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想心事,王落辰的眼神有了片刻的呆滞,被冷泠弦看在眼里还以为王落辰被自己姑姑的美貌给吸引了,发花痴呢。便笑着用肩膀撞了一下他的胳膊问:“师兄,我姑姑好看吗?”

    “啊,什么?你是在问我对圣姑的评价吗?好看啊,真好看,长得很像我妈妈。”

    王落辰眼神呆滞,神识却很灵动,他听到冷泠弦发问,马上就对她话里所蕴藏的意思心领神会。显然,她的话里隐藏了套路。

    因此,他的回答,便很机智地没有顺着她的套路来。

    他的这一回答,的确很巧妙。因为将对圣姑的评价扯到了长辈身上,便一下子将自己与发花痴撇清了关系。

    仅这一句话,就消除了她的误会,保住了自己的形象,还避免被她怀疑到自己刚才发呆的真正原因,可谓一“句”多得。

    “真的吗?我姑姑真的长得像伯母?可是,我从你的长相儿上,怎么压根儿就看不出来呢?哧哧。”听他这样说,冷泠弦的心里很高兴。心情好的情形下,不禁顺嘴儿跟他开了个玩笑。

    “师妹,你的意思是在说师兄长得丑吗?哈哈。”

    王落辰再次听出她话里所隐含的意思,为了配合她的幽默,他爽朗地笑了起来。

    “没有啊,我只是在说我姑姑长得好像仙女一样,跟你不像嘛。哈哈。”自己的玩笑能够被人家给理解,并体味到笑点,冷泠弦有种对方跟自己心意相通的感觉,心情更好了。继续跟王落辰玩笑了一句。

    “师妹啊,本来人家对自己的长相就不自信,你就别再打击师兄吧,不然的话,人家会自卑的。哈哈。不过,说真的,我有些奇怪,圣姑长得如此好看,好像仙子一样,怎么会至今仍是单身呢?对吧,我猜的应该没错吧。圣姑是单身吧?因为,若不是单身,这么重要的场合,她的丈夫和儿女应该会陪她一起来参加吧。”王落辰巧妙地转换了话题,企图从冷泠弦这里,套出自己想知道的信息来。

    谁知,他刚说出了这句话,冷泠弦便赶紧对他挤眉弄眼了一番,示意他收声,并在他耳边轻声提醒说:“师兄,这个话题在这里不便谈论。而且,我提醒你一句,这个话题最好也不要当着我祖母的面儿说起,否则的话,后果很严重。”

    “哦,真的吗?听你这话里的意思,好像圣姑的身上有很多故事似的。说实在的,这样一来,我的好奇心更大了呢。师妹,我有个请求,不知道你能不能答应。就是待会儿你带我出去参观冷月宫的时候,能把她的故事悄悄地跟我说说吗?”王落辰也像她一样,压低声音,问道。

    “这个嘛,你真想听的话,我也不是不可以告诉你的。可你得保证,不能将我说的内容,向别人讲啊。”对于他的请求,冷泠弦略微沉吟了一下,还是答应了。只是,在答应了之后,又特别附加了一个条件。

    对于她所提的这个条件,王落辰微微一笑,说:“放心,师妹,我又不是长舌妇。而且,除了你之外,我跟这里的人又都不熟,没有别人可讲的。呵呵。”

    “好吧,咱们先继续参见其他长辈们,等一一见过了,咱们就从这儿告辞出去,然后我再找机会跟你讲讲我姑姑的故事吧。”

    冷泠弦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又觉得他既然都这样说了,自己若还不肯告诉他,很可能会让他觉得自己不信任他,并因此生自己的气,便痛快地答应了他。

    王落辰就知道在她对自己产生了好感的前提下,是不会拒绝自己的。听她果然答应了,王落辰心里颇为高兴。便微笑着朝她点了点头,和她继续去参见其余的长辈。

    好像是为了凸显出对他这位救了自己孙女儿性命的新弟子的器重,冷无痕对今天的仪式做了特别的安排,连冷月宫中平时很多不大出门的老人儿都出来参见了这次活动。

    这种特别安排,让王落辰这名新弟子今天一入门,就见到了很多的前辈,并受到了他们的褒奖和赞誉,以及啰里啰嗦地询问。

    虽然对此种安排略有反感,但因王落辰猜想到这种安排中的深层意味,他还是很耐心地带着微笑,将所有人给一一拜见了一遍。

    终于,在听完了最后一个老太太的啰嗦后,他加入冷月宫后第一项艰巨的任务,被他凭着坚强的毅力完成了。

    他在冷无痕和冷千山充满赞许的眼神中,重新走回了他们的身边。

    冷千山又跟他讲了几句闲话,便宣布了此次入门仪式的结束,将他交还给了冷泠弦。

    他要她带着他去领取一些个人物品,顺便参观一下冷月宫,并结识一下各处的头头脑脑。

    这可以说又是一项专门为他设置的活动。因为他不过是一名外门弟子,并非冷千山的入室弟子,按理说是不应该享受这样的礼遇的。但因为他是特殊的,冷月宫再一次为他破了次例。

    这一点,冷泠弦已经暗地里向他说明了,在冷千山当着众人宣布的时候,王落辰自然免不了向他叩谢了一番。

    知道感恩的人,总是令那些特意施恩的人特别欣慰,特别欣赏。

    冷无痕和冷千山以及其他很多人,都因王落辰的这一代表了谦虚和恭谨言行,流露出更多的对他的嘉许目光。

    而他,便在这如潮水般涌来的嘉许目光中,不卑不亢地随着冷泠弦退出了这座大殿。

    走出大殿之后,他向着冷泠弦笑了笑,长出了一口气,说道:“呼,好紧张啊。终于完成了。师妹,我的表现还行吧?”

    “师兄,你真厉害。原本来之前,我还担心你会在大家的关注之下紧张过头露出窘态呢。没想到,整个过程中,你的表现简直就是应付自如,可圈可点,令人自叹弗如啊。”

    因为他刚才的表现,又展示了他在待人接物方面的优秀,冷泠弦此时望向他的眼睛里,已经不仅仅是喜欢了,还多了一份崇拜。

    “师妹啊,你就别糗我了。你不知道刚才我有多紧张呢。现在好了,就剩我们两个了。终于不用那么端着了。那么,师妹,接下来咱们要先参观哪一处呢?”王落辰故意塌胸偻背,做出一副彻底放松的不端庄且滑稽的样子,嬉笑着向冷泠弦问道。

    “还能去哪儿?当然是先去宫中的库房,去给你领个人物品了。领了物品,也好把你的奇异服装给换一下,免得看起来跟大家差异那么大,引人注目。”冷泠弦扯着他的衣袖,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