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子里亮了起来,王落辰便收起了法阵。然后,用灯照着冷泠弦,等着她给自己一个解释。

    “看什么?哼!你看不见天黑了啊?就算看不见天黑,你肚子也不饿吗?人家好心好意来叫你去吃饭,你却狠命地捏人家的手。”

    冷泠弦的手被他给捏疼了,还被他给拉倒,抱进了怀里吃了豆腐,不免对他有几分怨气,说话也凶巴巴的。

    “哈哈,师妹你好凶啊。恐怕这才是你的真面目吧。”王落辰没有接着她的话茬儿往下说,而是就她的脾气和性格发表了看法。

    “才不是呢。人家可是冷月宫的少宫主,是宫中公认的端庄淑女。哼!我警告你,你可不要诋毁人家的形象哟。”冷泠弦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坐在了他的床边,向他发出了警告。

    “好吧,我的少宫主师妹。我不说了行了吧。不过吧,今天这事儿可不赖我啊,谁让你弄人家的鼻子呢。我跟你说,这种行为可要不得的,下次可千万别这么干了。很容易被我当成坏人给暴击一顿的。”王落辰也笑着警告了她一下。

    “想不到你那么暴力。哼!真是好心没好报。好心好意来叫你吃饭,弄疼了人家的不道歉不说,还威胁人家。我不理你了。”被警告了,冷泠弦好像感到自己受委屈了,生气了,站起身来便要走。

    “真生气了?师妹,别生气嘛,都是我不好。对不起还不行吗?嘿嘿,肚子好饿,咱们去吃饭吧。”

    哄女孩子嘛,王落辰当然很拿手了。见她要走,他一下站起来扶助肩膀将她摁坐在床边,向她赔礼道歉了起来。

    冷泠弦听他道歉了,气消了一些,语气也温柔了一点儿,但说出的话却把他给吓了一条:“想让人家陪你吃饭也行,先把这身儿衣服脱了。”

    听了她这话,王落辰干嘛将双手在胸前一抱,向后跳开一步说:“师妹,你要干嘛?”

    “想什么呢你?人家是要你脱了这身奇装异服,换上冷月宫弟子的衣服,跟我去姑姑那里去吃饭。我这不是听你说她长得像你母亲嘛,想来你很愿意跟她见见面什么的,就帮你约了她。”

    冷泠弦站起来,嗔怪地瞪了他一眼,向他说明了今晚要去吃饭的地方,然后,转身走向了房门。

    “师妹,别走啊!”她刚迈出一步,身后就传来了王落辰略微急切的声音。

    “你,干嘛?”这回轮到冷泠弦抱肩了。

    “别误会,师妹。月梭我打不开,衣服那么多,要穿哪一件儿去见圣姑我也不知道。你得帮帮我才行啊。嘿嘿。”王落辰央求道。

    冷泠弦一想也是,就停下了脚步,回到他身边。

    伸手接过来他递过来的月梭,替他选了件青色长袍和一条白玉腰带,一双黑色薄底儿短靴,以及一块雕刻着星辉映月的玉佩和一个鸳鸯戏水的驱蚊香囊,要他赶紧穿戴起来。

    “可是,师妹,这衣服我不会穿啊。等会儿我穿好里面的衣服,你能不能进来帮我一下?”

    王落辰来到圣境也有些日子了,要说他不会穿这里的衣服,肯定是不可能的。他之所以这样说,主要还是为了让自己的行为符合自己现在的这个身份。

    冷泠弦初听他提出这样的要求,心里一愣,刚要拒绝他。但紧接着,她想起他刚来圣境这茬儿,便点头答应了。

    她说了句“你穿好了内衣就叫我,袍子和腰带什么的,我来帮你弄”,便走出了房间。

    过了好大一会儿,在她等的都有些着急的时候,她才听到王落辰在屋里面喊:“师妹,快进来吧,我穿好了。”

    听他叫了自己,冷泠弦马上进了房间。

    “噗呲”

    刚一进房间,看见王落辰的扮相儿,她立刻就笑出声来。

    “怎么啦师妹?”故意将衣服穿得一塌糊涂的王落辰,好像不明白冷泠弦为什么会笑似的,一脸茫然地看着冷泠弦问道。

    “没,没什么。唉,师兄,原来你也不是什么都行的。起码,穿衣服这方面你就不怎么在行。”

    冷泠弦苦笑着摇了摇头,走到他近前,帮他整理起被他穿得面目全非的衣服来。

    “是啊,师妹,你算是说对了,我从小就很不会穿衣服,尤其是你们圣境这种穿起来十分繁琐的衣服。我看到就头大,别说让我把它们穿出美感来了。唉,想想都愁啊。这以后的日子可咋办?总不能天天早上都让师妹帮着穿衣服吧?”

    王落辰看着在自己身前身后忙活不停的冷泠弦,露出一个坏坏的笑容,唉声叹气地说道。

    “呸,师兄,你说话越来越不正经了。谁要帮你天天穿衣服啊。你当人家是你什么人啊。”冷泠弦被他的话给说的脸通红,伸手在他额头一指,佯怒道。

    “呀,说话的时候没用心想,这话说的有歧义了。师妹,别误会,别误会啊,我可没有占你便宜的意思的。我只是在担心人家明天早上去见师父的时候,怎么穿衣服。”王落辰辩称。

    “行啦行啦,别解释。岂不闻,有些事越描越黑吗?不过,你说的也有些道理。明天早上你要去见我爹,上第一堂课。到时肯定会有不少师兄弟前去观摩,你若是穿得不像个样子就去的话,不光丢了自己的脸,还丢了我爹的脸。那可就不好了。唉,算啦,我就勉为其难地再帮你一次吧。明天早上我来帮你穿衣服。师兄,你可一定要记得早起哟。”

    冷泠弦边帮王落辰整理着衣服,边想着他说的话,觉得也挺有道理的,就一口答应下来,明早的时候,还过来帮他穿衣服。

    “谢谢师妹。你真是个好人。哈哈。”听她答应了,王落辰心里有些得意,笑了起来。

    “干嘛笑那么大声,让人家突然就产生一种被你给骗了的感觉。不要笑啦,听见没,再笑人家不理你了。”

    王落辰的笑声,让冷泠弦觉得心里有些不踏实,觉得自己是不是上了他的当了。便想用手捂住他的嘴巴,不让他笑。

    谁知,她的手刚放到他嘴边,他就含含糊糊地说了句:“师妹,你的手好香啊。”

    这一句“好香”,吓得她赶紧红着脸把手把缩回了。

    她在他胸口重重地拍打了一下说:“哼!油嘴滑舌,好像轻浮的登徒浪子呀。人家不喜欢,不理你了。”说着,便朝门外快步走去。

    “哎,师妹,等等我啊。吃饭的话,我可不认识路。”

    她一动,王落辰连忙跳跃着追了上来,紧紧跟着她去赴宴。

    而冷泠弦呢,却成心跟他玩笑,就是不等他。

    不仅如此,她不光不等他,还展开冷月宫的步法,飞快地向前走去,不让他跟上自己,好看他着急的样子。

    但令她奇怪的是,原本她自以为很玄妙的,一定可以让王落辰跟不上自己的步法,却对他根本不起作用。无论她怎么施为,就是摆脱不掉王落辰。

    他就在她身后一尺跟着,像个甩不掉的小尾巴。这让她心里生出了一大堆郁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