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和冰凌虽然坚硬,但却对王落辰的神识构不成阻碍,因而在他的全力施为下,他很快便神不知鬼不觉地接近了关押卓应儿他们的地下室。

    到了那儿的近处之后,他先检查了一下四周,发现并没有防御法阵什么的,便直接穿过墙壁,到了他们近前。

    “哇,这里好凉爽啊。你们可真会找地方。只是,咱们也不能总在这里凉爽吧。如今已是七月底了,再过二十来天,就该到三教大比的日子了。你们打算被人家给押解到擂台上去参加大比吗?”

    见到他们,王落辰心里虽然很心疼他们所受的苦,但还是因为他们的不听话以及不等自己一起行动,而生他们的气。因此,他故意向他们每人发了一道意念,说了几句风凉话儿来挖苦他们。

    “师兄?是你?你怎么来了?都是我不好,是我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当我无意间听到别人说,我的母亲就是冷月宫宫主的女儿冷冰燕,以为自己到这里来寻亲认亲,是不会有事儿的。”

    “谁知,我母亲的娘那个死老太婆,居然如此的冷酷无情,这样的六亲不认。在我自报了身份之后,竟然一点儿亲情也不顾,将我直接就从寒障迷阵中抓到了这里。唉,可怜我,连母亲的面儿也没见着,就失去了自由。想想,我真是蠢啊,居然会幻想人家会认我这个外孙女儿。结果不仅让自己落了个成为人家阶下囚的下场,还连累师兄师姐们跟着我一起受罪。”

    从不示弱的卓应儿在收到他的意念之后,两眼含泪,将自己给骂了一通。

    而沙傲云等人,则跟卓应儿相反,他们没有一个骂自己的,都逮住王落辰一通埋怨,说他只知道在妖精森林逍遥快活,却忘记了五极门这边还有更需要他的人。

    他们这样说自己,王落辰心里这个委屈就甭提了,他气呼呼地冲着他们说:“我哪里逍遥快活了?我在那里可是提着脑袋为了星族的前途命运而努力奋斗啊。哎,对了,说到这个,我就得说赵思雅你这小丫头片子一句了。你说他们埋怨、误会、污蔑我也就算了,可你身为星族族长的千金大小姐,你也跟着他们这样说我,是不是特别没良心啊。呵呵。”

    “师兄,你这样说嘛就不对了。咱们一码归一码,你为了星族出力,我自然要感谢你。可你在我们星族驻地跟飞羽姐姐相好,逍遥快活,乐不思蜀,以至于应儿陷在冷月宫等你来救你都不来这事儿,我总不能也赞成你吧。嘿嘿。”赵思雅坏坏地一笑,替自己辩解道。

    “哦,我说师妹师姐他们怎么跟我通话的时候都那副语气,原来都是你这个长舌的小丫头给挑拨的啊。哈哈,好啊,看待会儿我的本体过来之后,不扭你的耳朵。”

    王落辰被她揭穿了背着沙傲云和吴梦雪所干的风流韵事,不禁脸上一红,收起刚才的理直气壮、一本正经,跟她玩笑了起来。

    “扭我耳朵?哈哈,师兄,依我看,你还是先想想自己的耳朵往哪儿藏吧。”赵思雅将眼睛朝沙傲云和吴梦雪身上各扫了一眼,向王落辰笑着说。

    而听了她这话,沙傲云和吴梦雪两人各自向他狠狠地剜了一眼。

    只这一眼,立刻便让王落辰感觉到两只耳朵有些颤抖。心说,看来这次要有大灾难了啊。

    为什么这样讲?

    因为他自己做了什么,自己心里有数啊。单单一个飞羽就够让他的耳朵受一番苦痛的了如今又多了一个冷泠弦。

    他真担心若是她们两人知道了这事儿之后,会将他的两只耳朵给揪下来当玩具,任意“玩耍”。

    想到这里,他浑身打了个冷战,赶紧嬉皮笑脸地向众人说道:“哈哈,咱们现在处境不妙,哪有心思开这样的玩笑?我看,有什么话呢,咱们还是先从这儿出去再说。”

    王落辰这话得到了秦俊彦的赞同,他说:“师弟,你这话说的很对。但不知师弟你如何救我们出去?要知道,即便你有能耐救我们离开这里,可也不一定能够冲破寒障迷阵啊。那东西很厉害的,我们就是不小心被困在那里面,所以才被他们轻而易举地给抓住的。要不然,就算救不出应儿师妹,我们也不至于全军覆没啊。”

    “是啊,王师弟,你若是没有突破寒障的把握,还是先别救我们了。那样的话,还不如你先回去搬救兵,免得跟我们一起再被人家给抓回来。”说这种晦气话的是善于放马后炮的李英晨。

    听了他这话,王落辰心说,你这家伙,这次不放马后炮了?改当乌鸦嘴,说晦气话了?

    怕他的话真的应验,他赶忙咧着嘴嘿嘿一笑,说:“不会的,绝对不会的。根本就没有这种可能。因为我这次来救你们,可是得到了应儿的表姐,冷月宫的少宫主冷泠弦师妹的帮助的。有她在,什么小广寒宫,什么寒障,统统都不是事儿。所以,你们一定要相信,我绝对可以将你们给救出去。千万不要再说这种晦气话。哈哈。”

    “什么什么?你说什么?冷月宫的少宫主,还什么你的师妹?王落辰,你老实说,你什么时候又认了这个师妹的?还有,她为什么会帮你?是不是你给了她什么好处了?”

    吴梦雪对他身边的女人特别敏感,听他将冷泠弦称为师妹,立刻感到这里面有故事。马上就追问起他和她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师妹,怎么到了这种时候,你居然还有心情怀疑我?唉,你这么说,我只能说你疑心太重了。你想想,我跟她认识才几天啊?我们两个之间怎么可能有什么?人家肯帮咱们,主要还是为了应儿。明白吗?人家是觉得她的表妹应儿可怜,觉得自己家长做得不对。所以才帮咱们的。你啊,千万不要把人家给想歪了。”

    王落辰这时候可不敢将冷泠弦跟自己相好的事儿坦白出来,所以只好发挥自己的强项,向怀疑自己的吴梦雪撒了个谎。

    “师妹,尽管我也不太相信这家伙说的。但我觉得,咱们这时候还是别跟他计较这些了。假如他真跟那个叫冷泠弦的有些什么的话,咱们也只当是他为了救咱们而牺牲了色相吧。对吧,师弟,我说的是真的吧?”

    王落辰的辩白,好像为沙傲云所相信了,她以站在他这一边儿说话的语气,问了他一句。

    “哎,就是。人家,不,不不不,不对。云姐,你别套我啊。我跟她真没什么的。呵呵。唉,算啦,我不跟你们啰嗦了。人家冷少宫主还在外面等我的信儿了,我得赶紧出去跟她会合,好赶快过来救你们。所以,各位亲人,回见了。”

    差点儿被沙傲云给不动声色地套出实话来,王落辰赶紧解释了一句,开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