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说,古冷月祖师并没有后人了?”王落辰在这时插了一句话。

    “嗯,没有。”冷泠弦点了点头,确认了这一点,然后向王落辰问,“关于这一点,也是有原因的。师兄,你想不想知道?”

    “肯定是个凄婉的爱情故事。反正闲来无事,不如你讲给我听听。”王落辰莞尔一笑,也靠在大树上,侧头向冷泠弦说道。

    两人并排靠在大树上,彼此身上的气息都清晰可闻,令双方产生出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这种感觉令冷泠弦觉得心里一阵摇荡,眼睛再看向王落辰时,眼神中的那股幽怨便没有了。

    王落辰感觉到了她这种变化,但没有就此说什么,也没有逃避她的眼神,反而是对她报以微微的一笑。

    冷泠弦则从他这一笑中,觉察一点儿他对自己的爱意,赶忙羞怯地将自己的视线从他的脸上移开,继续讲故事给他听:“关于古祖师爷没有后人这事儿。据说是原因她的在尘世和圣境中的两段感情,都是无果而终,所以她才狠下心不要孩子的。”

    “哦,两段感情?在尘世中他不是跟古代的英雄后羿是夫妻吗?怎么会有两段感情?”王落辰回想了一下嫦娥奔月的传说,不解地问。

    “跟后羿那段儿,还不是在她离开尘世之后,后羿自己编的?当时,跟她是夫妻的后羿对她始乱终弃,背着她偷偷跟外族的女子相好。还骗她说是遇到了什么西王母,人家神仙对他怎样怎样的好,他必须经常去那里听讲之类的云云。”

    “其实,实际上呢,还不是为出去与人幽会编的谎言?后来,被起了疑心的她给撞破了奸情,一气之下跟他大闹一场,离家出走了。后羿便又编出了什么她忘恩负义,薄情寡性,背叛了他,偷了他的丹药飞升的故事来欺骗众人。为的不过就是自己将相好的扶正制造舆论。”

    “而她知道以后,伤心欲绝,万念俱灰,令一直都在修炼《素女心经》的她,参悟出天地本无情的至理,使得自身战力意外地破境,于一夕之间超凡入圣,拥有了进出虚空的能力。”

    “于是,她便毅然决然地离开了令她伤透了心的尘世,来到了圣境。到达圣境后,她四处游玩,以散去心中的忧伤郁闷。便在这一过程中,结识了当时已经创立了五极门,并在江湖上小有名气的五极门祖师元化极,以及还未创立炽日教,但已经在江湖中有些名头的炽日教祖师左秋明。”

    “三人相识后,由于意气相投,便结为异姓兄妹,共同闯荡江湖。随后,在短短的数年内,他们三人铲除了许多邪恶势力,给了江湖圣境带来了久违的太平。但谁知,这种太平没有持续多久,便因为左秋明跟元化极闹翻而中断了。”

    “而两人冲突的起因,自然是由于在平定江湖势力的过程中,左秋明对古冷月祖师生出情愫,主动追求却为之拒绝,便怀疑她对已是有妇之夫的元化极倾心,而迁怒于他,跟他争吵甚至大打出手。”

    “当然,左秋明祖师怀疑的也没有错。因为,尽管古冷月祖师在尘世中受过男人的伤害,但来到圣境遇到元化极后,还是很快被他的武功、才学、品格所折服,暗自倾心于他。这便造成了尽管元化极没有主动跟左秋明争夺古祖师,也没有背叛妻子回应古祖师的爱意,但左秋明却因为他的存在而无法得到古祖师芳心的事实。左秋明怎能不恨他?”

    “由于在平定江湖的过程中,他们三人各有拥护者。因而,他们两人的仇隙,一下便演变成了江湖两方势力的混战。眼看江湖圣境又要再次陷入混乱,古冷月祖师无奈之下,只好放弃了对元化极的爱,答应了左秋明的追求。但,在跟他好之前,她却提出一个条件,就是可以跟他好,但不会跟他结婚。并且,还要创立自己的教派,以实力保障自身的自由。”

    “左秋明思量再三,答应了古祖师的条件,并跟元化极握手言和。似乎,故事到这里便该结束了。可实际上,却没有。因为,即便古祖师成了左秋明情人,但也没有改变她喜欢元化极的事实。她心里一直有他,便不肯为左秋明生出一男半女来。左秋明心里最终还是对元化极生出许多的怨恨来。以至于,到了后来,他的炽日教和五极门之间还是常常会闹些不快。”

    “而我们冷月宫呢,也因为古祖师的爱始终得不到元化极的回应,心生埋怨。也跟五极门不怎么对付。即便,后来古祖师和左秋明祖师都仙游了。两教都换了新主人,这种两教都跟五极门关系不好的局面也一直没有改变。”

    这个长长的故事,既解释了古冷月为什么没有子孙后代的问题,也讲明白了五极门和冷月宫炽日教关系不好的原因,令王落辰心中许久以来没有得到解答的疑问都有了答案。

    王落辰不禁有了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他感激地看了一眼冷泠弦,说道:“谢谢你师妹,告诉我这些。牵涉到祖师的情事,恐怕这些都是你们冷月宫的秘密,一般不会让人知道的吧。”

    “师兄,怎么还你们你们的?难道你忘了自己已经是冷月宫的一名弟子了吗?你啊,千万记住,以后跟人家说话不要说你们了。要说咱们。知道了吗?”冷泠弦听出他话里的一个语病,笑着假模假式地“教训”起他来。

    “哈哈,师妹,人家这不是刚入门,说话说顺嘴儿了,一时没有改过来了吗?”王落辰为自己辩解了一句,然后接着说道,“哎,师妹,你说了这半天历史,好像还没有解释咱们冷月宫功法的意境问题吧。”

    “师兄啊,这不就是解释吗?我刚才所说,正是咱们功法会有意境的原因。”冷泠弦听他问回了原来的问题,不慌不忙的解释道。

    “这些就是原因?哦,我明白了,原来咱们冷月宫功法的意境,是因为祖师爷她老人家连续失恋,心情不好,所以才产生的,对吧师妹?”王落辰听她这么一说,好像明白了什么。

    “也可以这么说,但也不全对。因为天底下失恋的人很多,为什么别人都产生不了这种意境呢?问题的关键还在于咱们祖师对人类,尤其是女人心意的把握高于普通人。并且,她还对功法有着很深的悟性,才能将自己后来所创立的功法,与人类的心意相结合,产生中这种意境的。”冷泠弦被他的“失恋说”给逗笑了,继续向他解释着意境产生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