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你没事儿吧?”她们两人见到他,一下扑过来,分别抱住他的左膀右臂,异口同声地问道。

    “没事儿,只是跟冷月宫的冷前辈发生了点儿误会,没什么的。”王落辰笑着向冷无痕望了一眼,回答她们说。

    “妮蒂亚公主、罗凝玉,你们先不要忙着跟这小子说闲话儿了,先过来见过冷月宫的冷宫主和炽日教的阳教主吧。他们两人所率领的教派,在我们圣境也是极为重要的力量。我们人族和血族合作的事儿以及达成同盟以后驱逐狂霸星人,恢复人族地球家园的事儿,还得要他们多出分力气才行。”木长老心中记挂着正事儿,便出言打断了他们三人的交谈。

    妮蒂亚和罗凝玉听他这样说,便赶紧撇开王落辰,过来跟冷无痕和阳天火两人见礼。

    冷无痕他们两人,因为木长老有言在先,已然知道妮蒂亚的身份非同一般,自然不好拿架子,见她们行礼,连忙还礼。

    双方见过礼,便算是认识了,就各自客气了几句,重新分开,听木长老讲话。

    木长老和其他几位长老相视一笑,向冷无痕和阳天火说道:“两位心中恐怕对她们两人的身份以及我所说的合作一事,仍有诸多疑惑。我看,为了不让你们心中憋闷,不如让王落辰代我等将整件事的前因后果,给你们解说一番。不知两位意下如何?”

    对他的这个提议,两人自然都没有什么意见了。便各自点了点头,同意了。

    “嘿嘿,长老要我向两位前辈解说一下联盟和反攻的事儿,那我就将这件事详详细细地跟两位说明一下吧。”

    长老有命,王落辰自然不敢不从。于是,他便将自己怎么遇到妮蒂亚,发现地球这片星空中居然还有血域和影界两个异世界,以及后来怎么将她带到江湖圣境,促成两族合作的事情给说了一遍。

    冷无痕和阳天火了解了这些,意识到圣境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的他们,互相嘀咕了一下,马上就向五位长老表示,他们愿意加入与血族的联盟。

    木长老听了他们的表态,哈哈一笑,说道:“我就知道你们会同意的。毕竟,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圣境面临重大危机之际,两位当然也要担起护佑我圣境子民安全的重任。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可算是一家人。那么,既然都成了一家人了,小孩子们瞎胡闹的事儿,我看就这么算了吧。”

    “木长老,这……”

    冷无痕听他说来说去,最终又扯到了替王落辰等人开脱的事上,心中不悦,正想跟他说王落辰他们的事儿,同两族合作的事儿不能混为一谈,却被阳天火暗中扯了一下衣袖,打断了。

    接着,他便向她耳语道:“冷师妹,你没听出木长老的意思吗?就算你没听出木长老的意思,也该看到姓王的那小子,跟这名叫妮蒂亚的公主眉目传情的样子了吧。他们两个关系亲密,对我们和血族联盟之事极有帮助。说严重了,很可能是双方此次能否达成联盟的关键。所以,木长老他们是一定要保他的。师妹啊,若是别人也就算了,他们五个老家伙联保这小子,咱们今天无论怎样是动不了他了。因此,依我看,还不如就给长老们个面子,送这小子个人情算了。”

    阳天火的话,让冷无痕心中顿时开悟,明白了五位长老突然带着这两个女孩儿一起跑到冷月宫的目的。

    她马上改口说:“这小子所说的事情如果是真的话,倒是让人不得不对他刮目相看了。能够在那样的危险境地中将自己的师兄救回来,还能保证妮蒂亚公主的安全,也算是为咱们圣境立了一件大功。看在他所立下的功劳面儿上,这次的事情就这么算了吧。只是,我虽然不打算追究他了,可他也得拿出点儿悔过的诚意来才说得过去吧?”

    “哦,不知冷宫主要他拿出怎样的诚意?”木长老听她这样说,知道她态度已经转变。心里高兴,立马追问了一句。

    “也不是别的事儿,无非是想让他劝说我的孙女回来。”冷无痕十分无奈地说。

    “冷前辈,我想您真的误会了。弦儿师妹的事儿,其实我根本就做不了主。要不要回到冷月宫,您真的还得要去问她的。”听冷无痕说出这个要求,王落辰不等木长老问自己,立刻就抢说了一句。

    “问她?你这话说的是真的吗?你果真左右不了她的心意?”冷无痕心中想起冷泠弦和王落辰亲密的样子,有些不信他的话,便又问道。

    “真的,您若不信,咱们可以这就出去问弦儿师妹。”王落辰非常肯定地回答。

    这时,一直待在旁边的金长老突然插了一句:“冷宫主,我看这事儿你也不必太执着了。如果我没听错的话,王落辰一直在叫你的孙女为师妹。如此说来,不管他用什么身份进入的冷月宫,他定然是已经在冷月宫拜过祖师入过门,正式成为冷月宫的弟子了。这样算起来,机缘巧合之下,他也算是你们冷月宫的人了。你看,都是一家人,既然他的小师妹愿意跟着他玩耍一段时间,你又何必非要阻拦呢?”

    “就是,一家人何必说两家话?再说,此次跟血族合作,我们圣境将会排出一个使团前往血域。你的孙女在冷月宫身份尊贵,又是王落辰的师妹,就代表你们冷月宫随着他一起出使血域好了,何必非要她现在就回宫呢。冷宫主,不知我说的可在理啊?”金长老之后,水长老也劝说她。

    “两位长老说的也在理,不过,她还小,没有经历过什么事情,怕是难堪大任。所以,我心里终究是放心不下她的。因此,她随着王落辰一起出使的事儿,我还是要先问过她再定。若是她自己乐意,那么我就没话说。”

    直到现在,冷无痕还是没弄明白自己的孙女为什么要离开冷月宫。

    她还以为她仅仅是因为替自己的姑姑和表妹打抱不平,跟她这当奶奶的怄气,才离开的。所以心中还抱有她会回心转意的幻想。

    但她不知道,不清楚,王落辰心里可是很清楚啊。

    他可以肯定,冷泠弦是断然不会离开自己回到冷月宫的,便在冷无痕说了这些话之后,向她行礼说:“前辈既然坚持,那不如就当面问问师妹吧。其实这样也好,等于是给了师妹一次选择的机会。”

    作为当事人的他都这样说了,金长老和水长老也就不在说什么了。冷无痕也点了点头,确定就这么办。

    既然大家已经和解,合作的事儿也定下来了,细节问题此时也不便多讲。她也就不再多说什么,直接信手一挥,打开了离开小广寒宫的通道,和大家一起重新回到了冷月宫山门之前。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