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妹,你是甩不掉我的,还是好好走路吧。(书=-屋*0小-}说-+网)别浪费力气了。”偏偏就在她心里郁闷的时候,王落辰在她身后阴阳怪气地说了句惹她生气的话。

    “哼,不玩儿了,一点儿都不好玩儿。你一个大哥哥,也不说让着人家小女孩儿点。”冷泠弦突然守住脚步,狠狠地跺了跺地面,生气地责怪王落辰说。

    “嘿嘿,师妹,你说的这道理有些不通啊。我若让着你,岂不是就被你给甩了?没有你带路,这人生地不熟的,万一我要闯入禁地什么的地方,那岂不是就闯祸了吗?”

    王落辰紧紧挨着冷泠弦站着,就像生怕她跑了似的,嘴巴里不仅没有道歉的话,还说出了一番叫她因为无法反驳他,而只能干生气的道理。

    “不肯让着人家就说不肯让着人家好了。冷月宫的地方白天的时候不都领着你转过了?还有哪条路你不认识?居然还想出什么怕误入禁地的借口,真是可笑。禁地小广寒宫又不在这个空间里,你会误入地进去才怪。”

    这回,因为刚才的游戏中王落辰不让着自己的事儿,冷泠弦真的生气了。

    “好啦师妹,是师兄不好,想得太多了。你就别生气了。”王落辰套出了她的话后,赶忙向她认错,哄她。

    但这回却没有什么效果,他便皱了皱眉头,想出了一个主意,“师妹,如果你不生气,师兄就告诉你,我刚才被你怎么甩都甩不掉的秘诀。”

    “真的?不许骗我啊。嘻嘻。”冷泠弦笑了。

    “当然不会骗你了。你听着啊,我之所以能够紧紧跟着你而能不被你甩掉呢,是因为,我从师父那儿学了一门我们玄妙门的绝技。就是,我可以提前判断你两只脚落地的方位,然后将自己的脚直接迈向那里。你想想,那样的话是不是你就不可能甩掉我了。”

    王落辰故作神秘地朝左右看了看,然后凑近冷泠弦,向她耳语道。

    “真的?我不信,世界上哪有这样的功夫,若是有的话,那会这门功夫的人,岂不是天下无敌了?”冷泠弦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对他说的这个,不相信。

    “师妹,不信的话,你可以再用刚才的那个步法验证一下的。”王落辰非常自信地说。

    “真的?”冷泠弦用晶石灯照亮王落辰的脸,将信将疑地看了看,问。

    “试试嘛,试试不就知道是不是真的了?”王落辰怂恿她说。

    被他给怂恿了,冷泠弦便再次使出了刚才那套步法,结果真像王落辰说的那样。她不动则已,只要一动,王落辰必定能抢先一步走到她想要落地的方位。

    如此试了一会儿,冷泠弦信服了。

    “师兄,还真是像你说的呢,你的每一步都能走在我前面去的。只是,这就很奇怪了。你又不是神仙,可以未卜先知,这事儿你是怎么办到的呢?”冷泠弦信服了之后,心里不禁充满了疑惑,便问他这其中的玄机。

    “想知道吗?”王落辰故作神秘地反问。

    “想啊,不然人家干嘛要问你?好师兄,你就教教人家嘛。”冷泠弦靠近他,拉着他的胳膊,撒着娇儿说。

    “这是我们玄妙门的修行秘诀,怎么可以随便告诉别人呢。除非,师妹你拿一样东西来交换。”王落辰在她身上扫了两眼说。

    “什么?你想干嘛?”被他的眼睛给扫了,冷泠弦浑身打了个机灵,赶紧退开一步,双手用力抱在胸前,将自己给保护了起来。

    看那架势,就好像害怕王落辰会立刻扑过去把她给怎么样了似的。

    “师妹,你又想歪了哟。师兄不过是想累一下你的腿脚,带我去你刚才说的小广寒宫去见识一下。所以,师兄想要的,只是你身上的秘密而已,并非其他的。嘿嘿。”王落辰饶了一个大圈子,原来是这个目的。

    冷泠弦听完,脸上露出为难之色。接着,她晃了晃脑袋,说:“不行啊师兄,这个师妹做不到啊。因为,我刚才不告诉你了嘛,那里是不在咱们这个空间的禁地。没有穿梭空间的能力或者传送阵的控制法门,咱们是进不去的。”

    “这样啊?师兄还想进去见识见识呢。不过看师妹这么为难就算了。至于我的修行秘诀嘛,既然师妹想学,我就跟你说说好了。”

    王落辰早已料到她是无法帮自己进入小广寒宫的,刚才那样讲,无非只是想知道更多关于那里的秘密而已。现在秘密听到了,为了交好她,他当然是不会吝啬自己所谓的修行秘诀的。

    况且,所谓的修行秘诀不过就是大脑对人体动作的分析判断能力,告诉了冷泠弦的话,因为她脑袋里没有像天一生水那样强大的计算机,她也做不到的。

    听到他说不用帮他做事也能得到修行秘诀,冷泠弦这小丫头,自然是很高兴了。连连对王落辰说着谢谢,就跟他学起秘诀了。

    可是,学了半天,她却一点儿也做不到,不禁有些着急。便气呼呼地跟他说:“不学了,不学了。你这修行秘诀太玄妙了。我脑袋笨,根本就学不来。”

    “哎,师妹,你不要气馁嘛。学功夫哪有一蹴而就的?今天练不好,明天再练嘛。只要掌握了秘诀,你早晚都可以练成的。”王落辰一本正经地向她撒了一个弥天大谎。

    要知道,天一生水的运算能力超过人脑何止十倍?因此才能够根据人类的动作,判断出他们的运动趋势,给自己的宿体提供准确的预测,指导他采取响应动作。

    像冷泠弦的话,就是普通的人类,就算她掌握了这样的诀窍,知道了判断别人动作的方法,但因为没有强大的运算能力,也不可能做到料敌于先啊?所以,王落辰这样说,根本就是在骗她的。

    不过呢,谎言若是说得非常真诚,便会让听者以为不是假的。要不然,全世界每天哪里会有那么多诈骗犯可以得逞呢?

    就像现在听到王落辰一番十分励志的话语的冷泠弦,就真信了他了。

    她用力点点头,一脸感激地说:“嗯,师兄,你说的没错。我一定会努力的。相信,你能做到的事,我也一定要做到。”

    “对嘛师妹,这样才是练功者应该有的样子嘛。不过呢,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胖子也不是一天就吃出优美体型的。咱们今天不是还得去圣姑那儿吃饭吗?要不就先练到这儿吧。”

    王落辰于心里叹了口气,暗自道了声“老天请原谅,我骗师妹是被逼无奈”后,就用另一个谎言结束掉了今晚的练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