点了点头,将他周围的法阵撤掉说:“怪不得你不肯说,原来是被人拿住了在乎的人当人质。唉!想不到你这老贼还有如此重情重义的一面。好吧,看在你那让你在乎到可以为他们死的人面上,我不逼问你了。你走吧。”

    他的这一举动和这番话都很突然,让他这边儿的人和苏一哥一时间都没明白过来。等他们消化了一下王落辰的话,明白了他的意思,他们都追问起王落辰来。

    首先是苏一哥,他紧张地咽了口唾沫,问王落辰:“少侠说的是真的吗?不会是假装放我,然后背后给我来一下,让我掉下去摔死吧。”

    “师兄,你疯了?”继他之后,是曾经被苏一哥给设计抓住过的冷泠弦。她听他说要放走苏一哥,就十分生气地问王落辰,“好不容易才抓到他,你为什么要放他走?”

    接着是沙傲云,她笑着数落他说:“师弟,你这么容易就心软了吗?难道你不知道兵不厌诈的道理?你怎么就能确定他说的是真的?退一步讲,就算知道他说的是真的,可那又跟咱们有什么关系?你又何必同情他?”

    她之后,自然是王落辰身边的其他人。他们都劝他三思,要他不要轻信苏一哥的鬼话。

    但王落辰却非常坚持,他不肯听他们的,只说自己不想平白无故杀掉一个心有牵挂和被人牵挂的人。既然大家这一次都没有受到什么损失,干脆就当做一回善事,放了他好了。

    人是他抓的,放不放他说了算。他既然这样说了,大家就没人再说什么了。就这么着,苏一哥便被突然心慈手软的他,给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