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王落辰加入到长老们的会商后不久,三教之间这次简短的会议就结束了。

    直到此时,冷无痕才邀请五极门上下去冷月宫做客,说是要好好招待他们,一尽地主之谊。

    五位长老婉拒了她。

    他们表示,反正大比即将开始,到时候大家都要去化极峰,有什么话不如就到见面时再叙谈,今日就不必相扰了。

    冷无痕本是客套,见他们不去,自然也不勉强。

    就这样,两边的人事儿谈完了,礼数也尽到了,便互道珍重,分开了。

    五极门这边儿,几位长老事务繁忙,先走一步。

    卓不群和冷冰燕母女略微说了几句话,又向冷无痕说了几句道歉的话。可见她对自己依旧怒气未消,爱答不理的,便不再哆嗦,自嘲似的一笑,也和肖不弃一起离开了。

    王落辰等人,则是在冷无痕问过冷泠弦愿不愿意留下之后,才一起踏上归途。

    此时,沙傲云等人的飞行兽已经以兽哨儿召回,不用再和王落辰同乘。而罗凝玉和妮蒂亚因为才认领了自己的飞行兽,骑着新鲜,不到王落辰的巡天兽上来。所以,偌大的巡天兽后背上,便只剩下冷泠弦和王落辰两人。

    能跟心爱之人有独处的机会,倒是很和刚刚和王落辰好上的冷泠弦的心意。因而,一路之上,她很是兴奋,不时地跟王落辰说笑打闹。

    王落辰呢,因为救出了师妹等人,还“诱拐”来一个新欢,自然心情也十分愉快。便于回程中跟冷泠弦尽情玩乐,并向其他人连说带笑地详细地解说了自己这次去星族的经过。

    大家听他又立新功,自然替他高兴。因而,他们的心情也一扫被冷月宫给囚禁的郁闷,变得欢快了起来。

    所有人都高兴,回归五极门的旅途自然就变得轻松起来。

    他们有说有笑,一路飞驰,转眼间就飞出上千公里,接近了五极门的地盘儿。

    火峰之上冲天而起的烟柱已经可以看到,逍遥草原和落霞平原的景色也已经尽收眼底。

    王落辰向前方指了指,跟冷泠弦玩笑道:“师妹,前面就是我们五极门的地界了,若是你后悔,此时还可以回去。别忘了,阳晓宇那小子可还在满怀痴心地等着你呢。”

    “去你的吧,到了这时候还开这样的玩笑。人家要是愿意和他好,还会便宜你这个坏蛋。”冷泠弦伸手帮他炼了一把体,笑着瞪了他一眼。

    “嘿嘿,到了此地,说起这事儿,我倒觉得我还真得感谢一下咱们底下这三家界里的一个人呢。”王落辰一把按住冷泠弦的手,不让她再继续帮自己炼体,指了指下面的那些小丘和湖泊,笑着说道。

    “感谢这里的一个人?谁啊?”冷泠弦往下瞅了一眼,问道。

    “还能有谁?那个让咱们两人有缘相识的盗神苏一哥呗。”王落辰笑了笑,提醒她说。

    “他?苏一哥。那个江湖败类,人渣,你脑子有病啊,居然会想要感谢他?”冷泠弦很不屑地哼了一下,表示自己可不会同意王落辰这个想法。

    “嘘!师妹啊,你不要骂的那么大声嘛,小心被他听见。”王落辰对着冷泠弦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指了指脚下的三家界,笑着说道。

    “哈哈,谁在说我坏话?”

    就在王落辰这话刚一出口,冷泠弦才要说他太过小心的时候,似乎是为了验证王落辰的说法,他们前面的云团里突然钻出一个骑着丑陋飞行兽的身材瘦小,黑巾蒙面的家伙,对着他们尖着嗓子吼了一声。

    “呦呵,还真是有缘啊。‘说曹操,曹操就到’,苏一哥,咱们又见面了。怎么?不做老本行了,改劫道儿了?那你的盗神之名岂不是要废了?”王落辰一见那人跳出来,便立刻向众人示意不要轻举妄动。接着,便取笑了他。

    “小子,你真没见识。你家规定的强盗就不能称盗神啊?所以说,我就算当了强盗,这盗神之名还是叫得的,并不会因此就废了。”

    苏一哥好像挺在乎自己的名声的,听王落辰说他的盗神之名要废,不乐意了。

    “你这贼人当恶人还当出瘾来了。当普通的坏蛋不行,还非要在自己的这坏蛋之前加上一个‘神’字。不过,就算是这样,你不还是坏蛋吗?只不过是神坏蛋而已。呵呵,我说的对不对啊?”冷泠弦对他十分厌恶,显然无心跟他打哈哈,一张嘴,就骂了他一顿。

    “啧啧,我当是谁的嘴巴这么臭呢?原来是冷月宫的小婊@砸啊。哈哈。好啊,你来的正好,正合我意。我正打算找你和这小子替兄弟们报仇呢,你们自己就送上门儿来了。而且,你们不光自己来了,还带来了这么多娇滴滴美艳艳的小娘们儿。真是太好了。爷喜欢,爷今天就索性全收了。”

    苏一哥是那种见到美女就嘴贱的家伙,他认出冷泠弦来之后,又看到她身旁还有几名美女,忍不住就说出贱话儿来了。

    “混蛋,你嘴巴放干净点儿,不然姑奶奶保证让你死的很难看。”

    他的话激怒了性格狠辣的沙傲云,他的话刚一说完,她立刻催动自己的青云兽向他冲了过去。

    “云姐不可,小心有诈。”

    但就在她刚冲过去之际,王落辰却大喊一声,打出一道法阵拦下了她。

    “师弟,你……”

    沙傲云不解王落辰为何拦住自己,正要问他,却见那法阵之前的空中票扬起一团银灰色烟雾。

    “云姐,这家伙卑鄙无耻的很,惯会使毒,且不可轻易与之交手。”冷泠弦放出月梭,来到沙傲云身边,向她说道。

    “无耻小人,居然用毒。师弟,替我灭了他。”

    若论打斗,沙傲云自然是不会惧怕,但说到用毒,她还真不是行家。因而,她只好退回到王落辰的身边。

    “哈哈,臭小子,上次不小心着了你的道,这次不会了。这次老子是有备而来。你看,我不光在这周围布置下了毒阵,还带来一众帮手。哼哼,这一次,我看你们是插翅也难逃了。”

    说着,苏一哥的将手中的一枚信号弹抛向空中。

    那信号弹向空中炸开,形成一朵绚丽的花朵。

    随着这朵花朵的绽放,王落辰他们看到,自己周围迅速飘来很多银灰色、深褐色、乌黑色等等颜色的烟雾。

    而且,透过这些烟雾,他们还可以看到密密麻麻的飞行兽和月梭金轮。他们的确是是被数量众多的敌人给包围了。

    很显然,苏一哥不知从何处得到了王落辰他们即将返回五极门的情报,提前在此地布置下了一个圈套。

    王落辰他们对此完全没有提防,这下岂不是要吃亏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