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傲云等人的手脚一解放,立刻就个个儿都活跃了起来。

    首先是卓应儿,因为被自己的表姐给解救了,她心里对她感激不尽,手脚刚能活动,便立刻上去抱住从未谋面的表姐,一通亲昵。

    而沙傲云和吴梦雪,则是一左一右将王落辰给夹在中间,审问起他和飞羽的之间的关系到底发展到了哪一步来了。

    至于其他人,则是在同冷泠弦表示了感谢之后,在一旁活动着有些酸痛的手脚,听他们几人说话。

    不过,这情况并没有持续多久,就因王落辰想要摆脱师姐师妹的盘问而结束了。

    不用说,他的借口当然是此地还在小广寒宫内,而小广寒宫呢又在冷月宫内,他们还很不安全。此时,还不是说闲话儿、叙亲情的时候,要做这些,必须得先想办法离开这里才行。

    尽管知道他这说法替自己找借口脱身的可能性比较大,但因为确实是他们现在处境的实情,沙傲云和吴梦雪不好反驳他,便同意有些问题等出了冷月宫的地盘儿再接着说清楚。

    而其他人也觉得王落辰这个说法是极为有道理的,纷纷赞同。毕竟他们目前并没有真正脱离险境,不宜在此处多做逗留。至于扯闲篇儿更是不行了。

    就这样,他们便结束对自己脱困无意义的言行,认真讨论起从这儿离开的问题。

    不过呢,就这个问题,他们不熟悉情况,因而也没有什么有建设性的想法,讨论了半天,还是由王落辰拿了主意。

    他说:“我看,要想畅通无阻地离开这里,最好的方法就是大家利用这些看守的衣服,扮作冷月宫的弟子,装作押解应儿师妹去见她的母亲,瞒过望月台上的守卫,先离开小广寒宫。然后,再想办法召唤来我的巡天兽,载着大家通过秘密通道冲破寒障,从冷月宫逃出去。”

    “妙啊,师兄,果然还是你脑袋灵光,一下就想到了这么好的主意。这样的话,我们真的可以省去很多麻烦。至少,我们不会跟望月台上的师兄们起冲突了。那样的话,双方都不会有什么损伤。以后再见面的时候,因为未伤和气,也好说话。”

    王落辰一说出这个主意,马上就被心里不愿跟自己的同门起冲突的冷泠弦所同意了。

    其他人一听,也觉得不错。本来嘛,他们到这里来,只不过是来救师妹的,也不是要跟冷月宫的人动刀动枪的。

    既然有能够不和对方动手就能够离开的方法,何必非要打打杀杀的呢?

    至于他们被关押在此处所受的苦楚和委屈,已经被冷泠弦的救援行为给化解掉了。特别是当他们得知,冷泠弦要离开冷月宫跟他们一道回五极门之后,更觉得即便看在她的面上,也没必要跟冷月宫计较些什么了。

    因而,其他的人,对王落辰这个主意,也没有什么意见。

    见他们同意了,王落辰便说:“好,既然大家都同意,那么咱们就赶快动手,脱掉这些人的衣服,摘取他们的饰物,好好装扮一下吧。”

    冷月宫弟子身上的饰物还有他们的发型跟五极门都不相同,因而,他们要想装扮地像,就得好好打扮一下。

    这个也不是难事儿,且不说他们十人之中还有四个惯于打扮人的女子,就算没有她们,大家都是男的,单单有化妆高手秦俊彦这一人在,也能将所有人给装扮地妥妥帖帖的。

    因此,他们装扮这事儿,很快就完成了。

    当然,能够这么快,也与变装的只是他们七个,王落辰有隐身衣,冷泠弦不用装扮,卓应儿本我出演,节省了些的时间有关。

    装扮好以后,冷泠弦将他们检视了一番,没有看出异样之后,他们便将那些弟子给藏好,不让别人发现他们,以免其他人由这些人身上看出些端倪。

    然后,所有人就拿起这些看守的武器,朝着小广寒宫的入口处出发了。

    而在这中间,为自圆其说,王落辰还帮着冷泠弦摘来了一些广寒桂,以应付入口处那些守卫的审视。

    万事俱备,他们一行人大摇大摆地到了入口处,冷泠弦再次举起开启小光寒宫的那明月似的法门,对着入口一阵唱诵。

    光芒亮起,笼罩了所有人,须臾之后,他们全都消失了。

    再次现身,已是在望月台上。

    “哎,师妹出来了?怎么?你还带了别人?”作为小广寒宫和外界之间的关卡,值守在望月台上的弟子,对于从小广寒宫中出来的人自然是要盘问一下的。即便是冷泠弦,也不例外。何况,她出来的时候,还带出了好几个人呢。

    “哦,师兄,事到如今我就跟你实话说了吧,这次我除了采集广寒桂之外,其实还另有任务。就是要将我的表妹卓应儿带去跟我的姑姑见上一面。喏,他们这些人,就是冷月寒牢中的邱石师兄为了防止我表妹跑掉,特别派来押解她的。你们要不要检查一下?”

    冷泠弦在说明情况的过程中,刻意将邱石的名字给讲了出来,目的就是要借他特别死板,特别讲规矩的名声来让守卫以为,这次押解行动得到了他的允许,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果然,那守卫人员听了她的话,相视一笑,左边那人马上就说:“师妹,想不到你还另有这样的任务。想想也是,圣姑和她的女儿这么多年未见,也的确是该……”

    不过,他的话没有说完,就被右边那人给打断了,只听那人笑着说:“师妹的任务要紧,我们就不多说什么耽搁你了。你赶紧带着应儿姑娘和众师兄弟去见圣姑吧。”

    说着,便向冷泠弦等人做了一个请通过的手势。

    冷泠弦闻言,微微点头,说了句谢谢,便带着大家快步下了高台。

    待众人远去,右边那人向左边那人说道:“要放她走就便放她走,你又何必多话?难道你不知道圣姑的事儿,宫主极为讨厌别人说长道短吗?”

    “哎,谢师兄提醒,刚才见那小女孩儿瘦瘦弱弱的,好可怜的样子,想起她自幼跟母亲分离的事儿,心中一时感慨,就把这忌讳给忘了。”左边那人一脸感激地说。

    “嘘,此处离宫主的寝宫很近,最好不要再乱说话了。”右边那人警惕地想着冷无痕居住的那座宫殿看了一眼,向对面那人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嗯!”左边那人知道自己这位师兄神识修为比自己高,感觉比自己灵敏,便猜测他此刻或许是觉察到什么,便向他微微一点头,闭上嘴巴,摆正了自己的姿势,目视前方,不再言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