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身以后,冷泠弦以为就能跟王落辰一样,不能被别人看到了。所以,她便想搞个恶作剧,趁机戏弄一下自己的师兄。然而,她很快就发现,自己失算了。

    因为,她才刚靠近王落辰,就被王落辰给拦腰抱住了。

    “噢,师兄,你骗人,你的隐身衣根本就没用。”冷泠弦被他抱住以后,挣扎着说道。

    “小傻瓜,不是我的隐身衣没用,而是我有可以不借助眼睛也能够感知周围事物的能力。”

    王落辰以神识向传递了一道意念,然后伸手揭开她头上的帽子,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口说道。

    “神识?这是神识吧?师兄,你的神识好强大。怪不得你可发现我呢。”冷泠弦恍然大悟地说。

    “所以,若是没有屏蔽神识的方法,即便穿上了隐身衣,也是会被人家给发现的。幸好呢,师兄除了隐身衣,还有隐蔽神识的方法的。因此,今晚我穿上这件隐身衣随同你和卓伯母一起去小广寒宫,别人是绝对发现不了我的。”王落辰有些得意的说。

    “隐蔽神识的方法?那是什么?”冷泠弦好奇地问。

    “这个嘛,是一件师兄我偶然得到的宝贝,叫匿立方。可以将我的神识完全隐藏起来,让别人发现不了我。”王落辰解释了一下自己的藏匿神识的宝贝,满足了一下她的好奇心。

    “师兄,你真是个幸运的家伙,身上居然拥有这样隐匿行踪的宝贝。人家原先还担心在解救应儿他们的时候,会被人家发现呢。但听你这样一说,人家的担心完全没有了。既然这样,那咱们就可以放心大胆地去救他们了。事不宜迟,不如现在就走吧。”冷泠弦听说他真有这样的宝贝,心里顿时安心了很多,便催促他展开行动。

    “师妹,不能这样去。咱们还得在这房间里布置一个假象,一个给别人造成我一夜都没有离开过房间的假象。呵呵。这样的话,即便咱们今晚的行动会失败,我也可以成为不被人家怀疑的对象不是?”

    王落辰跟她这样说着,就将隐身衣穿上,让冷泠弦假装是她一个人走出房间,而他并没有跟她一块儿出去的假象。

    冷泠弦照他的意思,开门走出了房间,回头对着空无一人的屋子说:“师兄,天不早了,早点儿休息。”

    然后,她就为他关上了门。而在她把门关好之后,王落辰便以复仇法阵将灯熄灭,并将门从里面拴上了。

    做好这一切,两人一明一暗,离开了王落辰的住处。

    不用说,他们此行的目的地,正是冷冰燕的小楼。

    以正常的速度走了约莫十几分钟,两人便到了地方。冷冰燕的屋子里还亮着灯,门也没有栓,他们两人直接就推门走了进去。

    而此时,因为他们两个来得早了,冷冰燕却并没有在房间。王落辰知道,她必定是按照约定的,装作跟自己的母亲拉家常,去盗取她的令牌和进出小广寒宫的法门去了。

    到这会儿没有回来,定然是还没有得手。两人看看计时的晶石钟,发现离约定的子时还有段时间,便耐心地等待起来。

    等了好大一会儿,就在两人都有些着急,打算去帮她的时候,冷冰燕满脸喜色的回来了。

    但一进门,发现坐在房间里等着自己的不是王落辰,而是自己的侄女儿冷泠弦,不禁大吃一惊,变了脸色。

    正欲问她来干什么,王落辰的意念却先到了她的脑海中:“卓伯母不必惊讶,我已经向她表明身份,弦儿已经知道了一切。”

    “姑姑,你的嘴巴好严啊。应儿表妹出了事,你都不说告诉人家。我若知道,怎么着也得为营救表妹出分力啊。”就在她惊讶之际,冷泠弦嘴里假装埋怨着她,向她迎了过来。

    “弦儿,姑姑也是听你师兄说了,才知道的。而且,那时他没有向你表明身份,我更是不知道你的态度。我不敢告诉你啊。况且,就算你知道了有又能怎么样呢?去为你师妹向你祖母和爹娘他们求情吗?管用吗?恐怕他们根本就不会听你的吧。”冷冰燕笑了笑,一脸无奈地说。

    “我也知道不管用,所以我根本就没有打算过要去求他们。姑姑,跟你实话说了吧。我要和你一起去救应儿妹妹,并且,在救出她之后,跟你们一起离开冷月宫。”怕她不让自己跟去救人,冷泠弦将自己的打算,全部告诉了她。

    “什么?弦儿,你怎么可以这样做?你就不怕你父母和你祖母他们伤心吗?”起先,冷冰燕听她说要去就应儿,倒是没有反对,但当她说自己在救出表妹之后,要跟他们一块儿离开的时候,她立刻表示不同意。

    “怕他们伤心?他们会伤心吗?您又不是不知道,我的祖母是什么样的想法。而我的父母,在她的面前是怎样的唯唯诺诺,即便为了自己的女儿,他们也不敢违拗她的意思。可他们想过没有,他们那样做,我心里是什么感受?所以,我必须要为自己的幸福打算。而且,而且,姑姑,我已经是我师兄的人了。除了他,我谁也不会嫁了。”

    说到最后,冷泠弦脸上露出一抹红晕,将自己必须要跟着王落辰离开的理由直接告诉了冷冰燕,免得她反对自己的决定。

    “什么?你说什么?你已经是他的人了?我是不是领悟错了你的意思?”冷冰燕以为自己听错了,向冷泠弦询问,见她点头,她生气了,“胡闹,你,你这样做也太草率了吧。还有王落辰,哎,王落辰呢?他在哪儿?快让他出来见我。”

    人生大事,不同任何人商量,说把身子给人家就给了,冷冰燕当然会生气了。她厉声训斥了冷泠弦一句,紧接着又把矛头指向了这件事的另外一个责任人,王落辰。

    见她发怒,王落辰不敢怠慢,赶紧脱掉隐身衣,嬉皮笑脸地显露出自己的身形,对她说道:“卓伯母,事情发生的有点突然,容不得我多做思考。还请您原谅。不过,您放心,我对师妹的心,就像她对我的一样真诚,我会一辈子都对她好的。”

    “姑姑,这事儿不能怪师兄。是我强迫他的。我跟他说,如果不要了我的身子,我就去告发他,他没办法才……”王落辰话音刚落,冷泠弦却马上主动将错儿揽在了自己身上。

    “什么?弦儿,这样的话你也说得出口?不过,你别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信你。依我看,这事儿八成还是王落辰这小子的错儿。是他用强,你才从了他的。王落辰,你说,是不是?”

    冷冰燕看王落辰一副不老实的样子,怎么也不肯相信冷泠弦的话。

    再说,自己侄女儿跟他发生了这样的事儿,作为女方的家长,出于替她的将来考虑,怎么样也得先给男方捏个不是当把柄攥着啊。省得万一他将来对自己侄女不好,没个替自己侄女主持公道的由头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