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冷冰燕这样说自己,王落辰立马就猜到她的用意,他笑着向冷冰燕说:“卓伯母说的没错,是我不好,一时被师妹的美貌给迷得失了分寸,做了不好的事情。不过,伯母啊,事情已经都这样了,弦儿又有不得不离开的理由,您就别反对她跟我走了。而且,据她说,若是咱们不带她走,她就会去告发咱们的。”

    说着话,他冲冷泠弦挤了挤眼睛。冷泠弦也是聪明孩子,听他这样说,又瞧见了他的暗示,便向姑姑冷冰燕说:“师兄说的对。为了我的未来,我说什么也要跟他走。不然,我就,我就豁出去了,去告发你们,然后和你们同归于尽。”

    “行啦行啦,你这傻丫头。真是没有半点心眼儿,他说什么你都随着。看他将来若对你不好,你怎么办。好啦,话既然已经说到这份儿上了,姑姑若是再说什么,倒显得姑姑是破坏你们幸福的恶人了。算啦,什么也别说了。喏,这是令牌和法门,你们带上,去救应儿吧。”

    冷冰燕由自己怀中拿出一块刻着“冷月无痕”四个字的圆形金属令牌和一块好似弯月的透明晶石,递到冷泠弦的手里,表明了自己对他们这事儿的最终态度。

    “姑姑,你把东西给我是什么意思?不是说好了你去救我表妹的吗?难道你又不去了?”冷泠弦看着自己手里的东西,一脸疑惑地向冷冰燕问道。

    “对,我不去了。原先是打算我亲自去的,可那时候不是没有你的参与,我不去不行吗?可现在不同了,你加入了进来。以你少宫主的身份,完全可以代替那我这个武功被封的人了。因此,我就不用去了,免得到时候会成为你们的累赘。”冷冰燕将自己不去的原因向他们两个做出了说明。

    她说的有些道理。他们现在是要去救人,跟冷月宫的人起冲突的可能性极大。冷冰燕现在功力被封,不能御敌,反而还得要人保护,她去的话,的确不如冷泠弦更有用处。

    因此,王落辰和冷泠弦都同意了她的决定,向她辞别了。径直去了冷月宫中心的小广寒宫入口,冷无痕的居所月桂宫旁边的一处观景高台望月台上。

    高台是冷月宫的制高点,因而要想上去,就必须得先攀爬一段长达两百一十二级的台阶。

    这样的地方,你可以设想一下,绝对是易守难攻之处,若没有令牌,别说进入小广寒宫救人,就是想冲上这台阶去,恐怕都不怎么容易。

    王落辰眼望直通高台的台阶以及台阶两边值守的数十名冷月宫弟子,心里暗暗庆幸这次能够得到冷冰燕和冷泠弦的帮忙。不然的话,以他的实力,是绝无救出师妹他们的可能的。

    他边想边跟随手持令牌的冷泠弦拾级而上,很快就到了灯火通明的高台之上。

    高台大约上百米见方,中间有一小亭,亭上挂着镌刻着古字“望月”的牌匾。亭中间,则立着一尊衣带飘飞,宛若仙子的女子雕像。

    那女子虽然只是一尊雕像,但面容却美的令人惊叹。情不自禁地就会寻思,若是这女子不是玉石雕像,而是一个大活人,其美丽程度该是多么的不可思议呢?

    “这应该便是冷月宫的祖师嫦娥仙子古冷月了。果然如传说中的一样,美绝天下。唉,可惜早出生了数千年,不然的话,我王落辰定然要跟后羿、元化极、左秋明竞争一下。”

    王落辰盯着古冷月的雕像看了又看,心中生出男人对女人的征服欲。

    而他的师妹,冷泠弦却没那闲工夫儿多看自己的祖师长啥样儿,她正向守卫小广寒宫的弟子解释自己为什么这会儿来这里。

    只见,她捂着自己的小腹,一脸痛苦地向他们说:“师兄,因我肚子疼,需要吃些新鲜的广寒桂,所以特别向宫主要了令牌和法阵的法门,要进禁地一趟。请师兄验看令牌,予以放行。”

    她用一只手捂着肚子,用另一只手递过去令牌。

    或许因为她身份特殊,那两名亭中的弟子并没有接她递过去的令牌。他们只是用眼睛瞟了一眼,便说:“师妹既然需要的紧急,那就赶快进去吧。早采了广寒桂,也好早一点儿缓解痛苦。”

    冷泠弦听他们这样说,向他们点头称谢了,便将那如弯月一样的法门举起,对着古冷月的雕像以一种古老的语言一阵唱诵。

    但只见,随着她的唱诵,她手中的那轮弯月骤然射出一道光华,将古冷月的雕像给笼罩了起来。片刻,古冷月那用玉石雕刻而成的身躯便如神佛一样,释放出万道光芒。

    那光芒将整座小亭和冷泠弦都罩住。刹那间,光芒闪动,她就消失了。

    “哎,师兄,你有没有看出刚才师妹消失的时候,光芒好像比平常明亮?”守亭子的人中,左边那个向右边那个问道。

    “有吗?没注意啊。你看错了吧?再说了,亮就亮呗。又没什么特别的。何况,退一万步讲,即便是有什么异常。不是还有师妹顶着了吗?与咱们何干?”

    右边那人好像比左边那人聪明,听他询问,立刻采取了模糊策略回答了他。并且,顺便还教了他一个,万一有事发生,可以完全撇清自己的方法。

    左边那人一想,也是啊,冷泠弦是冷家的人,是他们的主子。怎么说也比自己这外人地位高,真有什么事儿,自己推到她身上,还怕她担不起?

    就这样,王落辰跟随冷泠弦进入小广寒宫时,法阵所表现出的一点异常,便被这两个颇为油滑的守门人给自动忽略了。

    他们这里如何,冷泠弦和王落辰才不管呢。因为,他们知道,就算这两个家伙会有所怀疑,由于他们手里没有进出小广寒宫的法门,也是奈何不了他们的。

    因此,他们进入小广寒宫后,只管走自己的路,干自己要干的事儿。

    小广寒宫的名字虽说是叫“宫”,但其实这里面却没有一点宫的样子。而是一处显得十分荒凉和空旷的所在。

    蓝色的透体寒光不断地乱窜,将这个约莫方圆数十公里的小世界映照的光怪陆离,气氛诡异。

    在这样的环境中,人的眼睛不太好用,对于周围一切的分辨能力十分微弱。

    这时候,王落辰的作用就显现出来了。一进到这里,他立刻就将神识放出,分散在自己和冷泠弦的周围,探查环境,负责警戒。

    警戒什么?当然是警戒常年在这小广寒宫里值守并修炼的那些冷月宫的高战弟子了?

    据冷冰燕将,一般来说,外面来人,他们中的好事者,一般都会过来盘问一番,刷一下存在感的。

    这些人因常年宅在这诡异的小广寒宫里,难免性格会有些怪异,若是被他们问出什么破绽,难免会有些麻烦。因而,他们得小心一些,防备他们突然冒出来,弄他们个措手不及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