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下,阳晓宇尴尬了。

    他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用眼睛朝四处看了看,看大家没有将目光从自己身上挪开的意思,便挤出一副笑容,对王落辰说:“武兄,我刚才所说,并非是指责你什么,不过就是开个玩笑。谁知,因为本人开玩笑的水平是在不好,没逗笑你,还让你产生了误会,实在是不好意思啊。”

    “没事儿,阳兄,是我笑点太高。浪费了你的玩笑。呵呵。”这种理由,亏他能够想得出来,王落辰也只能是对他“呵呵”一笑以了之了。

    不过,虽然王落辰不与之计较,大家对阳晓宇的印象却一下子变得非常差了。

    都认为他刚才那样说了人家,居然连个大大方方的道歉都没有,实在是太没人品了。

    尤其是冷泠弦,更是对他感到非常失望,气呼呼地瞪了他一眼,理也不理地跟着祖母、母亲和王落辰他们,迈过冷月宫的门槛,走进了宫墙之内。

    冷泠弦的这一眼,以及刚才因冷无痕她们婆媳对王落辰的支持而令他产生的尴尬,让阳晓宇心中对王落辰的怨恨又增加了几分。

    在众人之后,他不免又使出了瞪眼大@法,对王落辰展开了新一轮的怨毒伤害。

    王落辰得到了冷无痕准许他加入冷月宫的许诺,心情大好,才懒得里会他以什么眼神来对付自己。

    他要全心全意去赴宴,并在宴会中将自己在大家心目中的良好形象再给巩固一下。然后,便展开打探自己师妹他们关押之处,并救他们离开的行动。

    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到了宴会上,在见到冷泠弦的父亲和其他冷月宫的重要人物之后,他尽量装出一副“温良恭俭让”俱全的样子,极力让每个人都喜欢上自己。

    结果,凭着他优雅的做派,非凡的谈吐(因为天一生水的缘故,他脑袋里不缺知识),他不仅将跟自己有关的师门、身世、武功等等信息,很完美地以谎言向大家介绍清楚了,还成功地获得了属于自己的那一份三百万江湖币的奖金和冷月宫弟子的资格。

    当然,同时也在这一过程中使得所有人,都将他视为一个可以信赖的良好少年,愿意接纳他进入自己的圈子。

    一句话,通过一次欢迎宴会,他成功地取得了冷月宫内几乎所有人的信任,并打入了他们的内部。

    不过,取得这一成就,也是需要付出点儿代价的。

    那代价就是,因为被所有人欣赏,大家纷纷同他干杯,他因不好拒绝,不得不跟他们每个人真的喝干了杯子,从而导致他饮酒过量,醉了。

    醉酒后的他,是被人给扶着去冷月宫特别为他准备的住处的。

    那地方是一处位于冷月宫外门弟子集体宿舍旁边的独立住宿区,里面一水儿的全是精致的小楼。

    一般,这些楼都是安排给贵客或者门内教习外门弟子的大弟子住的。轮不到新弟子住。

    而这次,他刚一入门,就直接给了他一座,足见冷月宫是给予了他特别优待的。

    他躺在床上,头脑觉得晕乎乎,天旋地转的。

    但,他的神识依旧保持着清醒。于是,他便将神识释放了出来,把它化成颗粒,去冷月宫各处小心探查。

    是的,在这里,即便是以神识探查,也一定要小心。

    因为,据他今晚所掌握的情况,冷月宫内也是高手如云的。

    尤其是冷无痕,其实力怕并不逊于五极门长老。想来神识也是很强大的,冷月宫内些许的风吹草动,恐怕都逃不过她神识的掌控。

    有鉴于此,他才将神识化成了无数片去探查各处,在提高效率的同时,也能尽量降低自己被发现的风险。

    他的神识探查的小心翼翼,凡是可能关押沙傲云和卓应儿等人的地方,都没有放过。但整整一个时辰过去,他将冷月宫全部查看了一遍之后,还是没有找到一点儿线索。

    没办法,他只好暂时将神识收回,打算明天使用其他方法试试。

    但就在他的部分神识重新穿越居住着冷月宫女眷的内宅时,在一座小楼的窗口,他发现了一个十分眼熟的女子身影。

    那身影举头望月,显得寂寞清冷,浑身散发出淡淡的忧愁。

    “这个身影为什么如此眼熟?我在哪儿见过她呢?”王落辰远远地感知着她的身形,产生了一个深深的疑问。

    为了搞清楚这一问题的答案,他想再靠近一些看看。可就在此时,他敏锐地感觉到有一股极为强大的神识也向这座小楼方向扫来。

    那神识强大到足以将他的神识碾碎,吓得他赶紧躲开了。

    “此地不宜久留,若想弄清这女子的身份,在哪儿见过,还得再想想办法。”王落辰于心中计较了一下,便暂时撤离了此地,回到了住处。

    本体在酒精的作用下已经沉睡,他将所有发散开的神识重新汇聚起来,开始回忆今晚所探查的结果,然而依然是做无用功,毫无所获。

    不过,要说一无所获也不全对,因为他隐约觉得,自己发现的那个孤单落寞的女子或许对他找到师妹等人的关押地点,非常有帮助。

    “看来,那名女子很关键。我一定要查清她的身份和她为什么会独自住在那所小楼上。”

    王落辰暗暗打算着,便将神识收回脑海,修炼起功法来。

    神识渐渐入定,他这一夜也在无意识中飞快地过去了。

    第二天早上,他还在睡觉,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和冷泠弦的轻轻呼唤:“武师兄,武师兄,该起床了,你忘了宫主昨晚说的,今早要为你举行入门仪式的事儿了吗?”

    她这一喊,王落辰的神识马上警醒,进而唤醒了本体。

    “啊——”

    王落辰打着哈欠伸展着懒腰醒了过来。然后,整理了一下一整夜都没有脱下的衣服,揉着眼睛去给冷泠弦开门。

    “师妹好早啊!”王落辰笑了笑,揉了揉脸颊。

    “师兄昨晚睡得还好吧?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

    冷泠弦笑嘻嘻地向他举起手中的托盘,那上面有粥有蛋,还有包子油条和一碟儿咸菜。显然,是为他准备的早餐。

    “师妹,不,我觉得我还是应该叫你师姐,毕竟我入门比你晚嘛。你真是太客气了,这怎么好意思呢?而且,你身份尊贵,你这样,会让别人说我不懂事儿的。”

    看着她送来早餐,王落辰突然觉得,这女孩儿对自己好得有些过分了。情感经历丰富的他,马上意识到这里面或许有着不同的意味。

    并且,因为想到自己如今正以一个假身份接受她的好意,他的心里不禁觉得有些过意不去起来。便连忙推翻了昨晚和她的约定,将她的身份抬高了起来,以疏远两人的关系。

    但这只是他的想法,冷泠弦可不答应。

    她听他这样说,竟然撅起嘴,假装生气地说道:“师兄,你昨晚不是答应过做人家师兄的吗?怎么今天早上又变卦了?难道说,你利用人家入了冷月宫后,便不跟人家亲近了吗?”

    她这话说的歧义多多,王落辰听了,赶紧把她拉到屋里,求她别乱说了,免得别人误会他们俩关系有多亲近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