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月宫山门之前,众人正在闲聊,天空中突然闪现出一片光华。大家知道这是冷无痕等人要出来了,就赶紧散开,各回各家,个个重新恢复严肃面孔,以示敌对。

    就在他们刚刚板起面孔来,五极门的五位长老和王落辰他们三个小辈,以及此间的主人冷无痕和炽日教教主阳天火,就从那片光华里一一飞了出来。

    而随着他们飞了出来,众人也马上感觉到他们这些人之间的态度转变和气氛的不同。最明显的,就是听到了他们谈话间的笑声。

    他们心里当即就明白了,自己的首脑之间已经达成了和解,双方这场原本就没必要进行的战斗,要不了了之了。

    果然,在他们心里刚刚做出这样的猜测的时候,冷无痕和阳天火点了本门中几个位高权重之人的名字,要他们留下。然后就宣布了大家各自解散,回去休息的命令。

    此时距离天亮还有一个多时辰,大家巴不得回去补个觉呢。听到了这个命令,冷月宫的人马上就招呼着炽日教的援兵,笑逐颜开地回去了。

    所有的人都走了,啸天峰下,冷月宫山门之前,只剩下双方的掌权人物和王落辰等人。

    他们这些人分成了两拨儿,五大长老和卓不群肖不弃等人同冷月宫炽日教两教的头面人物一拨儿,就同血族联盟之事以及不久即将举行的三教大比,进行简单的会商。

    而王落辰他们几个则是和冷千山夫妇、冷冰燕三人围在一起谈论卓应儿和冷泠弦她们去留的问题。

    结果,他们讨论来讨论去,终于就她们两个的问题讨论出了一个结果。

    因为长期跟自己的母亲分离,卓应儿决定趁自己的外婆态度有所转变的情形下,留在冷月宫跟冷冰燕相聚一段时间,等三教大比的时候,再回五极门去。

    而冷泠弦则是直截了当地跟父母说明,她心里已经认定了王落辰,她要随着他去闯荡江湖,短时间之内是不打算回冷月宫了。

    她这个决定,冷千山夫妇当然是很反对的。但在被冷冰燕给劝说了之后,认真考虑了一下,还是答应了她。只不过,因为心疼女儿,他们不免要啰里啰嗦地叮嘱她和王落辰一番。

    长辈的叮嘱,王落辰和冷泠弦自然是要听了。

    “师父,师母,您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弦儿师妹的。”为了让他们放心地允许冷泠弦跟自己离开,王落辰向他们拍着胸脯保证。

    只是,他这个保证,是在自己后腰被沙傲云和吴梦雪两人用力扭了一把的情况下做出的,脸上的表情不免有些怪异。

    好在他这种怪异,并没有被冷千山夫妇想歪。不,准确地说应该是没有被他们给想歪到坏处去。

    他们以为王落辰之所以要紧要牙关,一脸凝重,不是因为别的,而是为了要让他们看到他的真诚。

    所以,他们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好徒弟,有你这句话我们就放心了。记住,我们永远都会当你是我们的好徒弟。冷月宫就是你的第二师门。以后有什么困难,尽管来这里告诉师父师母,我们绝对会帮你的。”

    “哎,记住了,师父师母。”王落辰用力点了点头,装作被感动了,低头擦了擦因为被师姐师妹扭得太痛,而憋出的泪水。

    他这副表情,更令冷千山夫妇感动了。同时,就连冷泠弦也觉得自己的师兄真是个至情至性的好男人,忍不住一下抱住他的胳膊,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对自己的父母说:“爹、娘,你们别啰嗦了,你们看师兄都被你们给感动的掉泪了。”

    冷千山夫妇这才停止了叮嘱,走去了冷无痕他们那里,参与他们的会谈。

    他们一走,王落辰赶紧把手伸到后腰去揉自己被扭疼的皮肉。同时,转过头对师妹师姐说:“师妹,师姐,刚刚从小广寒宫出来,身体虚弱,不好好休息也就是算了?干嘛又浪费体力?不知道我这皮肉坚韧,不易生出痛感吗?嘿嘿。”

    “谢谢师兄好心,虽然如你所说,我是有那么一点点虚弱,可为师兄炼体的这点力气还是有的。所以,师兄不必客气。”吴梦雪白了他一眼,不冷不热地说。

    沙傲云则不理他,直接过来同冷泠弦说道:“弦儿妹妹,你才刚跟王师弟交往,有些事情你不知道。他这人因无法修炼元力,所以一直都是修行炼体术的。因此,我们这些同门呢,为了他的成长进步,一直都是不遗余力地随时随地助其炼体的。也因此呢,师妹以后跟他在一块儿的时候,也要和我们一样,多多帮助他才是。他本人呢,对你的这种帮助,也定然是会感激不尽的。”

    “是吗云姐?我们真的要帮他炼体?只是妹妹愚钝,不知道该如何帮才好呢?请云姐教教我好吗?”冷泠弦好像不明就里,还真把沙傲云的话当真了。

    “怎么炼体?不就是这样炼喽。来,师弟,你过来,让我给弦儿妹妹示范一下。”沙傲云听她这样问,就一把拉过王落辰,伸手扭住他胳膊上一块皮肉,向冷泠弦说,“弦儿妹妹,你看着啊,就是这样帮他炼体的。呵呵。”

    说着,就用力扭了一下。

    王落辰背着她和吴梦雪又惹了风流债,此时自然不敢揭穿她的谎话,只好配合着她强颜欢笑地向冷泠弦表示,沙傲云说的没错,这样做的确能够帮他炼体。

    “是吗?还真是这样啊。那师兄,趁现在长老们的会谈没有结束,咱们都有时间,我也帮你炼体吧。”说着,冷泠弦走过来,也在王落辰的胳膊上拧了起来。

    只是,她的拧法却和沙傲云的不同。最大的区别就是,她拧的一点也不疼。

    见她如此,王落辰知道这丫头心眼儿比自己都多,肯定是看穿了沙傲云的谎话。之所以还要过来拧自己,无非是故意给她个面子,要她消气以和她打好关系的。便假装痛得龇牙咧嘴的,配合起冷泠弦一起演起戏来。

    吴梦雪和沙傲云两人看到冷泠弦中了自己的计策,而王落辰从中得到了教训,她们两个便开心地笑了起来。

    但妮蒂亚和罗凝玉见状,却心疼了。赶紧过来要冷泠弦住手,说要炼体也不急在这一时,以后有的是机会,今天就当着这么多长辈的面儿,拧来拧去的显得不庄重,就先停了吧。

    谁知,冷泠弦一看她们两个美女对王落辰也是这般关切,心里立刻明白这两人与王落辰关系也不一般,不禁陡然生出一股醋意,猛然将原来的假戏给真做了起来。

    这一变化,让王落辰猝不及防,不免吃了苦头,他赶紧谎称要向长老们禀告与血族联盟有关的事情,捂着自己被扭的生疼的胳膊,跑掉了。

    而随着他跑开,他身后的几个美女因为认识到彼此的身份,却结成了共同管理他的姐妹,说笑了起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