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冰燕的想法只是大体的、初步的计划,不免有很多漏洞,很多不完善的地方。其中,最主要的是,缺少对突发状况的应变预案。因而,王落辰觉得,必须得在此基础上进行一些修补才行。

    所以,这次见面的余下的时间里,他同冷冰燕就针对这个计划进行了更为深入和细致地谈论。终于,在天亮时分,将计划敲定了下来。

    天色已明,冷月宫的人渐渐苏醒过来,展开自己一天的工作。寂静了一夜的冷月宫,慢慢热闹了起来。

    神识离体太久和受到太多人的干扰,对于神识都会有很大的不利影响。因而,当冷月宫变得热闹起来时,王落辰的神识得离开了。

    于是,他便向冷冰燕告别,带着一份两人都很满意的计划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刚刚回归本体,他正要温养一下神识,门外就响起了冷泠弦的敲门声。

    “师兄,起床啦。我爹都已经开始起来散步了,很快就要去演武厅啦,你可不要让他等你啊。”小丫头边敲门,边向他报告了一下她爹爹,王落辰的师父的行踪。

    “知道啦师妹,我已经醒了,你稍等,我穿上鞋子就去给你开门。”王落辰以神识唤醒本体,嘴里应答着冷泠弦,将自己盘坐的两条腿放下来,趿拉着鞋子去给她开门。

    门开了,一股饭香混杂着冷泠弦的女儿香迎面扑了进来。

    “师兄,赶快洗漱了吃点儿早餐去演武厅。我爹真的起来了,我刚才去厨房给你做饭的时候,还碰见了他呢。”冷泠弦端着托盘走进了屋子,嘴里催促他说。

    “啊——哈,师父起得可真够早的。师妹你也是。你们的精神头儿可真好啊。”

    王落辰伸着懒腰打了个哈欠,感叹着父女两人的精神,如昨天早晨一样俯身闻了闻食物的香气,去洗漱了。

    “什么啊,你以为我爹真是那么爱早起的人?他起这么早还不是为了你吗?还有我,若不是记挂着你的事儿,人家会不睡到日上三竿再起来?嘻嘻。”

    冷泠弦毫不避讳自己和父亲的“懒惰”,是想向王落辰说明一下,她们父女俩这么早起来可不是没有原因的。而这个原因,便是他,王落辰。

    “啊,为了我?为什么?这我就有些想不明白了。即便是师父他老人家要传授我武功,中午下午不是一样可以传授吗?何必非要早上呢?而且是这么早的早上。莫非,这里面有什么说道?”

    王落辰听她这样说,想想师父洒脱如仙人的样子,的确不像个勤快人,说他是为了自己才早起的,倒是非常可信。只是,他很是疑惑,为什么他非要早起呢?

    其原因,他首先想到的便是功法有要求,必须要早起,他才这样做的。

    然而,冷泠弦的回答,却否定了这一猜测。就听她说:“说道?也没什么说道。他就是觉得自己都当你师父了,怎么着也得拿出个师父的样子来让你瞧瞧。哈哈。”

    “噗!”

    王落辰刚刚吸入口中,还没来得及漱口的水喷了出来。没办法,师父冷千山这早起的原因,让他不能不生出笑意。

    吐出了漱口水,他笑了几声,然后才重新吸入清水,漱干净了口,对冷泠弦说:“哈哈,就为这个?师父他老人家真是有意思。或者说,他太看得起我了,竟然为了我这个新来的弟子改变生活习惯,真是让我受宠若惊了。”

    “师兄,他这可不是看得起你才这么做的。而是因为你救了我,要表达对你的谢意才这么做的。要知道,跟祖母不一样,所有的孩子里面,他最疼的可是我啊。算啦,跟你说了你也不懂的。”冷泠弦看他因为自己父亲的行为发笑,有些不高兴了,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师妹,我懂,谁说我不懂?对于子女,有时候父亲的爱比母亲的爱更浓重。我父亲就是那样。”王落辰怕他误会自己对师父不敬,赶紧解释。

    “就是啊。好啦好啦,不说这个了。你赶快吃早餐吧,别让他等着急了。”冷泠弦见他洗漱完毕,便赶紧催着他吃早餐,免得让自己的父亲久等。

    王落辰笑笑,向她做了个鬼脸,便开始吃起早餐来。

    刚吃了几口,他突然想起一件事来,就是连着两天光见冷泠弦给他送早餐,却没见过她吃早餐,难道她自己不吃早餐的吗?

    便问道:“师妹,你不吃点儿?”

    “我吃过了呀。你看,就是这个。”说着,冷泠弦微笑着从自己随身的衣兜里拿出几粒好像枣子一样的蓝色果子,将手伸到他面前,给他看。

    “这是枣子吗?只是,怎么是蓝色的?”王落辰惊奇地问。

    “这不是枣儿,是小广寒宫里出产的广寒桂。”冷泠弦用另一只手捏起一只,在王落辰眼前晃了晃说。

    “什么?小广寒宫里还有植物?”王落辰也从她手里捏起了一枚广寒桂,仔细地瞅了一眼,问道。

    “当然有了,不过种类不多。不,应该说是仅有一种。就是结出这种果子的广寒桂树。”冷泠弦将一枚果子放在嘴里,慢慢地咀嚼着说。

    “好吃吗?我也尝一个。”见她吃,王落辰也想尝尝滋味儿,便将手里那枚广寒桂往自己嘴里塞。

    “哎呀师兄,你吃不得。”就在王落辰快把那枚果子放进嘴里的时候,却被冷泠弦叫喊着给抢了回去。

    这情形就好像是他想抢人家小孩儿糖果吃而没吃成似的,让王落辰挺尴尬的,忙说:“师妹,要是这广寒桂金贵,你不想让人家吃,就不要拿出来嘛……”

    “哈哈,师兄,不是你想的那么回事儿。而是这广寒桂乃是吸收了小广寒宫里透体寒光的阴寒之物,就好像尘世中的益母草,只适合修炼冷月阴功的女子服用。不适合你们男人吃的。”

    冷泠弦将从他手里抢过的那枚广寒桂也放进了自己嘴里,笑着跟他解释自己刚才为什么要不让他吃。

    “益母草?只适合女子吃。哦,师兄明白了。呵呵。”

    经她提醒,王落辰明白这广寒桂是一种怎样的植物了。它应该是一种在女孩儿来月事的这种特殊时期对女孩儿身体大有好处的食物。当然不适合男人吃了。

    明白了这一点,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低头吃起早餐来。

    而冷泠弦则因为不小心泄露了自己的隐私,脸红了起来。嘴里慢慢咀嚼着广寒桂,低着头,听着王落辰吃饭的声音,半天都没有说话。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