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泠弦对王落辰的关切,都落入冷冰燕的眼中,已经知道了王落辰的身份,又对女儿家心思非常了解的她,不禁皱了皱眉头。(书屋 shu05.com)心中暗暗替自己的侄女儿担心起来。

    她担心什么呢?

    当然是担心自己的侄女儿会用错情,会被王落辰给伤了心啦。但她心里也明白,即便自己担心,现在也是无法提醒她的。免得她对王落辰起疑,让自己女儿的救星王落辰陷入危险的境地。

    因而,她赶紧控制住自己的情绪,重新恢复了笑容。

    她这一瞬间表情的变化,没有逃脱王落辰神识的感知。他心中略微分析了一下她这变化出现的时机,便将她的心思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明白她或许是在为自己的侄女儿会不会被自己伤到而担忧,他也不禁皱了皱眉。

    到了此时,他也为这事儿头疼了。

    毫无疑问,冷泠弦是个好女孩儿,而且也值得交往和喜爱。然而,出身在是跟自己敌对的阵营这一点,却令他不敢对她的产生爱意。

    但是,令他头疼的是,虽然他不能去喜欢她,可他分明已经感觉到这名女孩儿对自己的感情有些非同一般了。

    这从她说话的眉眼儿里所蕴含的韵味,话语里的语气,还有她对自己的关切和在乎,都能够看得出来。毕竟,他这方面的经验很丰富的嘛。

    “不行,不为别的,就单单为了不伤害这么好的一个女孩儿,我也得尽快结束这次营救行动。所以,我今晚一定要在卓伯母的帮助下进入小广寒宫,争取一次就把师妹他们给救出来。”

    王落辰看着自己眼前,因为喝了酒而变得越发楚楚动人的冷泠弦,不想带给她任何伤害的他,暗自下定了决心。

    因为下了这样的决心,怕自己喝酒误事。在答应了冷泠弦不再喝酒之后,他便真的没有在喝。剩余的时间里,他只是跟她们两人闲话家常。

    就这样又过了大约半个时辰,王落辰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便提出告辞。

    由于记挂着他明天去上课的事儿,冷泠弦自然同意离开。而冷冰燕知道他会去而复返,当然也不加挽留。

    于是,他们双方就结束了此次欢聚,分开了。

    王落辰和冷泠弦告别了冷冰燕,一路一如平常的玩笑嬉闹着回到了他的住处。

    但刚回到了地方,王落辰便以天色已晚,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恐怕会惹人闲话,把谈兴正浓的冷泠弦给打发走了。

    她走以后,他立刻就将房门从里面插上,上床盘坐,凝神静气,放出了神识。

    神识很小心地从他的房间潜出,一路躲躲藏藏地飘飞,很快就到了冷冰燕的住处。

    冷冰燕知道他要来,正在房间里等他。

    他将神识分散开来,将周围仔细查看了一下,并留下一部分在四下警戒后,神识的主体就飞进了冷冰燕的屋里。

    “卓伯母,我来了。”进屋以后,他以意念向她招呼道。

    虽然看不到他,但因为感受到了他的意念,冷冰燕有些激动地站了起来,说道:“王师侄,你可来了,等了这半天,我都有些焦急了。”

    “唉,伯母,还不都怪您的侄女儿?从您这儿离开之后,或许因为喝了酒,她有些兴奋,话特别多。而且一说起来就没完没了的。若不是我以明天还要上课我得休息为借口将她给撵走,恐怕这会儿我都来不了呢。”王落辰叹了口气,向她解释说。

    “弦儿她就是这样,遇到自己喜欢的人,话就比较多,遇到自己不喜欢的,连一句也懒得说。话说到这儿,我想问你一句,你说她这么喜欢跟你说话,是不是代表她喜欢你啊?”

    因为先前的担心,冷冰燕听了王落辰的话以后,直接开诚布公地问起了冷泠弦跟他的感情。

    听了他这话,王落辰不禁暗暗吐槽,伯母大人啊,您自己女儿都身陷囹圄了,你还又心思管这个啊?

    不过,这话心里说说还行,可不好意思直接这样回她的。就笑了笑说:“伯母,您想多了。她跟我才认识两天,怎么可能会喜欢我?顶多就是因为我帮她解困,心里对我有好感,愿意跟我多讲几句话罢了。”

    “哎,话不能这样说的。王师侄,这女孩儿家的心思跟男孩儿不一样。男孩儿呢,很理性,喜欢不喜欢某个人,也要在心里思考一番才能做决定。女孩儿就不一样了,要是喜欢某人,她们就会直接付出感情的。所以,在男女交往的过程中,女孩儿是比男孩儿更容易受伤害的。王师侄,我说这话,你明白是什么意思吗?”

    冷泠弦是从小被冷冰燕看大的,因而这侄女儿在她心中的地位,并不比自己女儿低多少。也因此,她觉得自己很有必要提醒一下王落辰,不要让她受到伤害。

    明白,我明白,我当然明白。

    可是我的伯母啊,我明白有什么用?是她非要喜欢我,又不是我命令她喜欢我的。

    就算我有那么一点点勾引的责任吧,那还不是为了您的宝贝女儿?

    若不是为了救她,我会千里迢迢的跑到这里吗?我会改名换姓地做好人?我会牺牲色相从您侄女儿那里套取情报?

    说来说去,还不都是您女儿那个惹祸精给害得?

    她的话,让王落辰忍不住又是一通吐槽。

    然后,他跟她说:“伯母,您的话我明白了,而且也记住了。请您放心,我一定不会让她受到伤害的。”

    “那就好。弦儿虽说只是我侄女儿,但在我心里的地位,跟应儿是一样的。”为了强调自己对冷泠弦的重视,冷冰燕故意将她提高到跟自己女儿一样的位置。

    “明白,明白,十分的明白。”

    王落辰嘴上答应着,心里却又在吐槽,您这话也就是跟我说说,您当着应儿师妹的面儿您说说试试,她立马就得跟你翻脸。

    “唉,算啦。是福是祸,都是命中注定。如果命中注定她要在你这儿受伤,别人再怎么替她操心也没用。所以,咱们还是不说她了。还是先说说我苦命的孩子应儿吧。”

    冷冰燕叹了口气,说了些宿命论的话,终于还是将话题扯到了自己女儿身上。

    王落辰心说,唉,伯母啊,说了半天,您总算想起您女儿来了。那好,咱们就来说说她吧。

    于是,便向她问道:“对,伯母,咱们还是说一下应儿师妹的事情吧,毕竟她的事才是咱们当前所面临的头等大事。伯母,您还记得吗?刚才咱们吃饭的时候,我向您提起替师妹他们的安全担心的事儿,您摇了摇头,好像是说师妹他们不会有危险。不知道我理解的有没有错,您是不是这个意思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