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五条玉龙将王落辰丹田中的五彩轮盘给推动,正要向体外发出五行元力之时,一道晶莹剔透的冰瀑陡然出现在他们头顶上,将那座广寒宫阙给拦了下来。(书屋 shu05.com)

    同时,王落辰等人眼前光芒一闪,只觉自己的身体为一股大力所吸引,便猛然离开了刚才所在的位置,到了冷月宫弟子的包围圈外面。

    “这下好了,救兵到了!”王落辰身体被人以大力抓起的一刻,他心中惊喜地感叹了一下。不过,同时心里也纳闷儿,不知这次来救自己的又是谁。

    等到落地,他定睛一看,见自己瘦瘦的肖师伯正在笑吟吟地看着自己,连忙施礼称谢。

    “肖师伯,你们怎么才来?人家都快被冷月宫的人给害死了。”王落辰这里说着感激地话,卓应儿却早已跳到他的飞行兽上,拦腰抱住肖不弃,向他埋怨开了。

    “你这丫头,自己闯了祸,还来怪师伯。还有你们,做事也忒莽撞。冷月宫是什么地方?岂是你们几个就能随意乱闯的?这下好了,被人家给教训了吧?”肖不弃批评了她一句,顺带也说了其他人。

    卓应儿被他说了,撅着小嘴儿朝他翻了翻白眼儿。而其他人,则不敢像她这样造次,只是挠着头笑了笑,接受了他的批评。

    肖不弃说完他们,向着空中喊道:“师弟,人已救出,不要恋战。别忘了咱们这次只是来向冷前辈赔不是,接回弟子的。不要大打出手,伤了和气。”

    “就凭你们两个小家伙儿,也敢来要人?你们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实话告诉你们,除非是你们门中几位长老亲自前来。否则,你们一个人也别想带走。”肖不弃的话刚一出口,冷无痕就气呼呼地威胁了一句。

    “岳母大人,你何必如此绝情呢?虽然我卓不群跟冰燕有些矛盾,令你对我产生了一些成见。可你也不至于对我和冰燕的女儿,你的外孙女儿应儿那样吧?而且,这一次本来我以为我不来,只让落辰这孩子过来将他师妹带出来,你作为长辈,或许不至于跟他们一般见识。却不想,孩子们出来了,你非但不肯放他们走不说,还向他们痛下杀手。你自己想想,这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以自己的冰瀑神剑与冷无痕的广寒宫阙对战的卓不群,听了她的话,忍不住批评起她来。

    他不说话还好,他一说话,冷无痕心中的怒火就更旺了,她恨恨地呸了卓不群一句说:“你住嘴,谁是你的岳母大人?我吗?我有那么大的脸吗?哼!我跟你说,你以为我对这些孩子下手,是为了什么?还不是因为你?我就是要看看你能躲到几时?好啊,既然你现身了。那正好,我今天就把你给抓回去,好好地教训教训,出出我这十多年憋在心中的恶气。”

    冷无痕这样一讲,众人才恍然大悟,为什么她会不顾辈分,向一群小孩子下重手。原来,她是另有目的啊。

    而且,她这个目的并非只是说说而已。众人看到,在说出这番话以后,她的广寒宫阙之中,陡然大放光明。紧接着,一轮明月就从宫阙中冒出,向卓不群的冰瀑射出万点清辉。

    那清辉仿佛一只只利箭,叮叮当当地击打在卓不群的冰瀑之上,只片刻间便将其击碎。

    冰瀑被破,卓不群不免有些吃惊,没想到自己的岳母这十二年间战力又高出了几分,简直可以和门中长老比肩。

    好汉不吃眼前亏,他虽然于武道上有些痴,但却不是迂腐之人。见自己冰瀑被破,他马上意识到自己并非冷无痕的对手,便向她接连发出两道寒冰元力所化的冰矛,趁机向自己师兄肖不弃那边退去。

    “想跑?晚了。阳师兄,叫你来帮忙,你就光叉着腰在一旁看戏吗?”冷无痕见卓不群要跑,以神识控制着自己的宫阙和明月向他追击,并向空中喊了一声。

    “冷师妹,这是哪里话来?你难得向我张一次口,我哪能光看戏不出力呢?我这不正在布置烈火阵呢吗?所以,你就瞧好吧。他们两个老家伙,还有其他几个小家伙,定然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冷无痕一喊,肖不弃和卓不群等人周围,立刻现出万道霞光,一轮红日就于这霞光中从云海中慢慢地升起。

    那红日直径约有几十丈,内中隐约有一黑点儿。等到那红日钻出云海,放出万道金光,那个小黑点儿便渐渐变成了一个穿着绣满红色火焰袍子的老者。

    那老者金发,圆脸,大眼,大嘴,蓄了尺把长的红胡子,手持一根一人多高的枣木龙头拐。拐的龙头处,系了一只大葫芦,上面刻了幅金乌巡天图。

    “哦,原来是炽日教阳天火,阳前辈。怎么?听您这意思,您此次前来,是早和冷宫主冷前辈约好,要来擒拿我们师徒几人的?”肖不弃待那老者一现身,便对其微微一躬身,行了个礼,问了对方的来意。

    “肖不弃,好久未见,你小子还是这么爱装糊涂。哈哈。你看我弄这么大阵势,又是放光,又是喷火的,不是来抓你们,又是为了什么?怎么样?既然你已经落入我和冷宫主的圈套中了,是不是乖乖就擒呢?当然,如果你要不甘心,非要闯一闯我的烈火阵,喜欢被烧个须发皆无,脸熟腚糊的,我也没意见。”

    阳天火以为胜券在握,故而不免将肖不弃给戏谑了一番。

    “哈哈,区区一点儿火焰算得了什么?我五极门中,三岁小儿都会玩耍。只是,他们虽然会玩儿,但玩过之后,晚上往往都会尿炕,要挨家里大人的揍呢。”

    阳天火的话刚刚说完,天上的霞光中突然蹿出万多红云,将霞光和那轮红日全都遮掩。紧接着,红云之上,飞出一英俊不凡的红发青年,揶揄了阳天火两句。

    “火长老,参见火长老。”五极门众人见了那人,心中大喜,慌忙行礼。

    “朱兄,你看你露了一手,就让弟子们对你笑脸儿相迎。我没有出手,他们便看不见我。也不说向我行礼。他们这是非要逼我落一手儿啊。哈哈。”

    众人行礼,才刚刚弯下腰去,耳畔却突然听到一声埋怨。然后,就感到自己周围突然有寒气袭来。一抬头,就看见满天雪花如飞蛾般飞向冷无痕的宫阙和明月,只在眨眼间就将它们给封冻了起来。

    “水长老,拜见水长老。”

    听见他的声音,又见这阵势,他们不用亲眼辨别,也知道是谁来了。

    “哈哈……”

    然而,他们刚刚拜过,却又有几声大笑响起。

    那些笑声非常熟悉,但他们却不敢轻易相信自己真的听到了。便连忙抬头再看。

    一看之下,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见身前青光、金光、乌光闪处,木长老、金长老、土长老竟也真的来了。

    众人不由地看呆了,心中生出疑惑,五位长老齐聚冷月宫,这是要干嘛?难道要团灭了冷月宫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