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刚刚消失,巡天兽那巨大的身体就带着风声飞了过来。待到它到了近前,众人都飞快地跳到它的后背上。冷泠弦随即将月梭收起,和大家由巡天兽驮着,向她所知的寒障上面的秘密通道飞去。

    而他们刚走,冷月宫的人便追了过来,几路人马汇聚成一路,向他们飞一般追去。

    但就在他们刚到冷泠弦等人换乘巡天兽的那片空域,蓦地,成千上万个法阵几乎在一瞬间就出现在了他们面前,汇成一张大网,将他们给全部拦住。

    那法阵闪着淡淡的幽光,发出吸收能量的“嘶嘶”声,像是在向所有人示威。

    它好像在说,有我在,你们敢冲过去吗?

    “大家别怕,咱们一起出手,我就不信咱们这么多人还破不掉这张破网。”人群中有人大吼一声,向所有人发出了号召。

    大家对他的说法深以为然,觉得这些法阵再厉害,也抵挡不住他们所有人齐心协力地进攻。就听从了他的招呼,一起出手,向那法阵打出了元力攻击。

    然而,他们错估了法阵这种能量矩阵的威力,所以他们的攻击非但没有奏效,反而还因为他们元力的注入,让法阵迅速膨胀了起来。

    也就是说,在他们的进攻之下,那张网非但没有破掉,反而还比原来大了几分。

    “不管用,不管用,这个方法不管用。大家快住手,别再浪费元力了。我看,既然破不掉,不如咱们还是绕道吧。”有人看出这方法不行,赶紧叫停了大家的攻击。

    他的话也有道理。追人要紧,既然这张网破不掉,不如干脆就不破了,直接绕过去得了。于是,有人就驾驶着月梭,向大网的边缘飞去。

    但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如流星划过夜空一般略过众人,来到了法阵之前。

    只听这人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接着便向法阵打出一道元力。

    那元力由来人掌中发出,迅疾如电,猛然飞向法阵之网,并在途中幻化成一轮明月。

    那明月大如银盘,亮如真正的月亮,在夜空中释放出万道华光。

    “啵啵……”

    那万道华光好比利刃一般飞到法阵的神识通道上,将它们悉数隔断。随后,明月飞临,在法阵大网上不停穿梭,将法阵给彻底绞碎。

    “哈哈,我听说五极门最近有一位后起之秀,凭着对法阵的精通成为五极门小辈中的强者,名字叫王落辰。不知,可是你到此吗?小辈,既然赶来,且还在我们冷月宫捣乱,是否该出来与本宫主一见呢?”

    明月绞碎法阵,在空中自然散去,那破阵之人哈哈大笑,点破了施法之人。当然,与此同时,也表明了她自己的身份。

    “冷前辈,您战力高深,晚辈的法阵为您所破,自然无所怨言。至于相见,咱们已经见过,无需再见。再说,如今我已然逃出冷月寒障,哪里会傻到再返回去自找苦吃?所以,还请恕晚辈不能遵命,以及不告而别之罪。哈哈。”

    王落辰趁着冷月宫的人大破自己法阵的时候,已经借助法阵反冲之力,跟在冷泠弦他们身后,进了法阵的秘密通道。等冷无痕到来,破了法阵,他早已和大家冲出法阵。

    在寒障之外听她同自己说话,便用法阵将自己的声音放大,颇为得意的回应了她的。

    “臭小子,果然是你。我早就觉得你有问题。这么多年来我从来就没有听说过尘世中有什么真正的武者门派,更没有见过从尘世偷渡到五极门来的人,更没有见过战力强到能够轻易将盗神苏一哥击败的尘世少年。毕竟,以苏一哥当前的战力来讲,就算你们五极门号称武学奇才的卓不群,在你这个年纪时也不可能轻易战胜他。但虽有诸多怀疑,我偏偏因为弦儿的缘故,就轻信了你,收留了你。唉,谁知,我老人家一时心软,竟然让你这小家伙儿奸计得逞了。”

    冷无痕好像对自己上了王落辰的当,很是在意。

    由声音听出拐走自己孙女,救走自己外孙女,布置下法阵的少年正是那名刚刚入门的叫做武星的弟子,不由地连声感叹,自嘲了一下自己对他这小滑头的轻信。

    “前辈,我这也是没办法啊。我跟卓不群师伯,名为师伯师侄,实为师徒。因此,应儿便是我的亲师妹。她出了事,我怎么可以不管不问?何况,除了他之外,我的师姐师妹师兄等人也被你们给拘押了起来。他们同我也是情同手足,我又岂能忍心看着他们受苦?”

    “所以,晚辈才出此下策,混进了冷月宫,将他们救出牢狱。前辈,事已至此,晚辈斗胆提个建议,恳请您采纳。就是,希望您看在冷月宫和五极门师门渊源的份儿,放我们离去。那样的话,等我们回到师门,自然会向门中长辈,说明这是一场误会。这样的话,也不会伤到咱们两派的和气……”

    王落辰说到这里,冷无痕冷笑一声打断了他的话,说道:“你的这个提议若是我不答应呢?”

    “前辈若是不答应的话,我们五极门长辈为了免于在三教大比时颜面受损,自然会为我们向贵教讨一个说法了。”话说到这份儿上,已经没有跟对方绕圈子的必要,因此,王落辰毫不客气地发出了威胁。

    “讨个说法?哈哈,难道我会怕他们讨说法?再说了,即便是他们来讨说法。又能有什么说法?我自己的外孙女,我想怎么管教就怎么管教,我见她修炼的是冰元力,将她关在小广寒宫中要她精心修炼,碍着别人什么相干?至于你的同门,他们未受邀请,又没有拜帖呈上,就直接闯进我冷月宫的寒障,为我冷月宫负责安全的弟子所擒,又有何可冤屈的?至于你,先是用欺骗手段进入我冷月宫,骗得我们的修炼功法,又拐走我的孙女,行为极其不端,我们将你拿获,惩戒一番,哪里做错了?”

    似乎冷无痕的耐心很好,虽然王落辰逃出了寒障,她却并不怕他们跑了似的,不仅没有展开追击行动,还跟王落辰磨起了嘴皮子。

    这让王落辰有些纳闷儿,不知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虽然不清楚她的目的,他却很清楚自己的处境,明白自己这样跟她磨叽下去,是绝对不行的。

    因而,便在她说完这番话以后,向她行了个礼说道:“前辈,您这些话或许说的很有道理,但晚辈今天却不想再受教了。弦儿与我情投意合,愿意随我而去,五极门尚在千里之外,我们的归途还很漫长。便不跟前辈闲话儿了。嘿嘿。我们走了,等您气消了,我和弦儿再来拜见。”

    说完,他一下一下跳上巡天兽的后背,向着冷无痕再拜了一拜,便要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