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牢之内,除了门口的守卫之外,它内部一层层的门禁之处,也是有两名看守的。

    所以整个寒牢中,每天正常上班看管犯人的弟子的人数还是挺多的。粗略地算起来,大约一百三十多人。具体到每班来讲,也有四十来个。

    俗话说,蛇无头不行。凡是组织,必定会有管理机构和头目。因而,寒牢也设有狱长统筹整个寒牢的工作。在他之下,为方便管理,还于每班看管犯人的弟子中,也设有一个牢头,总领每一班的看守工作。

    那邱石,就是狱长之下看守之上的三个牢头之一。

    此刻,他正待在寒牢值班室中,翻看上一个班的牢头交接给他的看守日志。细致地查找里面有没有什么违规之处。

    这又是一个他不招人喜欢地方。

    因为,同是牢头,都是平级,谁也管不到谁,人家违规不违规与他有毛关系?他又不是人家的上级,轮得着他挑人家的毛病吗?

    但他偏偏没有这样的自觉,每次交接班之后,都要将这种得罪人的活儿给干上一遍。而且,他还有个毛病,就是不光自己对这样的工作乐此不疲,还常常拉着同班的人帮着他一起做。

    可谁跟他似的那么喜欢得罪人?所以,每当交接班之后,大家都会找各种借口尽快地躲开他,不让自己呆在值班室里陪他一起得罪人。

    今天晚上亦是如此。因而,此刻的值班室中,就他孤零零一个人。这,给了王落辰下手的机会。

    王落辰已经在值班室外观察了一小会儿了,发现值班室中这位身材中等,脸庞瘦小,嘴唇单薄,长相普通,双眼却特别有神的家伙,独自一个人拿着个工作簿左看右看,时而沉思,时而勾画,工作十分投入。当即就料定他必定就是自己要下手的对象,便以神识模拟出一道昏睡脑波,向他发射了过去,企图以此催眠他。

    这种昏睡脑波,是天一生水根据对人类打瞌睡时脑波的测定而模拟制造出来,并复刻给王落辰的神识的。一般来讲,凡是被这种脑波干扰到的人,很少有不瞌睡,并慢慢进入梦乡的。用来无声无息地撂倒敌人很有效。

    但凡是都有例外,世事并无绝对。

    王落辰今晚碰到的这个,就是一位例外人类。

    当王落辰以这种昏睡脑波侵入他的识海之后,他仅仅只是打了个哈欠,眨巴了几下眼睛,就又恢复了原状,并没有昏睡过去。

    “怎么?没有效果吗?莫非,这家伙的神识很强大,意志很坚定?不过,即便你神识再强大,意志再坚定,恐怕也不如我这已经进入清明之境的神识厉害吧。好,既然一次不行,那么我就再来一次好了。我就不信我对付不了你。”见没有撂倒他,王落辰心中不禁有些诧异。

    但对自己神识的能力十分自信的他,没有气馁。于是,他加大了昏睡脑波的强度,再向这人发动了一次攻击。

    然而,令他没想到的是,这次更厉害的攻击非但没有将这邱石给撂倒,反而还引起了他的惊觉。

    只见,他忽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向周围厉声喝问道:“什么人偷袭我?给我滚出来!”

    “靠,难道被他给发现了?”

    王落辰见到他这番举动,心中一惊,还以为自己暴露了。就不禁打算打出法阵,直接对其攻击。

    不过,就在他将要出手之际,却看到那家伙怒气冲冲地喊叫了两声之后,又重新坐了下去,继续拿起那工作簿翻看起来。这才明白刚才这家伙如此这般,不过是心中怀疑,故意叫上两声诈人的。

    “哟,这家伙不光意志很坚定,心眼儿还挺多。还知道使诈。不过,你这样做也没用。还是乖乖给我躺下吧。”

    明白了他刚才那样做只是虚张声势,王落辰心里暗自嘲笑了他一下,使出全力,以神识化作一把巨锤,向他的脑袋轰击了过去。

    这下,这邱石只觉得自己的脑子被什么给猛地挤压了一下,然后就昏厥了过去,什么都不知道了。

    在他昏过去之后,王落辰飞快地从他的脑袋里飘飞了出来,打算离开值班室。

    但就在他这时,一个文员模样的弟子领着冷泠弦来到了值班室的门外,轻轻敲了几下门,喊道:“邱师兄,邱师兄,泠弦师妹来了。说是奉了宫主的命令,要提审五极门的弟子。”

    王落辰从门内感知到这一情况,赶忙以控制法阵悄悄地用门栓将门给栓了起来。

    然后他向冷泠弦打出一道意念说:“师妹,事情已经办妥。邱石暂时是不会响应你们了。接下来的戏,就看你怎么演了。”

    他的话,让冷泠弦心中一喜。她马上眼珠儿一转,想出一个主意。就对着领着自己来的文员弟子小声儿说:“我看,不用叫了。咱们叫了半天,半点动静也没有。八成儿是邱师兄正在里面做什么事情。依我猜测,他这情况,要么是睡着了,要么就是不方便见咱们。”

    “师妹,不会吧,这里面可是邱师兄啊?他会做出玩忽职守的事儿来?”那人不太相信冷泠弦说的。当然,与其说是不太相信冷泠弦说的,不如说是邱石这人给他的印象太深刻了,让他不相信他那样儿的人会做出违反规定的事来。

    “师兄,话不是这样说的。人都是会变的,邱师兄也不例外。再说,我听说他好像也有相好的吧。这大半夜的,你说会不会是……”说到这里,冷泠弦假装羞红了脸,不再往下说了。

    是人都有几个相好的,即便是恶人,也有志趣相投的同伴。邱石有女人喜欢,也属正常,更不是什么秘密。

    那人听冷泠弦这么一说,觉得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改变男人的往往是女人,这邱石今天或许也遇到了这等情关,做出违背常理和秉性的事情来。

    于是,他在推了推门确认门被从里面栓上了之后,便笑了笑,向冷泠弦说:“师妹猜得或许有道理。那咱们还是别打搅他了。只是,师妹啊,我和邱师兄好歹是一场兄弟,今天得代他向你求个情啊。就是他这事儿吧,还请师妹你给通融通融,不要上报宫主。不然,邱师兄就惨了。”

    “这个请师兄放心,邱师兄这人呢,虽说从私人角度来讲,我不怎么喜欢。但站在咱们冷月宫的角度来说呢,他所做的还是很值得肯定的。所以,他偶尔才犯得这么一点错儿,我是不会禀报宫主的。另外,希望师兄你呢,也不要把他这次的事情当成一个可以要挟他的把柄哟。”

    冷泠弦拿腔作势地摆出一副少宫主架子,肯定了邱石对冷月宫的贡献,并大度地表示自己不会为难他的。然后,就径直离开了这里,向自己的目的地走去。

    当班的牢头居然在当班的时候搞三搞四,玩忽职守,若真的追究起来,作为他的属下,自然也有些连带责任。

    好在少宫主大人不计小人过,并不打算追究这些责任,那名文员模样的弟子自然不会那么不识趣,对少宫主要做的事情再设置障碍了。

    因而,冷泠弦一移步,他就赶紧热情地在前面引路,将她给带到了关押卓应儿等人的地下室去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