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冷泠弦的事儿,是他不对,他无话可说,只能以吃饭掩饰自己的尴尬。(书=-屋*0小-}说-+网)

    见他这样儿,料想他必定是已然知错,他和冷泠弦的事情又已经无法改变,冷冰燕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她也只能是招呼着自己的侄女儿吃饭。

    王落辰和冷冰燕各怀心事,唯有冷泠弦因为沉浸在新编织的美梦中,心情十分愉悦,跟他们两个巴拉巴拉地说个不停。

    两人为了不让她起疑,对她的话,时不时的也回应上一两句。

    除此以外,在这中间,王落辰也以神识向冷冰燕问了一下解救卓应儿的事儿。

    冷冰燕暗示王落辰,她准备今晚就行动,只是关于进入小广寒宫的借口,还没有想好。

    说到这个,王落辰倒是替她想了一个,他告诉冷冰燕:“卓伯母,您不是没有想好借口吗?我听说小广寒宫中有一种对女性特别有益处的特产。我觉得您可以利用采广寒桂这个借口,骗过入口的守卫。”

    他的这个主意,是让冷冰燕向人谎称自己月事来了,痛经,要进小广寒宫采摘广寒桂以缓解自己的症状。

    听上去倒是很合理,只是有些令人羞于启齿。

    冷冰燕听了,脸一红,不禁白了他一眼。但细想一下,也觉得没有比这更合适的借口了,就偷偷点了点头,同意了他的这个提议。

    “那伯母,我们几时行动呢?”王落辰问。

    冷冰燕算了一下自己去偷母亲令牌所需花费的时间,便暗暗向他伸出了三根手指,告诉他三更时分,到她的住处来。

    就这样,饭吃完了,解救卓应儿的事儿也给确定下来了。

    饭后,冷泠弦说要回去小憩,王落辰只好向冷冰燕告别,陪着她离开。

    离开冷冰燕的住处,冷泠弦说:“师兄,我怎么感觉姑姑对咱们两个人的事儿不怎么看好呢?你看,我告诉了她咱们的事儿,她都没有祝福咱们。”

    “呵呵,弦儿,你想多了吧?我觉得圣姑只是因为没想到咱们会这么快就走到一起,觉得突然,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罢了。等她心里逐渐接受了这个事实,她会祝福咱们的。”

    王落辰没想到冷泠弦这么敏感,居然连自己姑姑隐藏的情感都可以感觉得出来,连忙劝说她不要多想,以替冷冰燕掩饰。

    被他这样一说,冷泠弦没有再深究自己姑姑的想法,转而对他说:“嗯,也许吧。算啦,不想她了。师兄,我看你刚才吃的红烧肉挺多的,这会儿觉没觉得腹中不适?要不,你随我去我那儿喝茶吧。我那里有祖母送我的啸天剑毫,清口解油腻,正适合你喝。”

    “这个嘛,你的闺阁,我去恐怕不合适吧?万一让你爹娘看见。说不定会产生怀疑的。”

    王落辰觉得自己今晚就要和冷冰燕去救师妹他们了,如果成功,肯定当夜就得离开。那样的话,他跟冷泠弦的这场恋爱,或许就会自此结束掉了。

    有此想法,他自然是不愿再跟她多做接触,以免她越陷越深,分手的时候更加伤心。

    但其实呢,他也不想想,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了才想起不要让她伤心的事儿,不是已经晚了吗?

    而且,他们俩已经发展到这一步,事情早已超出他的控制。毕竟,这里是冷泠弦的主场,她不可能按照他给她划好的路线走啊。

    果然,听他这样说,冷泠弦撅起嘴,扭了扭身子,不高兴的说:“师兄,你是不是并非真心喜欢我啊?要不然为什么非要找这种借口拒绝人家?在这冷月宫里,有谁不知道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大白天的我邀请你去我的住处坐一坐,喝喝茶,有谁会多想?就是我爹娘,他们恐怕也没那么多心吧?”

    “这,听你这语气,好像我不去还不行了?唉,那好吧,我去,我去还不行吗?”

    王落辰这时候才明白,原来师妹刚才的邀请并不是跟自己商量,而是她为自己做出的安排,而且是不能不迁就她的安排。只好摇了摇头,答应了。

    冷泠弦见他答应了,才转怒为喜,向他说道:“早这么说不就完了吗?害人家多费唇舌。走吧!人家好心请你喝茶,你还不答应,哪有这样的道理……”

    就这样,冷泠弦一边因为这事儿数落着他,一边将他给领到了自己的住处。

    她这里是一处带花园儿的小楼,里面也有专门的做杂役的女弟子。她一回来,便吩咐她们给两个每人沏上一杯啸天剑毫茶

    两人在一楼客厅的茶几边的藤椅上坐下,冷泠弦指了指自己的客厅说:“师兄,我的住处布置的还可以吧?”

    “不错,是你自己布置的吗?”经她一问,王落辰环视了一眼室内的画屏,花架和家居摆设,对此没什么研究的他,随口赞了一句,然后问道。

    “当然啦,这些冷香花,还有这盆儿相思萝,都是我亲手培植的。这些画呢,也是我自己画的。你看,好不好看?”她指着屋子里的花花草草,还有画屏上那副踏雪寻梅图,向王落辰介绍说。

    “真的?这画儿也是你画的?真没想到,师妹你还会画画呢,真是个才女。”王落辰也不懂得欣赏画儿,他不敢乱夸赞她的画技,只能夸她本人。

    “呵呵,我学艺不精,画得并不好,只是画给自己看罢了。哦,师兄,我还会弹琴,要不要我给你弹奏一曲?”

    冷泠弦不细究他懂不懂画儿,她光为师兄夸奖她的那一句“真是个才女”而高兴不已了。而且,因为他的夸奖让她有些飘飘然,她还向他炫耀起自己回弹琴的事儿,并因为心里高兴,要立刻为他弹奏一曲。

    “还会弹琴?呀,师妹,你怎么会这么多才艺?说实在的,我还真没有听过古琴的声音呢,若是你不嫌劳累,就请为我弹奏一曲好了。”王落辰吃惊于他的多才多艺,并且因为没有听过古琴古曲,请她为自己当场秀一下琴艺。

    这时,他们的茶已经被人给送过来了。

    冷泠弦让那名女弟子将茶放下,然后吩咐她不必在这里侍候,便用托盘端了茶杯,对王落辰说:“师兄,琴在我房间的屋里,你想听,就随我一块儿上楼,边喝茶边听我弹奏吧。”

    楼上是她的闺房,也就是起居室。按说为了避免别人非议他们两人的关系,王落辰是不应该跟着她上去的。但因为要听她弹琴,他就没有想那么多,她一让,他便直接跟着她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