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物品不知道都有什么啊?还有衣服吗?那可得给我挑件儿好看的啊。”王落辰听冷泠弦这样说,眯起眼睛,做出一副财迷的样子。

    “师兄,有本少宫主领着,挑件好看的衣服还不是小问题?而且不光是衣服,就连要发给你的宝剑、功法秘诀、月梭等等物品,我都保证给你要最好的。”冷泠弦再一次拍着胸脯保证。

    她一拍胸脯,王落辰的眼睛又不由自主地随着她的玉手瞄向了她的山丘,脑海里又不受控制的出现了想入非非的场景。

    对此,他不禁有些纳闷儿,不知自己这两天是怎么了。为什么自从跟飞羽练功之后,就容易想那些色色的事情了。

    他心中暗自分析,莫非,这练功的事情也上瘾?或许吧,看来,得克制一下才行,免得出糗。

    然而,虽说他心里努力想着要尽量避免那样儿的想法,可眼睛还是忍不住在冷泠弦的山丘上多盯了两秒钟。

    两秒钟虽然很短暂,但却足以让一个少女感觉到对方视线指向的地方。

    冷泠弦发现了这一点,脸不禁一下红了,赶忙把身体转了过去。

    “师妹,咱们这就去吧。”王落辰见她突然极不自然地飞速转身,便想到是怎么回事儿了,马上感到十分尴尬。为了掩饰,连忙说了句废话。

    “嗯,师兄,库房离此处不远,请随我来。”

    冷泠弦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头也不敢回地以含混不清的声音说道。

    哎呀,她害羞了?呵呵!

    听到她的声音,王落辰脑袋里闪出这个想法。这让他突然感到了冷泠弦的可爱之处。他竟然不由自主地快走了两步,追上了她,跟她闲话起来。

    闲话的内容都是王落辰想要了解的冷月宫的情况,却正是冷泠弦最为熟悉和最乐意聊得话题。因而,两人的谈话进行的很愉快。冷泠弦也很快从刚才的“含羞草”状态恢复了过来,重新变得有说有笑的。

    两人便这样说笑着,到了库房。

    库房嘛,就是存储东西的地方,里面存放了各种冷月宫正常运转所需要的东西。

    而且,由于冷月宫怎么说也是个拥有三万门徒的大教派,它的库房自然也是很巨大的。

    整个库房区内,林林总总的矗立着二十几处大殿,存放了数万种物品。

    而王落辰的个人物品,不过是其中非常微不足道的一部分,对库房的人员来说,要发放给他,是非常容易的一件事儿。

    因此,他们俩一到了那里,随着冷泠弦说明来意,连五分钟不到,库房的管理人员便马上将王落辰的东西给凑齐了,放在了他的面前。

    “哇,怎么这么多?这冷月宫新弟子的福利待遇也太好了吧?”

    库房的物品发放处,王落辰看着自己面前的一堆物品,想想刚进五极门时领的那点儿东西,按耐不住心里的喜悦,发出了自己的惊叹。

    “也没什么啦。不过就是些你日常用得到的东西啦。比如说,四季常服和礼服、身上的各类金玉饰物、洗漱用品、餐具炊具家具、各种武器和护具、记录功法的书册等等。哦,还有一件,就是你的月梭。喏,就是这个啦。所有这些呢,都是按宫里的规定发的,一件不多,一件也不少,请武师弟查收一下。”

    库房的物品那名个子不高,身材偏胖的管理人员听他惊叹,便笑着将所发放的物品给他清点了一下,要他查收。

    “所有这些,品质都是最好的吧?”还没等王落辰查收,冷泠弦先问了一句。

    “当然,师妹的救命恩人嘛,我们岂敢糊弄?不瞒师妹说,这些可都是按照入室弟子的标准实发的。”管理人员一脸谄笑地向冷泠弦保证说。

    “多谢师兄照顾。那既然这样,我看我也用查收了,直接请师兄给打包了,找个车子,我即刻拉回去好了。”王落辰听他这样说,笑着向他致谢,并表示无需查验,直接运走就好。

    谁知,他刚说完这话,那胖管理员却哈哈大笑了起来。这令王落辰有些不解,不知他这笑的原因是什么。

    冷泠弦也在笑他,只不过不如那管理员笑得那么大声。

    她也不多言语,直接从桌上拿起一个如织布的梭子一样的物品,双手抱住,向其注入一股元气。

    就见那银色的梭子上一阵光芒闪动,射出一片光芒将所有属于王落辰的物品给罩住。片刻后,光芒消失,那些物品也不见了。

    “哎,我的物品呢?”

    王落辰见此情景,已然知道这银梭子就跟自己的音灵石一样,是一件可以容纳物品的空间容器,明白自己的物品全被它给吸了进去。但,为了扮演好自己是初到圣境的尘世中人这一角色,还是发出了一声惊奇地询问。

    “喏,师兄,给你。你的物品都在这月梭里了。记住,月梭不仅仅是一个代步工具,还是一个储物箱,以后你的物品尽管放在里面好了。”冷泠弦一把将巴掌大的月梭塞进王落辰怀里,笑着跟他解说道。

    “月梭这么神奇?可大可小,还能够储物。怪不得我们来到冷月宫后,我就没见过你的月梭和你的武器呢。原来真相是这样的啊。”王落辰打量着手里银色的月梭,再次发出了假装的感叹。

    “月梭乃是我们冷月宫和炽日教的能工巧匠,近些年联合研制出来的实用工具,使用时需要输入冷月宫和炽日教功法所凝聚出的特殊元力。所以,师兄若想使用它,你得赶紧修炼这两种功法才行哟。”

    冷泠弦从月梭中取出两本功法,向王落辰进一步解说了它的使用办法。

    “冷月阴功,烈阳神功,这两本就是冷月宫和炽日教的功法?这个自己看看就能练成吗?”王落辰看着两本记录功法的册子,向冷泠弦问道。

    “当然不是啦,不然干嘛还要拜师?这只是功法,除此之外还有修炼的窍门是需要师父亲传的。另外就是,冷月宫和炽日教的功法都讲求体质的。这体质也必须要由师父来测试的。等测试出来,若是阴柔体质呢,就专门修炼冷月阴功,若是阳刚体质呢,就专门修炼烈阳神功。不能乱修的。”冷泠弦耐心地跟他解释。

    “那若是阴阳体质都不是或都全是那种体质呢?该修炼哪一种功法呢?”又遇到体质问题,已经有过一次经验的王落辰,想起自己曾经的不愉快经历,忍不住追问了一句。

    “师兄,你别开玩笑了。天地之间,阴阳对立。世界上的人要么是阴柔体质,要么就是阳刚体质,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人是你说的那两种体质的。所以,这样的修炼之法,也是不存在的。”冷泠弦被他的想象力给逗笑了,马上向他解释哪两种体质的人是不可能存在的。

    唉,师妹啊,你哪里知道,凡是没有绝对,说不定我就是那种体质呢?

    见她说的那么肯定,知道自己体质特殊的王落辰,不禁在心里暗暗吐槽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