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的话说得有道理,冷泠弦自然不会反对了,便结束了练习,继续带着他去赴约。

    吃饭的地点就在冷冰燕的住处,王落辰先前所见过的那座小楼上。

    这里属于内宅,是专属于冷无痕和冷千山他们冷家的人居住的地方。按照规矩,一般男弟子是不允许到这里来的。但谁叫王落辰是冷泠弦的救命恩人,身份特殊呢?

    况且,他还有冷泠弦亲自领着,自然可以来了。

    所以,那些守卫内宅的冷月宫弟子并没有对他的进入横加阻拦。

    王落辰微笑着向他们一抱拳,就随着冷泠弦走进了将内宅圈起来的那长长的院墙上,所开出的气派的大门。

    进了大门,绕过影壁,踩着青砖铺就的道路,穿过几道月亮门儿,过了几座院落,赏完几处园景,两人才到了那雕栏玉砌的小楼下。

    今日的小楼灯火辉煌,显得热闹喜庆,显示出主人为了迎接王落辰这位客人,是用了心的。

    “师兄,这里就是我姑姑的住处了,咱们进去吧。”到了小楼的门外,冷泠弦亲昵地扯住王落辰的衣袖,把他往里面让。

    “师妹,别慌啊,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来。就是我光顶着个脑袋来吃饭了,一件礼物也没给圣姑准备啊。就这样进去,是不是不太好啊?”王落辰停住脚步,虚情假意地问。

    “师兄,都到这儿了你才说这话,你不觉得太虚了吗?哈哈。”冷泠弦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在说客套话,便用膀子撞了他一下,笑着揭穿了。

    “哎,师妹啊,这你就不懂了吧。出门做客,东西可以不带,客气话却不能不说的啊。呵呵。”王落辰十分认真地教起师妹来。

    “哈哈,小武说得对,礼物可以没有,客气话却不能不说的,好歹是个礼数。弦儿,这一点你可要跟你师兄多学着点儿才行啊。”两人正开玩笑,听到动静的冷冰燕从屋内走了出来,替王落辰说了句话。

    “姑姑,我可是您亲侄女儿啊,您竟然向着他这个外人说话?”冷泠弦故意白了一眼自己的姑妈,抗议道。

    “小丫头,姑姑这叫帮理不帮亲啊。哈哈。”

    连连开心地笑,看得出来,今晚冷冰燕的心情不错。王落辰心里不禁暗喜,觉得这个时候请她帮忙救师妹,成功的机会或许会更高些。

    他这样想着,就已经被冷冰燕给让进了屋里。

    客厅里已经摆好了桌椅,桌子上也已经摆好了酒菜和餐具。旁边还立着两个算不上漂亮,但看上去很顺眼的做杂役的女弟子。

    一见王落辰他们进来,相互客气着落了座,那两名女弟子便过来替他们斟酒。

    王落辰有些不太习惯被人伺候,就偷偷跟冷泠弦说,要她跟冷冰燕说说,让这两名弟子出去。

    不过,因为都是至亲骨肉,冷冰燕这里的事儿冷泠弦就能做主,根本不用跟她说。

    于是,她就在那两人将酒斟满之后,对她们说:“两位师姐先出去吧,这里,我们自己来就行了。”

    那两人听了这话,抬头看了看冷冰燕,见她没有反对的意思,就向冷冰燕行了个礼,然后向冷泠弦和王落辰笑了笑,从房间里走了出去。

    “姑姑,师兄说不喜欢被别人侍候,所以我就让那两位师姐出去了。”她们走后,冷泠弦向冷冰燕解释说。

    “虽说客随主便,不过,看着她们站着,我们坐着,我浑身就不舒服,所以才向师妹说了。请圣姑不要见怪。”王落辰也向她解释了一下。

    “没什么,既然你不习惯,让她们出去就好了。再说,我请你来,本来就是要让你吃好喝好的,若是因为她们在场而没有吃好。我这个做主人的岂不是会不安吗?哈哈。”听了他的解释,冷冰燕笑着表示,自己这个当主人的随着他这客人。

    “谢谢圣姑。关于这一点您尽管放心,我保证吃好喝好。因为,对于食物,我这人不挑。”

    王落辰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跟冷冰燕客气过以后,就狼吞虎咽地大口吃喝了起来。

    这吃相,看得冷冰燕目瞪口呆。

    害得冷泠弦赶紧跟她讲述他自小在玄妙门里过得惨,吃饭得抢着吃才能吃上的悲惨往事,以免她不理解他这吃饭的方式,误会他没礼貌。

    王落辰不管她们两个怎么说,只管吃饭。然后,等吃饱喝足了,才谈事情。

    “不好意思,圣姑,吃相不好,让您见笑了。”王落辰拿手帕擦了擦嘴,向冷冰燕说道。

    “小武客气了。吃饭嘛,一个人一个吃法儿,有什么好不好的?看着你吃得这么香,我就羡慕啊。唉,还是你们年轻人胃口好,像我这样上了岁数的人,想吃这么香白搭了。胃口不行了,吃点儿就觉饱。”冷冰燕以慈祥的目光看着王落辰,叹了口气,说。

    “圣姑说笑了,您哪里是老了?我看您和弦儿师妹两人在一块儿,如果事先不知道您是她姑姑,说不定你们会被人家当成是姐妹呢。”听她感叹自己老了,王落辰的嘴巴跟抹了蜜似的,赶紧夸奖她长得年轻,逗她开心。

    “小武你真会说话,我听了你这话心里很开心。只是,开心归开心,却不会真把你这话当真的。说我跟弦儿像姐妹,哪有可能啊。要知道,我的女儿也只比她小两岁的。再怎么说,我这黄脸婆也不可能像她这水一样的女孩儿家的姐姐的。”

    冷冰燕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又摸了摸冷泠弦的,向王落辰笑了,说她知道他是在哄自己开心的。

    “您家也有个小师妹?那怎么不见她出来跟我们一块儿吃饭啊?”王落辰好像故意忘记了冷泠弦跟他讲过的故事一样,在冷冰燕谈到自己女儿的时候,居然问出了一句这样没有常识的话来。

    因为,知道冷冰燕故事的人谁不知道?她的女儿是在五极门的,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酒宴上呢?

    为此,冷泠弦在他说出这话之后,赶紧向他使了很多个眼色,要他赶紧说点儿别的,把这个话题给掩饰过去。

    谁知,王落辰却跟突然变傻了一样,对她的眼色完全不理解。只顾看着冷冰燕,等待她的回答。

    “怎么,小武不知道吗?我的女儿小应儿,跟她父亲一样都是冷月宫不欢迎的人。连我都有十多年没有见过她了,又怎么可能让她跟咱们一块儿吃饭呢?唉!”说到自己的女儿,冷冰燕的眼神变得黯淡下来,脸上堆满了凄苦之色。

    “啊,十多年来您一次也没有见过她?”

    王落辰听了她的话,才知道她根本就不知卓应儿到冷月宫来找她,已经被冷月宫给关押起来的事儿。为了确认这一点,他连忙又追问了一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