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的窘态,令冷泠弦有些得意,她笑着将早餐给他放在房间的桌上说:“要我不说也行,可你得答应我不能再反悔了。还是照我说的,我叫你师兄,你叫我师妹,听见没?”

    “好吧,师妹!都听你的还不成吗?”王落辰拗不过她,只好还按她说的办。

    然后,他便俯身闻了闻早餐的香味儿,赶紧地去洗漱了。

    收拾完毕,他坐到桌边吃起早餐来。而冷泠弦呢,则是坐在他的对面,双手托着雪白的香腮,用一双清澈的大眼睛看着他吃东西。那神情,看上去就好像他吃东西是非常美妙的图景,让她十分陶醉似的。

    “干嘛老看着我啊?”王落辰被她看了一会儿,有些不解地问。

    “你吃饭的样子好可爱,看你吃饭,我有一种这些食物们终于找到了知音的感觉。”冷泠弦哧哧地笑着说。

    “哈哈,你直接说我吃相不好不就完了吗?”她的话,王落辰略微一想就明白了。

    “哈哈,师兄,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我可没说吧。”见他听出自己话里的意思,冷泠弦开心地笑了起来,“哎,师兄,我能问一下,你吃饭为什么这么香吗?”

    “还不是因为小时候家里穷,孩子多,怕吃不上饭,抢着吃抢习惯了。哈哈。”王落辰吃完最后一口饭,又喝下了最后一口粥,用手帕抹了抹嘴回答。

    “少骗人了。肯定不是这个原因。”冷泠弦摇着头表示自己不信。

    的确是如她所说,王落辰吃饭快,不是因为他跟冷泠弦开玩笑所说的原因。而是因为他从小就参加体育训练,过得都是集体生活,而且是实行军事化管理,吃饭有时间限制的集体生活,所以他才养成这种快速吃完一顿饭的习惯的。

    经冷泠弦这么一问,那一瞬间,他猛然想起了和自己的教练以及队友们一起生活的场景,心中不免感触良多。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不过,叹气之后,他意识到自己在冷泠弦面前是不该流露真实情感的,便说:“的确是另有原因。这副吃相,是在师门里养成的。在师门时,师父对我们要求很严格,什么都要求我们要做到干净利落,连吃饭也不许我们慢吞吞的。因而,我们这些弟子,便养成了狼吞虎咽式的吃饭习惯。”

    “哦,原来是这样啊。”似乎是好奇心得到了满足,冷泠弦不再问他有关这方面的事,而是收起餐具,领着他去参加入门仪式了。

    “师兄,待会儿你别紧张。”

    因是外门弟子的入门仪式,无需进祖庙,举行仪式的地方就在离他住所不远处的外门弟子训练馆内。他们两个没走多大会儿就到了。

    到了那座人声鼎沸的宫殿外,冷泠弦怕王落辰没有见识过这么大的场面,会紧张,特意叮嘱了他一句。

    王落辰心说,这种小场面,我会紧张才怪。

    但心中如此想,嘴巴却口不对心地说:“谢谢师妹提醒,你还别说,头一次见到这么大的场面,我还真是很紧张呢。”

    说完,为了证明自己真的很紧张,他还用袖头在脸上轻轻擦了擦那并不存在的汗水。

    不知是他的表演太过逼真,还是冷泠弦太过信任他了,对他的假紧张,冷泠弦还真就信了。她再一次拍着胸口说:“师兄,别怕,一切有我呢。”

    “是,谢谢师妹。幸好有你在,不然的话,我都不想进去了。”

    王落辰应承着她,并趁她拍胸口的时候,目测了一下她的山丘。感觉她的比吴梦雪的要大,但比妮蒂亚和沙傲云的要小很多,不禁浮想联翩了起来。

    这一想,很像是愣神儿了,让冷泠弦以为他紧张过度,有些呆了呢。就相信了他所谓的不想进去的话,仿佛真怕他跑掉,她赶紧过来挎起他的臂弯,将他往大殿里拽。

    “啊,师妹?干嘛拽我啊,呵呵,你不会真的是怕我跑掉了吧。你放心,我不会跑的。”

    王落辰被她一拽,忙把刚才充满罪恶感的想法收了起来,笑着将自己的胳膊从她的手里抽了出来。

    “真不会跑?”听他这样说,冷泠弦瞪大眼睛盯着他,郑重其事地问了一句。

    “真不会。放心吧。都已经到这儿了,再怎么紧张也得进去啊。何况这入门仪式可是关系到我未来的前途的。我哪能儿说放弃就放弃?”王落辰用力点了点头,明确告诉她自己不会跑。

    “这可是你说的?”

    冷泠弦仔细观察了一下他的表情,确认他没有在说谎,才放下心来,没有再去抓他的胳膊。

    两人正在殿外走走停停,大殿门口处走出了冷泠弦的母亲,她一见到两个人,就笑容满面地迎了过来,向王落辰说道:“小武,还不快点儿进去?大家都等着你呢。”

    “不好意思师母,昨晚没把握好分寸,喝多了?以至于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居然还迟到了。”王落辰见她到了近前,赶紧就昨晚醉酒和今天起晚的事儿向她表示歉意。

    “这事儿不怨你,怪只怪你的师父冷千山喝得高兴了就没个节制,不管是谁,就一个劲儿地劝酒。你会喝醉,也是他这当师傅给害得啊。哈哈。”因为熟识了,他的这位师母跟他说话也近乎了许多,随意了许多。

    不过,她能这么说他的师父,王落辰却不敢随着她的话往下扯,他连连摆手说:“不,不,师母,还是我自己有些忘形了。怪不得师父的。”

    “好啦,母亲,师兄,你们就别在这儿说过去的事儿了。咱们还是赶快进去参加入门仪式吧。”见他们两人大有因为醉酒的责任问题,进行一番客套的意思,冷泠弦怕耽误了正事儿,赶紧提醒他们。

    “对对,师母糊涂了,本来是来催你们赶快进去的,却扯起闲篇儿来了。呵呵。”冷泠弦的母亲,被女儿提醒了,才想起自己向他们迎过来的原因,便笑着自责了一句,领着两人向大殿大门那里走。

    一边走,还一边不忘跟自己马上要收进门的这位徒弟交谈。

    不知为什么,她这种不停地跟自己聊天的情形,还有她眉眼中流露出的欣赏之意,让王落辰想到了吴梦雪的母亲自己真正的师母吴绮梦,当初她也是这样对待自己的。然后,她就将吴梦雪托付给了自己。

    他不免有些恐慌,觉得冷泠弦的母亲或许也动了那样的心思。

    意识到这一点,王落辰不禁在心中暗自盘算:“这些当母亲的也奇怪了。世界上的好男人多得是,怎么就都替自己的女儿相中了我呢?这可不行啊,我是来救师妹他们的,我的身份注定了我和冷泠弦之间是不可能有什么结果的。所以,等拜师以后,我一定要注意疏远她们母女,跟她们保持些距离才行。以免惹上不必要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