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好,或许是那些家伙们也和外界的人一样,在这个钟点儿上睡觉。他们在去关押卓应儿他们的冷月寒牢的过程中,并没有遇到那些怪异的“死宅”弟子。

    冷月寒牢位于小广寒宫中透体寒光较为密集的一处玉兔谷中。是一栋完全由水晶建成的建筑。

    它本来的用途,是用来炼制某种丹药和培植广寒桂的丹房加育种基地。后来,随着广寒桂在小广寒宫的分布越来越广泛,而丹药又被别的更好的药物所代替,它便因为特殊的地理位置,被改做了冷月宫的监牢。

    而且,因为要看守犯人,以及给到冷月宫来修炼和出差的弟子提供住处,在这监牢的周围,又修建了许多住所,使得这所监牢的驻地成了一个小小的冷月宫弟子定居点儿。

    这定居点使得小广寒宫这荒蛮诡异之地有了些许的生气同时,也却给王落辰他们的救援行动增加了不小的难度,让王落辰心中增添了几分担忧。

    “师妹,前面就是玉兔谷了。看着灯火通明的,好像有不少人居住的样子,这情形好像对咱们有些不利啊?”王落辰和冷泠弦到达了玉兔谷的谷口,望着谷中的点点灯火,有些忧心忡忡地说。

    “怎么?师兄你怕了?呵呵。别怕,这里虽说有上千名冷月宫的弟子,但大多数都是痴迷于修炼的武痴,他们一般整天窝在修炼之处不出来,不怎么管闲事儿。只有那一百名左右的冷月寒牢的守卫,才是咱们要考虑的对手。不过呢,有我祖母的令牌在手,加上本少宫主亲自出马,要将应儿妹妹他们从牢里全部提出来,也费不了多少事的。所以说,师兄大可你不必担心。”冷泠弦宽慰他说。

    “话虽如此,但还是小心一些的好,要知道,那些练功的弟子可都是高战力的家伙,万一咱们的行动惊动了他们,他们呼啦一下全出来,可是很不好对付的。所以,不如在咱们进去之前,先让我以神识去探查一下寒牢里面的情况,免得咱们两眼一抹黑地进去,弄出岔子来。”

    事关师妹等人能否脱困,王落辰觉得,还是小心谨慎一些为妙,便提出由自己先去探路。

    “这样也好,只是,师兄你一定要快去快回啊。人家一个人在这儿害怕。”冷泠弦看了看周围那些诡异的寒光说。

    “害怕?那好说,我的神识修为已达清明之境,神识体可以自由分离聚合,我分出大部分去探查,留下一小部分陪你说话好了。只是,因为神识不完整,说话的时候反应会比较迟钝,你要有些耐心才好。”王落辰笑了笑,便将大部分神识分离出来,飘走了。

    “师兄,你好厉害。行,既然这样,那你去吧。只要你留下的本体能陪我说话就好。”冷泠弦点头同意了。

    然后,她就等着王落辰回应自己的话,结果,她等了半天,才听到王落辰的鼻子里哼出一句:“嗯!”

    冷泠弦见了他这反应速度,不禁在他屁股上打了一巴掌说:“这就是你说的可以陪我说话?这就是你说的反应会比较迟钝?你这个坏蛋,骗子,这也太坑了吧。”

    虽然能够通过神识间的信息分享,知道自己的本体在被冷泠弦打屁股,王落辰却顾不得了去跟她多解释了。

    这是因为,一来他们在小广寒宫不能待得太久,免得望月台上的守卫们心生怀疑去报告自己的上级,为他们惹来麻烦;二来,他进入小广寒宫后,感觉这里的透体寒光的威力还是挺厉害的。自己的这般坚韧的身体都感到有些不舒服,师妹师兄他们的身体的坚韧程度不如自己,恐怕更不好受。在这里待久了的话,怕要留下一些隐疾。那样的话,就太不妙了。

    因而,他离开冷泠弦后,一刻也不敢耽误,飞快地穿透许多建筑物,直接到了冷月寒牢的大门前。

    既然是监牢,门前自然少不了警卫。王落辰刚到门口,就发现了两名明岗和四名躲在门前僻静处的暗哨。

    这些站岗放哨的弟子,为了防御透体寒光的伤害,都穿了冷月宫为他们配发的特制衣物,免得在执勤的过程中会被寒光所伤。

    “这些家伙倒是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就是不知道,他们对我的师兄师妹们怎么样,有没有给他们也配发这样的衣物。”

    王落辰心中暗自嘀咕了一句,便在他们的鼻子底下,穿越冷月寒牢的水晶墙,直接到了它的里面。

    到了里面,他发现内部的墙柱什么的也是透明的水晶制成的,所以透体寒光可以毫无障碍地穿透到这建筑的内部。

    “这里的房间挺多的啊,不知师妹他们被关在什么地方呢?不如,还是像上次在艾比斯堡垒那样,侵入这里看守的神识‘问’一下吧。呵呵。”王

    落辰在寒牢的内部穿行了一小会儿,没有见到卓应儿他们的人影儿,便有些不耐烦了,想起了自己曾经用过的获取情报的办法。

    想到就去做。

    他的神识比这监牢里的看守要强大的多,侵入他们的识海并非什么难办之事。于是,他便瞅准一个家伙脱离岗位跑去抽烟,跟其他人不在一块儿,即便被他给侵入也不会被人发现异样的机会,将自己是神识侵入了他的脑袋。

    进入他的脑袋之后,他首先切断了这人神识对身体的控制权,接着便用法阵将他的神识给拘禁了起来。然后,便深入他的神识里面,找寻自己想要的信息。

    不过,令人遗憾的是,这个家伙虽然见过卓应儿他们从这里被押解进寒牢的深处,但却并不知道他们的确切位置。因而,王落辰无法从他这里得到卓应儿等人关押之处的准确信息。

    然而,这也不能说完全没有收获。毕竟,通过分析他的记忆,王落辰可以看出卓应儿等人被押解的路线。

    这等于是说,这人虽然不知道,但离他不远处的下一个人,很可能是知道的。至少,那人肯定是比他知道的更多。

    确认了这一点,王落辰没有再在这个家伙身上浪费时间,他从他脑袋了脱离,飞向了比他更接近卓应儿他们关押之地的下一个人。

    就这样,经过几次对他们的神识入侵,王落辰掌握了师妹他们被关押之地的准确位置。

    那里,是这建筑的地下室,一处因为被透体寒光常年照射,结满了冰凌的地方。

    透过透明的水晶地面和冰凌,王落辰看到,自己的师兄师姐师妹等人,正盘坐在房间里,表情痛苦地抵抗着透体寒光地侵袭。

    此情此景,令他的心中一痛,当即便加快了向他们那边穿越的速度。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