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凭借着隐身衣隐藏在暗处,放开神识监视着周围的一切,跟在冷泠弦他们的身后离开了望月台。

    正走着,突然间他感觉有一道神识波动在他们这边扫了一下。

    虽然,那神识只是扫了一下,并没有刻意在他们身上停留,他还是觉得有些不妙,便慌忙向冷泠弦他们发送了一道意念:“情况不妙,好像被发现了,我们最好加快脚步。”

    向他们示警以后,王落辰便以神识召唤巡天兽,要它赶快过来。

    接着,他便将神识整个收缩到自己的匿立方中,以避免被人察觉出他的神识,识破他的隐身。

    他刚做完这一切,那道刚刚扫过的神识,就再次扫了过来,见他们一行人向着冷月宫山门的方向移动,似乎有所怀疑,便在他们这里稍微停留了一下。

    只这一下,王落辰就觉觉察出不好,他向着所有人说:“别装了,快上月梭,向宫门飞行。”

    说完,他便和接到他命令的冷泠弦一起拿出月梭,打入阴之元力,将它放大,招呼众人跳了上去。

    “呼”

    月梭在他们两人的控制下飞了起来,以闪电般地速度向宫门冲去。

    “弦儿,你这小丫头鬼迷心窍了吗?竟然放走那害了你姑姑一生之人的女儿。真是气死我了。”他们刚刚飞起来,空中便想起了冷无痕的呵斥声。

    这声音巨大无比,响彻天地,令冷月宫正在巡逻和值夜的弟子,马上明白了宫中发生了什么事儿。

    他们立即对此做出了反应。

    顷刻间,冷月宫中钟鼓齐鸣,晶石灯四处亮起,天空中飞行的众人被那些照向天空的光芒给锁定,他们的身形清晰地暴露在冷月宫所有在此刻抬头查看情况的人眼中。

    “快上月梭追!”有人大喊着放出了月梭,追了上来。

    “追什么追?快释放射空弩,将他们给击落下来。”一个主事模样儿的人,衣衫不整地从值夜的值班室中慌里慌张地跑出来,下了一道命令。

    “不行,月梭上一个是少宫主冷泠弦,一个是圣姑的女儿,不能击落。”他旁边有人提醒说。

    “什么?弦儿和她表妹?她们这是要干嘛?”那人气呼呼地问。

    这时,冷无痕的声音再次在冷月宫上空响起:“抓人就好,不能伤到她们。”

    “弦儿,你别瞎胡闹啊,赶快回来。”冷无痕的话音刚落,一道亮光由冷月宫内宅冲天而起,冷泠弦她母亲的呼喊声随之飞上了天际。

    “师妹,你别上武星那小子的当,他是五极门的奸细,是故意混进来救你表妹的。”继冷泠弦的母亲那银色的月梭飞起后,一轮金色的日轮也从冷月宫贵宾区飞了起来,上面驾驶的少年,显然正是炽日教的少主阳晓宇。

    他听说师妹帮助她的表妹逃跑,第一反应就是师妹是被叫“武星”的那家伙给哄骗的。因此,他赶忙驾驶上自己的日轮,追了上去。

    “唉,这下闹大了。弦儿、应儿,我的好孩子,你们可千万不要出事儿啊。”冷冰燕一直没有睡,在等女儿他们的消息,此刻听到宫中大乱,知道肯定是女儿他们暴露了,就跑出房间来观看。

    她看着不断由地面升上天空的日轮月梭,听着那些人大声的叫喊,心里紧张极了,唯恐女儿他们出事。但由于自己功力被封,她又无计可施。便只好匆匆地跑去了自己哥哥冷千山的住处,求他帮忙。

    混乱一起,冷千山就已经起来了,但他并没有像自己的妻子那样急匆匆地追出去。

    他此刻正在寻思对策,一个怎样才能将自己女儿救出去的对策。

    但他想了一会儿,却因为脑子里乱糟糟的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就向着自己的妹妹冷冰燕那里去,希望可以和她商量一下现在该要怎么办。但才走出去没多远,就遇到了匆匆赶来的冷冰燕。

    冷冰燕一见到他,并不说话,而是用手指了指他们母亲居所的方向,然后用手比划了起来。

    几十年的兄妹,彼此心灵相通,他看得出她所比划的意思,是要自己关闭寒障,帮助冷泠弦他们逃走。

    关闭寒障可是非常重大的事情,他可没有胆量做,便向她摇了摇头,拒绝了。但这也并非是说他一点儿行动也不采取,他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一条黑巾,将脸庞盖住,向妹妹比划说,他要扮作蒙面侠客去救女儿和外甥女。

    但冷冰燕却不同意这个主意,认为单凭他一个人的力量,根本就没用。

    他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另想别的主意。

    就在他们两兄妹比比划划地想办法的时候,王落辰他们的处境已经变得极为不妙了。

    由于他们被发现时,离冷月宫山门距离尚远,因而并没有来得及避开前面堵截的门卫和巡逻兵,只好半道儿改了行进路线。

    但等他们改了路线才发现,他们改不改其实无所谓的。因为他们的前后左右,四面八方都已经有人乘坐月梭日轮追过来了。且大有将他们合围之势。

    “怎么办师兄?我们好像被包围了啊。”冷泠弦见此情形,焦急地向王落辰问道。

    “怕什么?大不了跟他们拼个鱼死网破。只是直到现在也没有见到母亲,我有点儿太亏了。”卓应儿摸出自己刚从肖不弃那里软泡硬磨得来的真正的金声雷震子,大大咧咧地说。

    “师妹,赶快收起来。这玩意儿没事儿不要拿出来,万一要不小心丢出去,那可是要死一大群人的。这里是你母亲的师门,里面好多都是她的宗亲,你好意思炸死他们啊?”卓应儿刚一拿出她的杀手锏,就被王落辰给训斥了一顿。

    “可是师兄,他们虽然是我的亲戚,现在却要来抓我嘞。难道,我就由着他们再把我还有师兄师姐们都给抓回去不成?”

    卓应儿最听王落辰的话,他让她把金声雷震子收起来,她心里不情愿,却也不敢说不收。就只好,鼓着腮帮子发了两句牢骚,将那大杀器给收了起来。

    “当然不能要他们抓住咱们。而且,他们也没那个本事抓住咱们。因为我有一样秘密武器,是他们所没有的。看,它来了。”

    王落辰自信满满地夸下海口,然后指了指空中那速度比闪电似乎还要快上几分的黑乎乎地身影。

    “巡天兽?为什么它的速度会这么快?”大家就算看不清那身影的具体模样,但也能够通过她躯体的形态,认出它是谁。当他们辨认出它来,几乎是异口同声地,他们发出了惊叹。

    王落辰听他们惊叹,心中不禁暗暗说道:“为什么会这么快?因为它是一只有智慧,会修炼的飞行兽啊。”

    这只是他心中所想,巡天兽的秘密他并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因而,他向他们大喊道:“别管那么多,它来了之后,所有人都跳上巡天兽的后背。其他的事情,我来处理。”

    说完,王落辰将隐身衣重新裹好,消失不见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