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去吃午饭,却没有回王落辰的住处,也没有随着门中的弟子门去吃大锅饭,而是再次去了冷冰燕那里。

    之所以去她那儿,一来是因为她那里有独立的厨房和专门的厨师,饭菜好吃。二来,是为了热闹。

    巧的是,两人赶到时,冷冰燕正好要开饭呢。因而,他们一进门,就闻到了饭菜香。

    肚子也饿了的冷泠弦闻到饭菜香味儿,马上冲到了饭桌旁,留着口水向冷冰燕说:“姑姑,您是不是算准了我们要来,专门做好饭菜在等我们啊?”

    “也不是算准了,而是今天早上起来听喜鹊儿喳喳叫,觉得今天要么有喜事儿,要么有客到,便想到了或许你们还会来,就特意让厨房多做了两个菜,防备着你们。哈哈。”冷冰燕看着冷泠弦欢乐的样子,笑盈盈地说道。

    “姑姑,您真是活神仙。一只喜鹊的叫声就能让您做出预测来,而且还测的这么准。我真有喜事要告诉你的。”说着,她就张开双臂搂抱住她姑妈,在她耳畔亲昵地耳语了一番。

    “真的?”

    冷冰燕听了她的话,笑着问了她一句。然后将目光越过她,投向了王落辰。然而,跟她脸上的喜悦不协调的是,她望向王落辰的目光里,却充满了深深的责备。

    这责备让王落辰明白,冷泠弦在刚才跟她的那番耳语中,必定是将自己和她的事儿告诉了她最亲近和最信任的姑姑了。

    王落辰不禁耸了耸肩,脸上露出一丝歉意,然后以神识向她说道:“没办法,一切超出了我的预料和控制。我也不想的,可无奈的是自己骗不了自己,也躲不过弦儿的热情。所以,就……”

    冷冰燕听了这话,眼神里的责备稍微淡了一些。况且,她也无法在冷泠弦的面前表现出太多不悦和担忧。

    因为,冷泠弦在她发出那声问询之后,已经跑到王落辰身边将他拖到了她的面前,让她不敢显露自己的真实感情,免得冷泠弦怀疑到什么。

    于是,她只能是看着冷泠弦抱着王落辰的胳膊,头倚靠在他的肩头,用两人这中亲昵的动作,向她这个姑姑表明,她说的都是真的。

    “这么说,你们两个刚刚认识两天的小年轻,就这么好上了?你父母知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态度?还有你祖母,你有没有告诉她?她又是什么态度?”冷冰燕望着他们俩,问出了一串儿问题。

    “姑姑,他们都还不知道呢。您是第一个知道的,因为我觉得你肯定是会支持我的,所以我不用瞒你。至于他们,我暂时不想告诉他们。免得他们唧唧歪歪唠唠叨叨地说一大堆什么要慎重,不要儿戏,要仔细考察考察之类的话出来。虽然,我不怕他们说,并且本人也不打算听他们的话,可我不想因此跟他们争吵,伤了和气。”冷泠弦笑嘻嘻地回答她。

    这个回答,显示出她对自己的事情早做好了打算,让原本还想劝劝她的冷冰燕,放弃了这种念头。

    她只是苦笑了一下,在侄女儿的额头上戳了一指头说:“你这鬼丫头,你这样说就明摆着说是你自己铁了心要跟这小子好了。只是,我不明白的是,你为什么就那么确信,我一定会支持你,而将这个决定第一个就告诉我呢?”

    “呵呵,姑姑,那还用问吗?想当初您可是不顾所有人的反对,义无反顾地嫁给我姑父卓不群的冷家叛逆啊。所以,您怎么可能会跟他们一样反对我和师兄好呢?对不对啊,姑姑?”

    原来,这便是冷泠弦的理由,认为自己的姑姑跟自己一样,是个为了爱可以与全世界对抗的人。

    她料定她应该是可以理解自己当前的想法和决定的,所以才把自己跟王落辰好上的事情,率先告诉她,以获得她的支持。

    “你这丫头,倒是会翻黄历。哈哈。好啦,既然你都把话说到这份儿上了,姑姑还能说什么?放心吧,只要你不后悔,姑姑一定会支持你们的。不过呢,你也应该要明白,以姑姑如今的实力和地位,能给予你们的支持,肯定是比较无力的。所以,一切还得靠你们自己的。”

    她笑着,将两人让到饭桌旁,让他们坐下吃饭,然后说了说自己的态度。

    “姑姑,您只要说支持我就行,其他的人你不用多想。因为,按照我的想法,我武师兄这么优秀,在冷月宫待上一年半载的,肯定会有所成就的。等他慢慢在众人中建立了威信,有了地位,我再宣布我跟他的事,想来祖母他们是没有理由反对的。”冷泠弦给王落辰和姑姑盛饭,顺便也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你这丫头倒是精明,只是……”冷冰燕自然是想说,只是你的武师兄恐怕不会如你打算的那样会在冷月宫待那么久。但她马上想到这话是不能说的,便改口说:“只是你别忘了,你武师兄再怎么努力,他的地位也是比不是炽日教的那个少教主阳晓宇的。我只怕,到时候他们会为了冷月宫和炽日教联盟的稳固,将你的终身幸福给牺牲掉。”

    “他们敢,若是他们敢那样做。我就和师兄私奔。然后,投奔五极门去。反正我姑父不是就在五极门吗?有他在,五极门不会不收留我们吧?”冷泠弦倒是够决绝,听她这话的意思,似乎为了爱人,她什么都敢做。

    当她说过这话,一直没有出声儿的王落辰说话了:“圣姑,师妹,你们不用担心。即便五极门不收留我们,别忘了我的师门在尘世,我们还有尘世可以去的。嘿嘿。”

    “你……”,他这话一出口,冷冰燕忍不住瞪了他一眼,心说,你这小子,原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感情你对怎么将我侄女儿给拐跑的事儿,早有打算了啊。

    然而,对她的这句仅有一个“你”字的话,冷泠弦不理解是什么意思,她忍不住问:“姑姑,你想跟师兄说什么?”

    “哦,没什么,刚才想问他喝酒不喝来着,只说了一个字,脑袋却突然短路,想不起来要说的是什么了。唉,人老了,真是什么都退化了。有时候,明明自己说过的话,也会忘掉的。”她回答着自己的侄女儿,然后又意有所指地说了一句多余的话。

    冷泠弦当然挺不出她这话里的意思,还以为她真的是因为老了,说话不光会突然忘词,还会突然冒出毫不相干的不符合逻辑的话来。

    但王落辰却明白,她最后那句,其实是在数落他,说他说话不算数,明明承诺过的事情,却最终反悔掉了。他不禁脸红了一红,嘿嘿一笑,扒起饭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