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有小小的波折,王落辰和冷泠弦两人还是如愿来到了关押众人的监牢外面。

    隔着透明的水晶墙,冷泠弦望着里面那几个人,尤其是四个女人中稍大一点的两个。

    心说,看来这两个就是坏师兄嘴里所说的那两名女子了,果然有那么几分姿色和气质,只是比起我堂堂的冷月宫少宫主来,还稍微逊色那么一点点。所以,她们根本就对我构不成威胁。也因此的话,这次就不为难她们了。

    心里计较着,冷泠弦向带自己来的那名文员模样儿的弟子问:“所有五极门的狂徒都在这里了吗?”

    “是啊师妹,都在这里了,四男四女,一共八人。”那人回答道。

    “哟呵,八个人就敢闯我们冷月宫,也太不把我们冷月宫放在眼里了吧。这倒挺让我感兴趣的。师兄,麻烦你把门打开,我进去会一会他们,看看他们到底是什么三头六臂的人物。”冷泠弦嘴里嘲讽着被关起来的几个人,让那人为自己打开了牢房的房门。

    那是一道由厚达一尺的水晶制作的透明牢门,上面镶嵌了九道暗锁,由门外墙壁上的一个机关控制着。因此,这些暗锁只能从外面打开,绝无从里面打开的可能。因而,这门的确是很坚固的一道门。

    冷泠弦看着牢门隆隆开启,她缓步走进了关押卓应儿等人的牢房,当然,随同她一起进去的还有隐身的王落辰。

    “谁是卓应儿?”冷泠弦进了房间之后,以极具威严地声音问道。

    “我,怎么啦?你是谁?大呼小叫的。”

    卓应儿见门外走进来这么一位比自己显得成熟美丽的女孩儿,早已猜到她是自己的表姐冷泠弦,为配合她演戏,就很不礼貌地回答了一句。

    “你就是我姑姑她那个负心汉的女儿?想不到你跟他一样无情,十二年来,一次也不来看我的姑姑。”冷泠弦以毫不讲理地口吻说道。

    “你这样说好没道理。我一个小孩子家,哪有能力来看自己的母亲?倒是你们,你们这些害我们骨肉分离的坏人、恶人,你们怎么就那么狠心呢?十二年来竟然不让我的母亲去看望我一次。”卓应儿气呼呼地指责她说。

    “胡说八道,明明就是你的父亲不好,没有良心,一次也不来看自己的妻子。还把错儿都归咎到我们头上。”冷泠弦反击她说。

    “你才胡说……”

    随后,卓应儿也对她进行了语言攻击。于是,两人就大声吵了起来。

    吵了半天,冷泠弦假装怒不可遏地对那名带她来的弟子说:“师兄,你快点带一队人将这几个家伙都给我押出小广寒宫去,我要带着他们去见我的姑姑和父母以及祖母。让他们好好惩罚他们。”

    那文员模样的弟子听了,大吃一惊,赶忙劝阻说:“师妹,没有宫主手令,不能随便押走犯人的。你要三思啊。”

    “怕什么?我祖母他们怪罪下来,自有我一力承担。再说了,你看看,他们现在个个戴着脚镣手铐,还有一众师兄押着,又是在咱们冷月宫的范围内,你还怕他们跑了不成?所以,师兄,这事儿根本就不需要三思四思的。你啊,就只管按我说的做就行了。”冷泠弦噼里啪啦地给他讲了一大堆宽慰他的话,然后以不容置疑的口吻命令道。

    “可是,师妹……”那家伙还在犹豫。

    “可是什么?现在邱石师兄有事儿不在这儿,身为监牢的书记员,你就是权力最大的。你只管下命令吧,我相信你的话没人敢不听的。当然,师兄你也可以以没有我祖母的手令而拒绝我。那样的话,我的确也没办法,只好回去向祖母去将我在这里的见闻禀报一番,然后让她老人家给我一份手令……”

    冷泠弦见他不肯就范,便说出了一番连哄带吓的话来,要他自己掂量。果然,她话还没有说完,就起了作用,那书记员同意了。

    “师妹不用再说了,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我这就派十名看守来替你押解犯人。”说完,他便去叫人去了。

    只是,他不知道,他离去的时候,自己的身后还跟着一个他看不见,但却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的“尾巴”。

    见他离开,又感觉到自己身边一阵风动。冷泠弦知道王落辰肯定是跟了上去了。便用眼瞥了一下门外的看守,又向跟自己的吵架的卓应儿使了个眼色,要她继续跟自己吵架,免得冷了场儿,让别人觉得她们两人吵架不真实。

    后来,大概是为了让大家都有被押解的理由,冷泠弦还不单单只跟卓应儿吵,更是连同沙傲云和吴梦雪等人也一块儿吵上了。

    大家都好像情绪很激动的样子,场面变得极为混乱,门外的看守都不得不进来维持秩序了。

    他们就这样表演了一会儿,那书记员就领着一小队看守过来了。

    这些人来了之后,一看场面混乱,自然是帮着冷泠弦说话了。

    他们全都大声呵斥卓应儿等人,要他们不得放肆。而他们被这些人给呵斥了,就顺势装出害怕的样子,渐渐闭上了嘴巴。

    “师妹,别跟他们废话了,咱们还是赶紧把他们给押到宫主面前去发落吧。”书记员见情绪激动不已的冷泠弦还在不停地训斥犯人,便一脸讨好的过来劝说道。

    “对,把这帮不识时务的家伙都给我押出去,到了戒律堂,我要让他们好好尝尝我们冷月宫的厉害。”冷泠弦气急败坏地命令道。

    见她动了真火,唯恐这火会伤及自身的书记员,赶紧命令那十名弟子,手持刀剑长枪,将卓应儿等人从盘坐之处赶起来,吆五喝六地把假装极不情愿的他们,给押出了这间地下监牢。

    出了这里,这些弟子又赶着他们上了通往地面的台阶。

    带着刑具的他们,步履蹒跚地由台阶上到地面,便被押解着穿过一道道门禁,走出了冷月寒牢。

    出了冷月寒牢,押解的众人好像怕出事儿,一个劲儿地催他们快些走。

    他们被人家给赶着,为避免被人家的枪尖儿给扎破屁股,自然不敢怠慢,很快便走出了寒牢门口那巨大晶石灯的光亮,走进了小广寒宫狂野中那诡异的蓝光里。

    而到了这里,他们被穿了隐身衣的王落辰逐一喂服了一把丹药,开始边走边运行功法,恢复自己的体力。

    又走了一段儿路,等到众人到了冷月寒牢所在地玉兔谷的谷口时,王落辰便暗中出手了。

    随着法阵被他密集打出,那些冷月宫的弟子全都被他给控制了行动,并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他打昏,倒在了地上。

    他们昏倒后,冷泠弦和他就分头行动。她去将这些弟子捆绑起来。而他则是去将师妹等人的手铐脚镣以控制法阵全部去除,放开了他们的手脚,让他们恢复了使用武技的能力。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