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出现的变化,让王落辰一阵紧张,赶紧以神识打出法阵,将五彩轮盘给包裹了起来。

    包裹好了之后,他便企图以神识去控制那闯祸的阴之元力,将它剔除出自己的丹田。却在此时发现,自己怎么也找不到它的踪迹了。

    “它去哪儿了?”王落辰纳闷儿了,喃喃自语,“莫不是已经被轮盘给吸收了?”

    正在狐疑,却发现飞速旋转的五彩轮盘中的那尾黑鱼突然亮了一下,然后便分出三道光去了最外圈儿的坎位、乾位和兑位这轮齿,令这三个轮齿光芒大盛。

    随即,它们的光引起五彩轮盘之上那一团元气旋涡的转动。

    随着元气旋涡的转动,王落辰只觉丹田中产生一股吸力,将天地间的元力往自己的百会穴汇聚、灌注,并循着经脉进入了丹田。

    天地间的元力所混杂而成的元气被丹田中的白色气旋卷了进去,刹那间便是一阵电闪雷鸣。

    像长蛇或树枝一样的闪电,劈向五彩轮盘。

    五彩轮盘好像勇敢的战士,毫不畏惧这闪电,它任凭那闪电落在身上,然后将它们全部吸收。

    随着那些闪电被吸收,五彩轮盘的八个轮齿中的离位、巽位和震位这三个阳性的轮齿,全部亮了起来。

    就在这青红两色的轮齿亮起的同时,阴阳鱼中的那条白鱼,也亮了起来。因为补充了能量,双鱼互相绕转的速度更快。渐渐地,整个轮盘上的颜色便逐渐变得模糊,只剩下黑白两色。五彩轮盘,幻化成了黑白两色的光盘。

    光盘飞速旋转,将其中蕴含的能量搅拌的无比均匀。

    终于,在所有的能量都获得了平衡之后,它骤然停止了转动,重新显露出五彩轮盘本来的样子。

    王落辰看着重新安静下来的五彩轮盘,细细回想了一下刚才的过程,不禁开悟了。

    原来,五彩轮盘之上的代表世界八种不同元素和能量的八卦轮齿,除了有五行之别外,还有阴阳之分。

    它们不仅可以将吸收的能量转化为五行也可以转化为阴阳。而且,更为神奇的是,在五彩轮盘上,这种吸收转化的过程不光可以由外向里进行,也可以反过来,由里向外进行。

    也就是说,只要最终能够达到轮盘上阴阳、五行、和八卦等各种力量的平衡,你怎么玩儿都没事儿。

    这一领悟,让王落辰乐坏了。因为,五彩轮盘能够这样玩儿的话,就意味着他不仅可以修行五极化极归元神功,也可以修炼冷月阴功,甚至烈阳神功啊。

    明白了这一点,王落辰大喜过望,立刻将记载着烈阳神功的册子也翻看了一遍,利用他超强的记忆能力将册子上的内容完全记下来,便按照上面的功法要求,试炼了一下。

    果然如他所想的那样,利用烈阳神功的功法,将阳之元力吸入丹田后,五彩轮盘所产生的反应与将吸入阴之元力后的一样。所不同的只是,这次轮盘上面先亮起的是白鱼和震、巽、离三个轮齿而已。

    “我的猜测果然没有错。哈哈。哎,既然五彩轮盘可以吸收阴之元力和阳之元力,并将其在五彩轮盘上平衡。那么进一步讲,它是不是可以直接将两种元力一块吸入丹田,然后让五彩轮盘一块吸收,直接平衡呢?反正时间还早,要不试试?”

    王落辰在试炼过烈阳神功后,根据两种元力在五彩轮盘上能够被平衡的现象,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

    想到便去做。反正他的神识够强大,可以控制吸入身体元力的多少和其走向,并不惧怕会出现练功上的偏差。

    于是,他再次闭上眼睛,同时运行起冷月宫和炽日教的冷月阴功和烈阳神功。

    不练不知道,一练吓一跳。

    他没有想到,两种功法所诱导进体内的元力,在被他以神识灌注到五彩轮盘上后,竟然显得那么的和谐。

    随着这两股力量的灌注,五彩轮盘的阴阳双鱼同时绕转,同时发出光芒,同时将自己所转化的力量向轮盘的六个轮齿传送。半点不和谐之处都没有。

    王落辰看到这一幕,心里不禁由衷地佩服自己够聪明,能够想出这样的办法,将冷月阴功和烈阳神功整合到一起。

    “好吧,既然功法可以整合。那么,以后我在修炼五极化极归元神功的同时,便连这两种功法一起练了吧。人家不是常说吗,技不压身。世界上的坏人那么多,那么强,多学点儿本事绝不是坏事。”

    王落辰这样算计着,又合练了一会儿这两种功法,然后就结束了今晚的参悟,琢磨起去救师妹还有哪些工作要做。

    “如今要救的名单上又多了一个弦儿师妹,我肩上的担子更重了。唉,这样的话,今晚的行动更是马虎不得了。我还真的得想想还有什么要准备的呢。”

    王落辰边这样想着,边以神识在自己的音灵石中翻找对自己有用的东西。翻着翻着,他就找到了自己当时从铁人地狱第四级训练室的铁人身上所盗取的那些隐形金属。

    这些金属,具有隐形作用。当初他盗取时就想着利用它来为自己做一件隐身衣的。但由于后来去救墨可,一直都没有闲空儿让他造出这件衣物来,便将这材料给搁置了起来。

    如今看到它,想到它的妙用和自己当前所面临的环境及所要干的事儿,王落辰不禁心中一喜。

    “太好了,去救师妹他们,必须得秘密行事,正是需要一件隐身衣的时候。哈哈,这真是天助我也。”

    王落辰暗自欢喜,以神识将隐身金属从音灵石中取了出来,然后,用法阵使它悬浮在空中,准备对其进行加工。

    他由丹田中调取出一丝火元力,打在那金属上,将它给慢慢地熔化,随即便在其中打入一道可以控制物体的复仇法阵,控制它的形态。

    接着,他以神识控制着复仇法阵,让它带着那金属不断地延展拉伸,最后变成了一件肥大的带兜帽儿的袍子。

    这件袍子,完全由金属制成,但却既不沉重也不僵硬。

    因为,由于王落辰的神识够强大,他在将那块金属制成隐身衣的过程中,以法阵将金属摊得无限薄,薄到比金匠制造出的金箔还要薄。

    这样的薄度,堪比单薄的丝绸,自然可以随着人的身体随意变形了。又因为摊得够薄,所用的材料有限。同样的,便也谈不上有多少分量了。

    因此,这件隐身衣,穿在身上真的是又柔软又舒适,非常的实用。

    王落辰十分喜爱,待它冷却后,便马上穿在了身上,试一下它的效果。

    “梆梆”

    他刚穿上,门口就传来了敲门声,他以神识感知了一下,原来是自己的师妹冷泠弦来了。

    他不禁心中暗道,来得正好,正好可以试试我这件儿隐身衣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