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泠弦听完他的话,把头一甩,冷哼一声说:“哼!这还用说?他们对付的是你,又不是我,你要承担的责任,怎么会牵连到我?呵呵。算啦,不说了。走啦。懒得理你这坏人。”

    说完,她真的加快了走向冷月寒牢的速度,把王落辰给甩在了后面。

    王落辰明白,她这种表现说明,她嘴上虽说答应了自己,可心里肯定还是有些不爽的。

    但他也知道,这种不爽是无可避免的,除非她和他,他们两个真的不在一起了。否则,只要在一起,冷泠弦必然就要面对他被多个女人喜欢而他一个也不忍拒绝的事实,也必然要学会跟别的女人和平相处,共享他这块“香饽饽儿”。

    “也许,最开始的时候,我真的就不该答应她的。可是呢,这个也不能全怪我的。毕竟,我向她坦白过,要她慎重考虑的呀。可她呢,或许因为那时她没有和我走到一块,还无法真正体味到这种跟人分享男友而产生的不爽的滋味儿。因而轻视了这滋味儿的杀伤力,没把它当回事儿吧,她最终还是将一切给了我。唉,只是不知到了此时此刻,她会不会后悔呢?若她后悔的话,我该怎么办呢?我舍得放手吗?”

    穿好隐身衣,跟在快步前进头也不回的她的身后,王落辰脑海里不禁产生了许多的念头。这念头在折磨着他,让他心里不怎么好受。

    若不是现在要赶着去救卓应儿他们,他非得要追上去,跟冷泠弦好好谈一谈不可。

    可谁叫现在这个“若不是……”这个假设是成立的呢,所以他只好什么也不说,默默地以隐身状态跟在冷泠弦的身后,慢慢地接近了冷月寒牢的大门。

    “是谁?”冷泠弦刚刚走进,寒牢大门门口高悬的那两盏巨大的晶石灯的灯光照射的范围内,门口那两个看守就向她发出了极具威严地喝问。

    “是我!冷泠弦。二位师兄,奉宫主的命令,有要事需进寒牢,还请放行。”冷泠弦将手里的令牌举在身前,向他们说了个谎。

    “哦,既然是宫主有令,那么师妹就请进吧。只是,到了里面别忘了去值班室登记一下,并跟寒牢的牢头邱石师兄知会一声。否则,怕他会找你的不是,给你制造些麻烦呢。”

    那两名看守验看了令牌,其中一个或许是想巴结一下她这个少宫主,将今夜值守的牢头是邱石的事儿告诉了她。

    “怎么?是邱师兄当值啊。不过,也无妨,有祖母的命令,晾他也不敢对我执行任务横加阻拦。”

    听那人说今夜的牢头是邱石,冷泠弦不禁皱了一下眉头。因为,冷月宫的所有人都知道,这个邱石是个为人死板到不通情理的家伙。

    他无论做什么事都完全按照冷月宫的门规行事,一丝不苟,凡是不合规矩的事,他一概都不会做,也不会配合或允许别人在他的管辖范围里做。

    本来呢,工作认真,一丝不苟,这是个优点,是值得表扬的。

    但是,就世人的人性来说呢,如果这优点不是通过限制自己的自由,损害自己的私利,由自己做反面教材所体现出来的,定然是会对其大加赞扬的。可一旦恰恰相反,它就是由自己自身所反衬出来的,世人之中,十个里头恐怕得有九个九,必定是会十分不欣赏这种优点的。

    而且,他们不光不会欣赏,还会将这种优点给改个“死板”之类的名称,当成缺点来痛批一通。同时将具有这种优点的家伙,划入到自己所不欢迎之人的名单中去,大加排斥。

    而一个人如果被很多人都当做了不受欢迎的人,那这个人毕竟就是个名声很臭,人缘儿很差的人,会导致更多的人不欢迎他。反过来,也会导致他不欢迎更多的人,并在坚持自我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无疑,邱石就是这样一个被众人给讨厌和排斥了的家伙。要不然,以他的资历和战力,也不至于会被发配到这小广寒宫里来做这个寒牢的牢头儿。

    这样说起来,好像这家伙是遭受了不公平待遇了,众人中有点正义感的人多少都会同情他一下吧。但事实上却不是,因为这家伙到了冷月寒牢之后,因为遭受了这样的不公平待遇,他变得更加死板了起来。

    而且,他这种死板,简直到了完全不通情理,吹着尘土找裂纹儿故意与人为难的地步,令很多因为探望关禁闭和服刑的亲友而不得不与之打交道,不得不忍受他的审问、盘查、刻意刁难的人,对他的印象从仅仅是反感,转为痛恨。从而,更加将他给当成了自己不喜欢的人物。到处地宣传他的恶行,贬低他的人品。

    终于,在他自己和大家的共同努力下,他成为了冷月宫的名人,一个人人都不愿与之发生任何的生活交集的名人。

    所以,那名看守才特意以他今夜值守这个信息来讨好冷泠弦,而冷泠弦本人听到这人的名字,才不由地皱了一下眉头。

    她的这一皱眉的动作非常的轻微,但却逃不过王落辰的神识感知。因而当冷泠弦走进寒牢的大门,紧随其后的隐形人王落辰,便以意念向她问道:“师妹,那个邱石是不是有些麻烦?要不要我去解决掉?”

    “师兄,你怎么可以有这样的念头?你可别忘了人家的身份,即便人家帮你,可人家也不希望自己的同门受到伤害的。”冷泠弦收到他这意念,吃了一惊,赶紧小声儿告诉他不要伤害自己的同门。

    “哈哈,师妹,你想错了。我所说的解决,不是要把他怎么样,只是去将他给搞得昏睡,让你待会儿好轻松过关。”王落辰笑着向她解释说。

    “师兄真有这样的手段?那倒是挺好。免得待会儿被这家伙给刁难。因为,要知道,毕竟我们手里仅仅只有令牌,并没有我祖母的手令。若是他以这为借口不让咱们进去,是他占理,咱们也拿他没辙的。”

    冷泠弦所担心的没错,因为按照冷月寒牢的规矩,探视和提审犯人,的确有这样的规定。

    若是一向不会与人通融的邱石真的以此为借口,不给她这个少宫主面子,不让她进去,她只能是干瞪眼,拿他毫无办法的。

    因而,当她听到王落辰说有办法让他昏睡,不来干涉自己,当然心里十分高兴了。

    “哦,那真要这样的话,我还真得去走这一遭呢。师妹,你且慢慢走着,让我先去撂倒了他。”王落辰听了冷泠弦这话,心里更加坚定了要扫除邱石这个障碍的决心。

    “嗯,师兄,你去吧。万事小心,尤其是不要轻敌。这邱石别看职位不高,战力据说不低的,大概已到武帝级。”冷泠弦点了点头,同意了王落辰的办法,并提醒他对方实力不弱,要他小心。

    “知道了,我会小心的。”王落辰应了一声,将身体靠在一旁,神识离体,向着寒牢的值班室飞了过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