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有的时候,事情太顺利的话,总会在人们意想不到之际出现一些阻碍。(书^屋*小}说+网)就在王落辰满心以为自己和大家可以逃掉的时候,他却发现自己已经落入了别人的圈套之中。

    原来,在他和冷无痕说话的这功夫,他们的身后,竟然悄然出现了大批冷月宫的人马。

    “靠,这些人从哪儿来的?”王落辰驾驭着巡天兽,看着那些从四面八方向他们飞过来的月梭,向冷泠弦问。

    “哎呀,糟糕,忘记冷月宫在啸天峰下还有负责警戒的外门弟子了。不过,师兄不用担心,他们战力不强,我们应该可以硬闯出去。”冷泠弦一拍自己的大腿,答道。

    “希望如此吧。只是,我感觉有些不妙呢。你想啊师妹,若是单单对付这些人,自然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可就怕我们被他们一耽搁,会被后面战力强过我们很多的追兵给追上啊。”

    王落辰说着自己的顾虑,指挥着巡天兽向着月梭最少的一个方向冲去。

    “巡天,给他们点儿厉害瞧瞧。”等到他们靠近了那些人,王落辰向巡天兽命令道。

    “吼——”

    巡天兽得到他的命令,双翼一振,向那些人发出一声惊天动地地吼声。

    这吼声里夹杂着巡天兽的通过修炼得来的元力,一下子便将那些人连人带月梭给震飞了。

    失去控制的月梭,带着那些人连翻了几个跟头,便向下坠落。

    “啊,师兄,他们不会被摔死吧?”冷泠弦见状,怕同门出事,心中焦急,向王落辰喊了一嗓子。

    王落辰会意,为了不让她心中对那些人心怀愧疚,便接连打出数十道法阵,准确地将那些人下坠的身体给托住,并使得他们缓缓地降落到了地面。

    “弦儿,既然不忍同门相残,你又何苦跟着他这个骗子离开?乖孩子,听祖母的话,回到祖母身边来,回到冷月宫来。我保证,我对你今天的所作所为绝不追究。”

    就因救人而耽误了这么一会儿,冷无痕已经带领着冷月宫的高手追到了。大概是为了分化王落辰他们,也为了让冷月宫的人在出手时无所顾忌,她人还未到他们近前,就先向冷泠弦做出一个许诺。

    “祖母,多少你年了,我终于听到您说了一句要我叫您祖母。说真的,这一句祖母,让弦儿我心里好感动啊。只是,祖母,我想问您一句,您说若是弦儿回去,您便不追究弦儿的罪过。那我表妹应儿呢?您打算如何处置她呢?”冷泠弦向冷无痕笑了笑,指着自己的表妹卓应儿问道。

    “弦儿,你是你,她是她。你随着祖母姓冷,而她随着她那害了你姑母一辈子的混账老子姓卓,她跟你不一样的。”冷无痕语气温柔的向自己的孙女儿冷泠弦说道。

    “她跟我不一样?您便要将她怎样?祖母,我想听您一句实话。”冷泠弦忽略她祖母那语气中少有的温柔,继续问道。

    “能怎样?若她肯老老实实地跟祖母回去,继续在小广寒宫里修炼,那么我还是会像原先所计划的那样,在三教大比的会场上,将她交还给五极门。但若她不肯回去,哼!我冷月宫也不是谁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我定然不允许别人肆意践踏我们冷月宫的尊严。弦儿,我话说得够明白了吧?”冷无痕语气平静地回答了她这个问题。

    “弦儿,快听祖母的话回来吧。不要再固执了。你可是娘最疼爱的女儿啊。”冷无痕的旁边,冷泠弦的母亲听出自己婆婆话语里的杀意和决绝,她赶忙哭着劝说自己的女儿回来。

    “母亲,请您手下留情。”

    冷泠弦母亲的话音未落,一轮月梭载着冷千山和冷冰燕飞了过来,人还未到,冷冰燕就声嘶力竭地向自己的母亲求起情来。

    说来很无奈,他们兄妹两个,在一起想了半天,觉得无论自己怎么做,都不可能从自己母亲的手里救下自己的孩子,唯有去跪求自己的母亲,才是最好的办法。

    因而,他们赶快赶来,趁冷无痕还没有痛下杀手之前,拦在她的面前,鼻子一把泪一把地恳求了起来。

    冷千山的身上,此刻再无一点洒脱可言。冷冰燕,也没有一点仙女的风范。

    看着他们两个哭得像泪人儿一样,跪在自己面前的月梭上为他们的孩子求情,冷无痕鼻子里冷哼了一声,训斥道:“哭什么?你们两个,一个平时不好好管教女儿,另一个平时不好好反思自己,到这个时候知道哭了?我告诉你们,若是今天这事儿仅仅只是我们冷家的家事,弦儿和应儿我都不会怎样。但可惜的很,这并非是我们的家事,而是关系到整个冷月宫颜面的公事。我必定要给冷月宫一个说法。所以,你们给我起来,退到一边去,学着做一名合格的冷月宫弟子。”

    她这样一说,冷千山和冷冰燕便知道她是不肯饶了自己的孩子的,便哭着向在场的冷月宫弟子求告道:“诸位长辈,各位兄弟姐妹,小孩子不懂事,瞎胡闹,冒犯了冷月宫的尊严,求你们原谅了她们好不好?”

    说实在的,那些弟子们,哪里像冷无痕无情,心里会把一群少年人的胡闹当成有损自己颜面的大事,为了所谓的面子,非要对她们痛下杀手不可。

    因而,冷千山和冷冰燕一求告,除非那些特别变态的家伙,没有几个不为之动容,想站出来替他们兄妹说两句话,向冷无痕求求情的。但,深知冷无痕秉性的他们,不敢这么做啊。只好唉声叹气地低下头,装聋作哑,回避他们兄妹的恳求。

    他们兄妹见此办法无效,正要站起来向冷无痕宣告自己要为了孩子站到她的对立面,突然听到冷泠弦说道:“祖母,你是不是想逼死您的孙女儿?好,只要您答应绕过我应儿妹妹和我师兄他们,我便死在你面前。”

    听到这话,他们兄妹赶紧回头一看,发现冷泠弦正拿着一把匕首,抵在自己的脖子上,跟自己的母亲冷无痕讲条件。

    “呵呵,你以为你有跟我讲条件的资格吗?”冷无痕根本不吃她这一套,她冷冷地望着她,向他们飘近了几尺。

    “冷酷无情的老太婆,既然你这么狠,那么也别怪我狠了。你看,这是什么?”卓应儿被冷无痕的无情给弄得彻底伤心了,猛地拿出了金声雷震子,向她晃了晃。

    “金声雷震子?哼,想不到肖不弃那小子如此没有溺爱你这个臭丫头,竟连他的杀器都送给你了。只是,你别以为有了它,我就不敢把你们怎么样。不信,你大可以试试。也许,你使出这东西的时候,便是你们几个丧命之时。”

    冷无痕认出了金声雷震子,但却毫无惧意。这让原本还有信心将她给吓退的卓应儿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