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武功莫不同源,都是当初劳九归以各种身份和各种面目,传授给以地球这片星空中各个世界的万民的。

    所谓不同,无非是后来者自行参悟和演变的结果。

    正因如此,冷月宫的修炼要诀和法门,虽然与五极门很多不同之处,但基本的原理还是一样的。无非就是开拓经脉,吸纳元力,在丹田凝聚后,再加以利用。

    所不同者,最主要的还是它所吸收的元力比较特别。

    它不像五极门那样将元力区分的那么清楚,而只是笼统地将五极元力中比较阴柔的水和金两种元力吸收到武者体内,加以利用。

    但别小看这一点的不同。

    正因为这一点的不同,在武者的丹田内,冷月宫和五极门的武者,就要下不同的工夫。

    也就是说,因这一点不同,两派的武者在修炼时便要以所导入的元力,对丹田进行不同的改造,以适合所导入的元力。

    简单一点讲就是,五极门武者在修炼时,导入元力后,需要将丹田分割出五块儿不同的空间,以应五行。

    当然,由于现在五极门的武者所修炼的功法,是元化极根据自己的五极化极归元神功所改造出的简化版,他们即便是在丹田内分割出五块儿,也不全用,而是根据自己的体质,于五者中选用其一。

    但虽用其一,可在丹田中的操作,依旧是按照五行法阵的规则来进行的。

    比如,若是武者修炼的是金元力,便要将金元力存储在与五行中的金元素所对应的坎位。吸入和导出金元力时,都要遵循五行相生相克的原理,走固定的路线。

    而冷月宫的功法则不同,他们也将丹田分割出五个空间,但却是按照阴阳两仪,阴中有阳,阳中有阴的阴阳鱼的图式来进行分割的。尽管,他们只使用其中的阴鱼部分。导入和导出元力,遵循的是阴阳相生的规则。

    说到这里,就要说一下这两种功法为什么要测试被修炼者的体质了。

    从他们的功法中,应该可以看出,依照功法,修炼者都只能捡取阴阳或五行中的某一种元力来使用和凝练。照此方法长期修炼下去,肯定会造成体内的五行平衡和阴阳协调被破坏,从而对武者的身体产生非常不利的影响。

    而要消除这种影响,最好的办法当然是补齐五行或阴阳了。但是,这两种功法做不到这一点。因而,它们只能使用笨办法,就是要求练功者本身就是阴阳失调和五极不全的体质。

    这下就很清楚了,所谓某种体质,并非是说这样体质的武者其体内某种元素特别旺盛,而是说他的体内缺少这种元素,正好可以利用功法来补全。然后,在补全的过程中,不断地利用导入代表这种元素的元力所造成的不平衡,激发出这种元力的力量,对敌攻击。

    以上这些,便是王落辰在听了冷千山所讲授的冷月宫功法的修炼要诀和法门后,经过跟自己所学的五极化极归元神功的对比,所得到的开悟。

    想明白了这一点,他才真正感觉到了元化极的伟大。

    以他这个后来人的目光朝历史深处审视,他隐约可以看出,当初劳九归在各个世界传功,以期将这片星空的智能生命变成他们星族的仆从大军时,必定是在功法上留了一手儿的。免得他欲统治的子民中出现绝世的强者。

    但非常不巧的是,或许是造化弄人,在这些人中竟然出现了元化极这样的才智超绝的人物。

    他居然可以在练功的过程中,看出功法中的不足之处,并依据自己的体质,对其进行了改进和完善,让其变成了当之无愧的神功。以至于,最终使得他本人成为绝无仅有的人类强者。

    这还不算完,王落辰想象,或许随着元化极最终成为战力可以比肩甚而超过劳九归的人物。他不仅成功破坏了劳九归统治世界的计划,甚至还进一步威胁到了星族的安全。所以劳九归才和他成为了好友,并达成了某种协议。然后带着遗憾离开这片星空。

    当然,这不过是王落辰的猜测,具体情况是否如此,还有待于他救出元化极的神识之后,向完整的元化极去进行求证。

    不过,这是以后的事儿,当前别说他不具备这种能力,即便是具备,他现在也抽不开身儿不是?

    当前这一刻,冷月宫的演武厅内,他的师父正在前面教他功法,他正盘腿而坐,非常认真地假装修炼。

    为什么要假装修炼?

    因为他体内已经修炼了元化极的五极化极归元神功,在没有完全搞清楚冷月宫的冷月阴功,跟它有没有冲突之前,他可不敢直接就依着修炼法门进入修炼状态。

    功法相冲,那可是会伤及经脉、脏腑甚至丹田的。

    如果出现那种情况,轻则会让修炼者出现内伤或者残疾,重则很可能会要了人的性命。

    王落辰还没活够。且他的战力现在又不弱,根本不需要急着修炼什么冷月宫的冷月阴功。因而,他才只是假装修炼,并未真正进入练功状态,以敷衍自己师父。

    如此假装了一个时辰,在他琢磨明白了这许多事情之后,冷千山的这第一堂课就结束了。

    王落辰起身向冷千山致谢,并同师兄们告别,就和冷泠弦离开了演武厅。

    离开那儿以后,因为没事儿可干,冷泠弦自然是粘着他,要他陪自己说话,闲逛。

    他呢,刚刚和她建立了恋爱关系,自然是不好意思拒绝她的要求,撇开她独自去参悟刚学的功法有没有和五极化极归元神功结合的可能,或者去参悟由星族宇阵中所得到了母神权杖的奥秘去的。

    因此,就只能陪着她在冷月宫的各处瞎逛,并顺便在风景秀丽,环境清幽地僻静之处,和她亲亲我我。

    而且,他也看得出,冷泠弦好像对这个也比较感兴趣,或者说欢迎。

    她喜欢被他拥抱、抚@摸和亲@吻。或者是因为,初次接触这些男女之间亲昵行为的她,对于由这些接触所产生的美妙感觉也有些迷恋吧。

    然而,实际上,王落辰却是有些不愿的。因为他在这方面已经比她更进了一步,尝到了更美妙的禁果。和她进行这些时,难免会想到从她这里再尝到那果子的滋味儿。

    但他心里却清楚的很,他们才刚刚开始,冷泠弦不比飞羽是来自更开放国度的成熟的外星人女青年,比较放得开,可以跟他做那样的事情。

    她,应该是不会允许自己跟她做那种羞羞的事情的。

    想做又不能做,不免在亲昵的时候饱尝情欲的折磨。这种滋味儿不好受,王落辰自然是想刻意回避了。但很无奈的是,他却回避不了。

    因为,他发现,就算是他不主动,冷泠弦也会在没人的时候,主动**他,让他抱她亲她。

    这让他感觉有些无奈。

    好在,他们早上练了一会子功,又在冷月宫各处瞎逛了一圈儿,花费了不少时间。不知不觉,就该吃午饭了。

    这给了王落辰借口,游玩总不能耽误吃饭吧?

    他说饿了,两人就结束了这次让王落辰感觉有些不太爽快的闲游。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