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超级强者,可以无视成千上万个普通武者,也可以无视一些在普通人眼中的非常厉害的武器。

    所以,冷无痕这位战力堪比五极门五大长老的强者,根本就不会将卓应儿手中,那在旁人看起来威力无比的金声雷震子当回事儿。

    想明白这一点,原本还对自己师妹手中抱有一点希望的王落辰,马上就意识到自己的处境有多么不妙了。

    知道靠别的手段无法脱困的他,只好上前一步,打算以自己的实力硬扛冷无痕,掩护身边的人离开。

    只见他挺起胸膛,对着冷无痕说道:“晚辈等人来到冷月宫,并无恶意,亦无恶行。前辈又何必苦苦相逼?”

    “废话少说,化名潜入冷月宫,诱拐我的孙女儿,深入我冷月宫禁地救走我们不希望离开的人,你还敢说没有恶意恶行?小子,你这样做,等于是打了我们冷月宫的脸,已经成为了我们的敌人,所以说,你今日想安然离开,是不可能的。除非,你真有那样通天彻地的本事。”冷无痕冷冷地看了一眼他们,将话说绝,接着便要出手。

    “哈哈,堂堂冷月宫的宫主,竟然对一个比您低好几辈的晚辈出手,您不觉得很没面子吗?”

    王落辰看出她要动手,边以神识暗暗让自己的师兄妹们找机会逃走,边打出一道法阵飞离了巡天兽,挡在了众人的前面,向冷无痕发出了一句嘲笑。

    “是啊,宫主,这小子说的没错,以您的身份和地位,的确不宜跟他交手。不如这样,让儿子我替您出手教训他一下吧。”

    王落辰的话,提醒了冷千山,用尽手段却无法让母亲回心转意的她,决心替她出站,以趁机将王落辰他们放走。

    但冷无痕这样的老人精岂会给他这样的机会?

    他话才出口,她便向他一挥手,隔空将他给推到一边,斥责说:“滚一边儿去!用不着你这逆子充好人。”

    说着,她向前一冲,随手打出一股阴之元力,化作银盘般熠熠生辉的明月,向着王落辰打了过去。

    “寒宫寂月!母亲,不可!”

    认得她这一招儿乃是她最厉害的杀招儿之一,冷冰燕和冷千山异口同声地发出一声惊呼。

    然而,冷无痕的攻击多厉害啊,元力一经她发出,便以迅疾如电的速度攻向王落辰,根本就不是他们这一声呼喊所能阻止的。

    “法阵,复刻!光明神盾!”

    见那如明月一般的元力圆盘向着自己飞来,王落辰赶紧打出一串儿法阵挡在自己面前,并且在自己的身上形成一道有如实质的光芒闪耀的盾牌,来阻挡冷无痕的攻击。

    “啵啵”

    跟先前一样,他的法阵被那明月光辉所破,明月穿破法阵到了他的近前,直接撞击到他的光明神盾上。

    “砰!”

    神盾被明月撞击,发出巨响,裂纹便迅速从撞击处向整个盾面扩张。与此同时,王落辰的身体也在明月和盾牌撞击所产生的巨大冲击力下,向后飞去。

    “咯吧”

    他飞行的过程中,盾牌碎裂,明月光辉瞬时笼罩了他的全身,让他浑身都沐浴在一种圣洁的光芒中。

    然而,那光辉虽看起来非常美丽,但实际上却比世界上最锋利的冰刃还要厉害,它们笼罩住王落辰的同时,也在不停地切割王落辰的皮肉。

    好在,王落辰身体够结实,并不怕这种切割。

    除了衣服被那光辉从身上剥离,令他变成一个全@裸的裸@男,有些大损颜面外,并没有对他造成任何实质的损伤。

    只不过,他的春光,立刻将冷月宫一众女弟子给羞的转过脸去,弄得他挺不好意思的。赶忙说:“宫主,您老人家要看人家小朋友的身体,只管说一声儿,我脱光了给您看好了,又何必这样野蛮呢?害得人家白白浪费了一身好衣服。”

    既然已经开战,双方便是敌人了,对待敌人,王落辰说话可没那么正经了。

    “呸,你这小畜生,谁稀罕看你的猴屁股?真是可恶,没想到你这混蛋居然还将炼体术修行到了这样的程度,普通的元力攻击伤竟然不到你。”

    就算再有修养,当着自己子孙后辈儿的面被王落辰给奚落和羞辱了,冷无痕也忍不住爆了粗口。信手一挥收回自己的明月攻击,左一口小畜生,右一口混蛋地骂起他来。

    而王落辰呢,见她收回了明月,赶紧停止了自己****的展示,从音灵石中取了一套衣服穿了起来。

    穿好了衣服,他重新挡在同门面前,对冷无痕说:“抱歉,刚才只是没想到您的这看起来十分好看的明月竟然如此凌厉,所以才被它给碎掉了衣服。这下我已经知道它的厉害了,不会再着它的道儿,出糗了。所以,还请前辈继续用明月来照我,我保证,这次绝对不会再走光了。”

    虽然王落辰说得一本正经,但在冷无痕听来,根本就是不能让人相信的胡说八道。

    谁知道这小子说的是不是真话?万一他再被自己的月光给弄个赤身裸@体,岂不是又会污了门中那些女儿家的眼睛?

    因而,她便决定不再使用这一招儿了。

    她向王落辰冷哼一声,怒斥道:“你这小混蛋,脸皮比城墙还厚,谁知道你会不会再用无耻招数?何况,我老人家又并非只有这一点道行,既然知道这招儿容易让你露丑,污了众人的眼睛,又岂会再让你得逞呢?”

    说完,她冷冷一笑,双手连翻手印,轻轻唱诵,向王落辰再度发起攻击。

    这一次,攻击王落辰的手段,不再是容易碎掉衣服的寒宫寂月,而是由她全身散发出的凄冷幽光。

    那跟小广寒宫中极为相似的蓝色幽光,从她的身体上源源不断地释放出来,形成一座蓝色的宫殿,呼啸着向王落辰劈头砸下。

    看那声势,若是被它给砸中,定会粉身碎骨,化作齑粉。

    “广寒宫阙!母亲,你真不给孩子们留条活路吗?”冷冰燕看着那巨大的宫阙,向着王落辰以及他身后的几人飞去,发出了绝望的呼喊。接着,便昏厥了过去。

    而冷泠弦的母亲,也跟她的情形差不多,见这宫阙一出,立刻叫声心痛,瘫软在了月梭之上。

    王落辰将他们的表现都看在眼里,已然明白这宫阙肯定是冷无痕的杀招儿,他顿时心里一阵犹豫,考虑起自己要不要动用他保命的手段五彩轮盘来。

    动用吧,就会暴露自己能够使用元力,并且拥有五彩轮盘这等神奇之物的秘密。不动用吧,那宫阙已经宫门大开,像张开了巨口的怪兽一样,向自己和他身后所有人吞噬了过来。

    “杀!”

    不能再犹豫了,他大叫一声,便催动了识海中的那五条玉龙,准备将自己的杀招儿使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