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他又问,冷泠弦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明白像师兄这么聪明的家伙,为什么偏偏在这事儿上忽然变笨了。他难道不知道这样的问题会惹得姑姑伤心吗?

    因而,她又一次赶紧给他使眼色,让他别再纠缠这个问题了。

    可这次,他还是对她的暗示还是视而不见。问完这个问题之后,依旧是眼巴巴儿地看着冷冰燕,等着她给自己一个答复。

    “对啊,没有,一次都没有。唉,小武你说,我这个当母亲的是不是很不称职啊?”冷冰燕见他凝望着自己,好像很想知道答案的样子,犹豫了一下,还是回答了他。

    不过,她回答过这个问题,却没有听到王落辰对她的反问做出回应。他只是微微笑了一下,然后将目光转移到了自己的酒杯上。

    就在她心中困惑这人为什么这样儿,问了人家的隐私问题,人家也回答他了,他却反而没有半点表示的时候,脑海中突然接收到了一个意念:“您知道了我告诉您的事情,一定不要激动,更不要流露出任何惊讶的表情。因为我告诉您的信息,关系到应儿师妹的安全。如果您肯答应我,那就端起酒杯喝杯酒。如果您不能保证自己听到师妹的消息后不会动容,那么就请您不要做任何动作。”

    这意念在进入她的头脑后,还原成了王落辰的声音,让她明白是她眼前的这名少年在同她讲话。他有关于自己女儿的消息要告诉她。

    事关自己的女儿,她当然很想知道啦。因而,在收到对方的意念,惊讶于他小小年纪就有如此高深的神识修为之余,她不动声色的举起了面前的酒杯,向王落辰和冷泠弦让了一下,便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了。

    她这一行为,很像一个刚刚谈论过自己的不幸的女人在借酒浇愁,因而并没有引起冷泠弦的怀疑。

    她也端起酒杯陪着自己姑姑的干了一杯。

    “很好,卓伯母,现在我可以告诉您我的真实身份了。其实,我不是什么武星。而是卓师伯新收的弟子,王落辰。我之所以要隐瞒身份来到这里,是因为我那不听话的小师妹卓应儿,前几天偷偷跑来冷月宫找您被冷月宫给抓了。我为了要救她,所以才伪装成现在这个样子来到这里的。”

    王落辰也像她们两人一样端起酒杯,喝光了里面的酒。与此同时,他还向冷冰燕传递了第二条意念。

    听到这个消息,冷冰燕还拿着酒杯的手哆嗦了一下。她的脸上也出现了一丝惊讶和担忧的神色。

    “师妹,圣姑这里的酒真好喝,我能不能再来一杯?”

    王落辰见她动容,赶紧说了一句话,来向她提醒她的侄女儿冷泠弦的存在,以使她注意自己控制自己的情绪。

    “小武,你还要喝啊?好啊,我这儿酒还有很多,你随便喝。弦儿,再给你师兄满上。”

    冷冰燕被他提醒了,强压住心里的担忧和震惊,向冷泠弦和王落辰笑了笑,说了句话。以此来向王落辰证明,她的情绪仍在可控的范围之内。

    “嗯,很好。伯母,您做得很好。千万不要激动,免得弦儿师妹看出来什么。本来呢,怕您会情绪激动,我是不想跟您联系,告诉您应儿师妹的情况的。但现在有个问题,我自己解决不了,非得寻求您的帮助不可。所以才向您挑明身份的。伯母,明说了吧,您可有办法进入小广寒宫?有的话,就让我喝酒,没有的话,就什么都不要做。”

    明白到她的意思,王落辰又向她传递了一条意念。

    冷冰燕接收到以后,略微沉吟了一会儿,然后举起酒杯对王落辰和冷泠弦说:“大家别光吃菜啊,再喝杯酒吧。小武,你是男人,酒量大,不要让我相让,只管尽兴啊。”

    “谢谢圣姑,我不会客气的。”王落辰收到她的暗示,知道她有办法帮助自己进入小广寒宫,心里很高兴,就将自己杯中的酒给一下喝光了。

    “师兄,你慢着点儿,就是酒量好,也要注意别多喝啊。可别跟昨晚似的,喝得酩酊大醉,要人家扶你回去。”冷泠弦见他酒喝得有点儿快,出于关心,劝说道。

    “是啊,小武,酒量好也不要贪杯嘛。要量力而行才好。”冷泠弦话音刚落,冷冰燕也顺着她的话茬儿,劝了王落辰一句。

    只是,王落辰却听得出来,她这句话里面所包含的意思,绝不是字面里的意思那么简单。她明着是说喝酒,实际上却是在告诉他,救人的事儿不要冒进,要根据情况量力而行。

    “谢谢师妹和圣姑关心,我会注意的。”王落辰端着酒杯,向她们两人笑笑,并点头致谢。

    而暗地里,他却向冷冰燕发出了新意念:“伯母,事情比较紧急,我不能不全力以赴啊。因为,除了我应儿师妹之外,赶来救她的其他同门也被抓紧小广寒宫了。您想想,应儿师妹是宫主的外孙女儿,即便被抓了,或许也没什么危险。可我的其他师兄师妹什么的就不同了。他们跟冷月宫非亲非故的,冷月宫会怎么对付他们,恐怕就不好说了。我必须得赶快救出他们啊。”

    这次,王落辰向她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冷冰燕听了,却暗地里向他摇了摇头,似乎是在告诉他,他的同门是不会有危险的。

    不过,她这个意思表达不明确,令王落辰不敢确定她说的就是这个意思,便再传递了一条意念说:“咱们这样说也说不清楚,不如夜里我将神识放出来,到这里跟您详细讨论一下吧。顺便,也了解一下您怎么帮我进入小广寒宫。同意的话,咱们就再喝一杯酒吧。”

    他的意念传过去之后,冷冰燕马上再次端起酒杯来说:“既然小武自己知道注意,那我也不用多说什么了。来,小武,若是你自己觉得没事,还可以再喝的话,就将这杯酒也喝了吧。”

    “姑姑,您今天喝高兴啦?怎么老是劝我武师兄喝酒?”她再次劝酒,让冷泠弦有些不乐意了。她关切地看了王落辰一眼,埋怨起自己的姑姑来。

    “弦儿,姑姑这也是好意啊,怕你武师兄喝得不尽兴不是。哈哈。”冷冰燕笑着解释。

    “谢谢圣姑,今天这酒我喝得很尽兴。也谢谢师妹的关心,我答应你,跟圣姑喝完这杯,我就不喝了。免得喝醉了,耽误明天早上去上师父的第一课。”王落辰知道冷泠弦担心的是什么,向冷冰燕致谢的同时,也向她做出了保证。

    “你记得就好,我还以为你忘了呢。那既然这样,你就再喝一杯吧。”他这样一说,冷泠弦高兴了,对于他再同自己的姑姑干杯,不加阻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