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槽完毕,王落辰向冷泠弦笑了笑说:“原来是这样啊。也不知道我是什么体质,适合修炼哪一种功法啊。唉,看起来要自如地使用这月梭,恐怕还需要等待一段时间呢。”

    “师兄不用着急,今天参观游玩一天,明天我爹爹就会为你测试体质的。测试过体质,当场就可以传授给你功法。而冷月宫的功法有个特点,便是入门容易升级难。所以,很轻松地你就能入门。只要你入了门,体内能够凝聚出那么一点阴阳元力,就可以自如使用月梭了。因此,如果不出意外,明天这个时候,或许你就可以脚踏月梭在天空中自由穿梭了。当然,是寒障之内的天空,你可千万别想着骑乘月梭去穿越寒障啊。那样的话,你可是会被寒障给困住的。”

    冷泠弦听他那样说,以为他着急使用月梭呢,便一口气跟他解释清了他怎么样才能使用和大概什么时候能够用上月梭,以宽其心。

    王落辰听了,心里暗暗盘算,明天就要为我测试体质,也不知道冷月宫会使用怎样的方法,会不会测试出我体内的五彩轮盘和五行之力?若是测试出来的话,自己岂不是要暴露身份?

    另外,就算测试不出来这两个,仅仅只是测试出来自己的体质特殊,必然也会引起轰动。那肯定也会为我带来很多麻烦。看来,我还是今晚就行动得好,免得拖到明天,还要多费周章。

    不过,若是今晚就行动的话,首先就得弄清师妹他们被关押的地方。但这地方怎么才能弄清呢?

    直接问冷泠弦吗?恐怕不行。

    这事儿,恐怕还得从冷泠弦的那位疑似卓应儿母亲的姑姑身上入手。

    嗯,就这么办。

    因为思维敏捷,王落辰在短短的一两秒的时间,就将自己下一步的行动计划给制定了出来。接着,便向冷泠弦说:“太好了师妹,没想到明天就可以使用月梭了。想想的话,我心里还真有点期待呢。呵呵。”

    说着,他便将月梭揣进了口袋里,意欲离开。

    东西已经领完,当然不能总待在库房里。看他有离开的意思,冷泠弦便向库房的人说了再见,陪着他一起离开了这里。

    出了库房那为利于运输而特别开出的宽敞的大门,他们两个去往下了一处地方,冷月宫的藏书阁。

    冷月宫的藏书阁比起五极门来,规模小了很多很多,仅有的几座小楼,挤挤巴巴地矗立在一个院落里,让整个藏书阁的格局看起来十分小气。

    不过,这里的氛围倒是挺好,也很安静。大概是因为正是门内弟子们练功的时间,这里的人很少。

    这正为王落辰提供了向冷泠弦打听她姑姑故事的机会。

    在藏书阁的各个小楼里转了一圈儿,见识了一下冷月宫收藏的书籍和一些古物,王落辰和冷泠弦慢慢在小院中的参天古木下散着步,王落辰便在这时向冷泠弦问起她姑姑的故事。

    “师妹,瞧这古树,好像一位久经世事沧桑的佳人,多么的静美。不知为什么,它令我想起了圣姑。不知道你感觉出来没有,她就好像这里的树,虽然很美丽,但却给人一种沧桑的感觉,好像她经历了很多很多事情一样。”王落辰借景抒情并睹物思人,巧妙地将话题扯到了冷泠弦的姑姑身上。

    “呵呵,师兄,你这几句话说的好文艺,真是让我对你又多了一份崇拜。而且,想不到你的心思竟然那么细腻,都赶上我们女儿家了。居然连我姑姑身上的那股沧桑感你都能够感觉得出来。”

    冷泠弦在古树下停住脚步,转身依靠到它粗壮的树干上,美目含情地望着身前这个,对她来说有些像谜一样的男子,赞赏了他一句。

    “嘿嘿,师妹,这倒不是我心思细腻,而是圣姑她整个人的气质实在是有些很特别,让我不得不注意到这一点罢了。”王落辰笑着向她撒了个谎。

    “对,师兄,你说得很对。的确是这样,我姑姑这人因为天资聪颖,很早就领悟了我们冷月宫功法中的广寒冷月意,整个人的气质给人的感觉便是非常清冷的。再加上她十四岁便离宫闯荡,在江湖中经历了很多的事情,也受到了一些伤害,让她的心灵饱受煎熬。伤心难过之余,难免产生出一些孤寂、落寞和看破红尘的想法,令她身上的这种功法的清冷意境更加浓厚,已渐渐向着更高的意境,古月沧桑意演化。所以,才会给人以一种沧桑的感觉。”

    冷泠弦肯定了他的说法,并跟他解释着自己姑姑为何给他以这种感觉,眼睛里慢慢生出一股淡淡的幽怨意味。

    王落辰感觉出她这种变化,便问道:“师妹,你的身上也有一种意味。这是不是说,你也领悟了功法中的某种意境?”

    “呵呵,师兄果然是个敏感的人,我才刚刚领略到的独对寒窗意,居然都被你给感觉到了。你一定很奇怪为什么修炼冷月宫功法的人都会有某种气质吧。这个我要跟师兄解释一下。这是因为,冷月宫的第一位主人,也就是冷月宫的创建者,乃是一位来至尘世中的奇女子。她在我们圣境的名字叫做古冷月。但实际上,这个名字远不如她在尘世中的那个名字响亮。师兄,你这么聪明,能够猜到她在尘世中的名字吗?”说到这里,冷泠弦故意跟他卖了个关子。

    “古代的人物,且有跟月亮有关,即便我历史学得不好,但也可以想象得到这个女子是谁的。她大概就是那位著名的叫嫦娥的女子吧?原来,她也跟众多的成仙故事里的人物一样,并非真的成仙了,而只是武功修炼到极致,破开虚空,到了这里啊。”

    王落辰一下子便猜中了那女子是谁,令冷泠弦有些惊讶,不明白他何以对圣境了解的这么深入,连仙人飞升不是飞升,而只是穿透空间壁垒来到更适合修炼气功的圣境,进行更高层次的修炼这种事情都知道。

    不过,转念又一想,他既然能够买通五极门的人把他偷偷带到圣境里来,理所当然地应该会对圣境进行过一番了解吧。因此,他能够知道这些,似乎也并不奇怪。

    因而,她便笑了笑,继续说道:“师兄果然够聪明,我们冷月宫的开山祖师古冷月,正是尘世中所谓的嫦娥。而我们冷家的先祖,当年不过是她众多弟子中的一个。是经过一番竞争才得到她的信任,被授予衣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