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冰燕当然没有忘记王落辰提到过的这个问题,所以他刚一说到这事儿,她便马上说:“你理解的没有错,我就是那个意思。冷月宫绝对不会伤害他们,他们顶多也就是被关上一段时间,受点教训。然后,就会在三教大比的时候,被冷月宫当着众人的面儿遣返回五极门去。”

    “卓伯母,您能肯定冷月宫一定会按照您说的那样做吗?”王落辰将信将疑地问道。

    “可以说百分之百地肯定,因为冷月宫和五极门虽然关系不好,但却维持着表面上的和平。这就决定了冷月宫不会残害五极门的弟子,毕竟残害别的门派的弟子就等于是向这个门派宣战了。冷月宫没有跟五极门开战的理由,所以它不会那么做的。它只会按照江湖规矩,将冒犯自己的别派弟子,羞辱一番,遣返回去。”冷冰燕为王落辰分析道。

    “可即便是那样的话,岂不是也会让五极门的颜面受损吗?五极门的颜面受损了,长老们必然不悦。他们一生气,后果就严重了。我敢肯定,到时候他们一定会重重的责罚师妹他们的。伯母,您应该很清楚,若是被长老们给责罚了,他们肯定会吃不小的苦头的。所以,伯母,咱们一定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最好,能马上将他们救出来才好呢。”

    王落辰比冷冰燕想得更长远,他看到了如果不将师妹他们解救出来,他们将会面对的最终结局。而那结局在他看来,绝不是什么好结局。

    因而,他并没有说因为他们暂时不会有什么危险,就放弃解救他们的想法。

    “这么说,我们必修要去救他们了?那好吧,咱们就尽全力一试吧。”

    这种不好的结局,王落辰能够看得到,冷冰燕当然也能够。只是,她比王落辰更了解要从冷月宫的那处禁地中将人救出来的难度,一时下不了决心而已。

    现在,看王落辰态度如此坚决,此事又由自己的女儿引起,她自然不可能不管了。因而,也下定了决心,要和王落辰一道,将他们给解救出来。

    听话听音儿,王落辰从她的语气中,已经听出要做成此事,好像难度非常大,便对她说:“卓伯母,您现在武功被封禁,行动起来肯定有诸多不便。所以,全部行动都由我去完成就行。您只需给我指出小广寒宫的位置,并告诉我进入那里的方法即可。”

    “由于是本门重地,小广寒宫守卫森严,即便你卓师伯亲自来,恐怕也难以悄无声息地潜进去,并把人救出来。所以,单凭你个人的能力要想进去救人,实在是有些不大可能。必须得由我利用我的身份替你打掩护,从旁协助你才行。”

    冷冰燕听他把事情想得有些太过容易了,马上将进入小广寒宫救人的难度给他指了出来,要他不要盲目乐观。

    “哦,这么难吗?那卓伯母,不知您要怎么替我打掩护,又如何协助我呢?”王落辰听她将事情说的这么困难,心里不由地更加慎重起来。故而,也将自己刚才不需要冷冰燕参加行动的说法给收了起来。

    “怎么掩护和协助这问题呢,你得听我给你细细讲来。”说到行动细节上,冷冰燕认真地想了一下,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要说清这个问题,我首先得跟你讲一下小广寒宫到底是一处什么样的所在。”

    “哦,伯母请说!”听她要讲要紧的东西,王落辰赶紧全神贯注地认真倾听。

    接下来的时间,冷冰燕就将小广寒宫的秘密以及她协助王落辰进去的方法,慢条斯理,仔仔细细地跟他讲了一遍。

    据她讲,原来广寒宫乃是当初冷月宫的祖师古冷月,游历到望月山啸天峰上时所发现的一处空间裂缝。

    这处空间裂缝其内部自成一个小世界,有着跟圣境完全不同的空间特征。

    人类进去之后,对于这个世界与外界的不同,最直观的感受就是,它里面特别的阴冷,终年都游离着许多可以穿透人体的寒光。

    这种透体寒光,穿透人体时并不致命,但却可以迅速带走人体的热量,让人的神经和皮肉,都犹如在超低温的冷库里冷冻了一会儿一样,会生出麻木、僵硬和刺痛的感觉。

    因此,这种透体寒光透体而过,对于战力低微者,简直就是极其恐怖的折磨。所以,战力低者在这小广寒宫中,绝对会十分难受。可以说,待上一小会儿都会产生度日如年的感觉。

    但古冷月却发现,对于战力高的武者,却不是这样。特别是那些修炼阴之元力和水之元力的高战武者,倘若他们有机会进入小广寒宫的话,就会发现,那些透体寒光的穿透,对他们来说不仅无害,还能加快他们练功的速度。

    因为这一发现,古冷月就认为这里是处福地,便将她居所建立在了它的附近。后来,冷月宫便以她的居所为中心,建立起来了。由此可知,小广寒宫的位置就在冷月宫的中心地带,冷冰燕的母亲冷无痕所居住的月桂宫附近。

    随着冷月宫的创立,她的弟子越来越多,她发现,一直让小广寒宫的门户洞开,由着弟子们随意进出,不但对门中那些战力第的弟子来说十分危险,而且对于小广寒宫这种天地间的奇地来说,也是一种资源浪费。

    便联合炽日教祖师左秋明,以绝大功力将小广寒宫的门户给封印了起来。只留下一处传送法阵供战力高的弟子出入。

    至于说,小广寒宫后来怎么又变成了冷月宫的禁地和囚禁犯人的地方,那就是得说是历代宫主对小广寒宫的灵活运用了。

    其实,这其中的原因嘛,也不难想象。一个只有一个出入口的地方,对于高手闭关和关押犯人这两种用途来说,绝对是个非常合适的所在嘛。

    弄清了小广寒宫来历的奇异之处,以及其大体的位置和进出的方法。那进入其中救人的方法也就可以想出来了。

    冷冰燕的设想是,第一步,由她去她的母亲冷无痕那里,将进出小广寒宫的令牌给偷出来,并弄清使用传送阵的法门。

    接着,她便以进去练功为名将王落辰带进去。

    进去以后,他们以代替宫主审问犯人为名,由小广寒宫里的牢房里将众人解救出来,然后就由王落辰趁冷冰燕拖住守卫的时机,带离他们逃出小广寒宫。

    出来后,王落辰带着众人按照冷冰燕所知道的那条进出寒障的秘密通道,快速逃出冷月宫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