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王落辰心中盘算的这会儿工夫,他们已经走进了大殿。(书=-屋*0小-}说-+网)大殿中的人们见他来了,知道仪式将要开始,便逐渐结束了自己的交谈。

    嘈杂的大殿渐渐变得安静下来。

    冷千山,这位冷月宫宫主冷无痕的独子,大概是继承了他母亲的优良基因的缘故,生就的身材颀长,面如冠玉,容貌出众。常常穿着一身白衣,显得风度翩翩。再加上,为人放荡不羁,随心随性,也跟他母亲一样,有那么几分出尘脱俗的仙人之风。

    此刻他见到王落辰在自己妻女的陪同下一起走进大殿,便点头微笑,示意他们到自己这边来。

    所谓入乡随俗,客随主便,王落辰要入冷月宫,便要经过这样一个仪式。至于这样一个仪式要如何进行,他也不用多考虑,一切只需按照仪式司仪的要求去做就好。

    说起来,这仪式也很简单,无非就是叩拜先师,叩拜师父,听取门规教条等等。虽说繁琐,但因为有司仪掌握流程,倒也并不觉得有多么的难以完成。

    所以,经过了一番折腾,王落辰还是配合着冷月宫的人,将这仪式给进行完了。

    随着司仪一声“礼毕”,冷千山又收了一名新弟子,而王落辰也正式成为了冷月宫的人。

    仪式完成后,照例要由冷千山带领着王落辰拜见冷月宫内的各位老人,即他的各位长辈。

    这一过程中,拜见那些老头老太太的时候,王落辰只是机械地行礼,说些公式一样的话,心里没什么感觉。但等到参拜冷千山的妹妹,冷月宫的圣姑时,他心里却忍不住大吃了一惊。

    “这女子不就是自己昨晚见到的那名小楼独居,倚窗望月,无限寂寥的女人吗?原来她是冷月宫的圣姑。”

    王落辰心中暗暗吃惊着,向她参拜下去:“拜见圣姑。”

    “不必多礼。”那女子向他轻抬玉手,丹唇微启吐出了美妙动听的四个字,然后看了一眼陪在一旁的冷泠弦,向他问道:“听说你救了弦儿,可是真的?”

    “是的圣姑,昨天巧遇,恰逢师妹不小心着了人家的道儿,就出手帮了个小忙。”王落辰看了一眼她的容貌,然后低眉顺眼儿地回了她的问题。

    “姑姑,你别听师兄说的轻描淡写的,其实昨天的侄女儿的情况可危险的。你想想,落入三家界贼人的手里,我还能有好下场吗?幸亏是师兄出手救了我,要不然,你以后可能都见不到我了呢。”

    跟在王落辰身边的冷泠弦见师兄把救自己这事儿说的那样清淡,唯恐自己的姑姑看轻自己这位师兄的功劳,赶紧将昨天的事情严重性跟她解说了一番。

    “你这丫头,还好意思说呢。江湖险恶,小小年纪就出门闯荡,怎么能不加小心呢?唉!下次可不许这么胡闹了。”

    听她说的那么严重,这位冷艳圣姑脸上,立刻浮现出一丝如三春暖阳般的笑容,怜惜地望着她,抓起她的手责怪了她。

    “姑姑,人家马上就十五岁了,已经不小了。比起当年的您,人家还大了半岁呢。凭什么不能出去闯荡江湖啊?”听她责备自己,冷泠弦有些不服气,撅着小嘴儿,向她发出了抗议。

    冷泠弦这话真是挺噎人的。不过出于溺爱,她姑姑却未生气,反而还笑着在她鼻子上轻轻刮了一下说:“你这丫头,就是嘴巴厉害。姑姑说你句什么,就没说好好地听着不顶嘴的时候。好,既然你这么说,那我问你,当年姑姑我闯荡江湖的时候是什么战力,现如今你的战力又是哪一级啊?”

    “姑姑,我就知道你得这么说。可这么说不公平啊。您当年十四岁战力就能够达到武帝级,那是冷月宫的宫主,我的祖母大人,亲手教的。侄女我如今战力只有武帅下品,那是我爹爹教的。您想啊,我爹的那点儿道行,比起祖母来那值得一提吗?所以人家说不公平嘛。若是我也由祖母亲自指点,那我现在的战力说不定也能达到武帝级,甚至更高呢。嘿嘿。”

    冷泠弦还真像她姑姑说的,是常有理,无论她姑姑怎么说她,她都有话说。

    “你这孩子,亏你想得出这理由来。修炼的事儿向来都是讲究自身悟性的,还从来没听说过谁的战力如何全跟师父有关的。咱们冷月宫的功法几千年来就是那些诀窍,无论谁练的就功法本身来说也没有什么差别。你说姑姑战力比你高是因为师父不同,难道说你祖母还跟你爹爹藏奸不成?呵呵。”冷泠弦的姑姑想来也是辩论的高手,听了她的说法,马上也讲出一番道理来。

    “那可说不定。据祖母自己讲,你们兄妹两人,她喜欢的可是姑姑你。也许,因为这样,她就将冷月宫的不传之秘单单传给了你老人家了呢。哈哈。”

    正理说不过,冷泠弦就跟姑姑讲起了歪理。

    “你祖母喜欢我?看看姑姑如今的境遇,你说这话有人信吗?呵呵。”谁知,她这话大概是说到了她姑姑的痛处,她将脸一沉,生气了。

    “哎呀,姑姑对不起,是弦儿口无遮拦,不会说话,惹您生气了。要不弦儿给您赔不是吧,不过咱们得先说好,陪了不是,您可不许再生气了啊。”

    冷泠弦别看只有十四岁,但身为比现代人类多进化了六七百年未来人类,其身体和心智都跟咱们现代的二十岁左右的成年人差不多。

    因此,她察言观色的功夫很厉害,她姑姑刚一生气,她马上就察觉出来了。不等她姑姑的脸色变差,就赶紧凑上去,抱住她向她撒娇,求原谅。

    “呵呵,你啊。谁说我生气了?我才懒得跟你生气呢。算啦,仪式也结束了。你的师兄武星我也见过了。姑姑该回去绣花赏蝶了。你呢,还是继续陪着你的师——兄,去参拜别人,熟悉冷月宫的一切吧。”

    没有跟她计较,也没有要她道歉,她的美女姑姑拍了拍她的肩膀,并向王落辰颇有深意地微微一笑,挥了挥她飘逸的衣袖,转身离开了。

    她的身影慢慢从王落辰的眼睛中消失,却在他的心中逐渐清晰了起来。

    他突然明白,为什么这个女子的身影如此眼熟了。因为,从她的身上,可以看出他这次要来解救的那名女孩儿的影子。

    由这一发现,他不禁想到:“卓师伯乃是五极门最年轻的武圣,想当年恐怕也是五极门少年弟子中的佼佼者。那么,像他这样的人物,其恋爱的女子恐怕也不是一般人吧?这位圣姑的身形和容貌都和卓应儿有那么几分相像,难道说她正是卓师伯的妻子,应儿的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