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晓宇不知道,过去曾经像他一样默默发誓要王落辰“死得很难看”的人,些已经死得很难看了。若是知道,他就不会默默发这样的誓了吧。

    因为他不知道,同很多运道旺的人一样,王落辰的头顶一直都顶着一圈儿神圣而神秘的幸运光环,可以抵挡并反射一切诅咒与厄运。并非他这种小角色能够惹得起的。

    他太自信于自己的家世和那些所谓的他可以依仗的外在的东西了,完全忘记能够决定一个人命运的,其实还是那个人内在的品质、能力和气运。

    就如同他现在被众人忘却,灰溜溜的跟在大家的后面,而王落辰却被当成所有人心目中的焦点人物所注视,所欣赏一样,命中注定,他只能是仰视王落辰存在的小人物。

    在他面前,他是翻不出什么浪来的。

    王落辰心里自然也很清楚这一点,所以才不会忌惮他的家世,那么肆无忌惮毫不留情地算计他。

    惹到他又能怎样呢?

    他在冷月宫和炽日教的势力范围内,不过是个并不指望在此处能够获得怎样的荣耀和好处的匆匆过客。

    其实,说白了,王落辰的想法就是,我打了你,可以跑,所以我不怕你。反正回到五极门,我还是那个担负着五极门同血族结盟大使的五位长老面前的红人儿,没几个人敢惹的角色,即便你找上门去,也不能把我怎么样。

    何况,除此之外,我还拥有护法派长辈的关爱,天命社的势力和抵抗军与星族的拥戴,以及一帮可以为我出生入死的兄弟姐妹帮助。

    最重要的,我还拥有五极门最厉害的功法五极化极归元神功,这世界最强大的人工智能天一生水,星族最神秘的法器母神权杖等等强大的助力。

    拥有这些,我根本无须给你面子,看你脸色,怕你什么。

    这就好像打牌,阳晓宇是一个所有底牌都已经掀开而并无胜算的人,而王落辰却是一个拥有可以决胜牌局的底牌而又没有亮出的人。

    这牌局,从一开始,阳晓宇就输了,只是他和普罗大众中的大多数人一样,傻不愣登地拎不清而已。

    此刻,他仍以自己犀利的眼神狠狠地紧盯着王落辰,希望可以在对他做出实质性的伤害前,先以眼神对他造成一点儿神秘伤害(他自己也不知道有没有的伤害)。

    然而,盯了半天,直到王落辰等人在银色的冷月宫宫门前落下,他的眼睛几乎都快撑破眼皮和眼眶的包裹飞出来射向王落辰了,也没有见到王落辰有任何不适。

    “他一定有内伤!我相信,在我这么强烈的逼视下,他绝对有内伤。好啦,既然他已经受伤,那么我就暂时先放过他,一会儿再继续伤害他吧。”

    这样以为着,阳晓宇用手将自己因为长时间圆睁而无法闭合眼皮扒拉下来,轻轻揉了揉,开始养神,备战下一场战斗。

    而被他“伤害”到麻木的王落辰,毫不顾忌自己受到的一万点怨毒伤害,依旧谈笑风生的跟随着冷泠弦母女继续前行,准备穿过高大雄伟气派十足宫门,正式踏入冷月宫去。

    就在他们刚上宫门前的台阶,还没有走到那挂满灯笼的宫门门槛处之时,一阵珠环玉佩的撞击声由门内响起,紧接着,便飘来一股女人的脂粉香气。

    由此,王落辰便想到,又有一批女子到来了。

    果然,随着声响越来越响,香气越来越浓,王落辰看到约莫上百名腰悬长剑的女子,簇拥着一位健步如飞、气度非凡,若非一头白发都看不出她是老太太的老妇人从宫内走了过来。

    从她一进入眼帘,王落辰便暗自打量起她来。

    心中惊叹道:这老妇人保养的真好。你看,若论身材,单凭她一身素衣,飘飘欲仙有若月中仙子的风姿,足以将世间许多年轻女子给比下去。

    若论容貌,不看那头上洁白如玉的头发的话,她亦不输于很多****。

    若论气度,便是尘世中某些国家的总统夫人也不如她显得雍容华贵,英气逼人。

    这真是一名奇女子。这等人物,恐怕就是冷月宫的宫主,当年江湖圣境中的第一美人冷无痕了吧。

    他猜的没错,冷月宫中,除了她还能有谁有如此的气派和风采呢?

    只见冷无痕在众多女弟子的簇拥下,快步来到了王落辰等人面前,伸手摆了摆,示意大家不必行礼,然后笑着对冷泠弦说:“弦儿,你这次冒冒失失地跑出去追宝,没吃什么亏吧?”

    “祖母,您是不是听到什么了?嘿嘿。不瞒您说,本来肯定是要吃个大亏的,幸好被这位尘世中来的武星武大哥给救了。要不然,要不然孙女儿这次恐怕就要,呜呜……”

    冷泠弦听祖母问起,在外面受了委屈和惊吓的她,忍不住扑进她怀里,撒着娇儿,哭了起来。

    “江湖险恶,你一个女儿家这么大大咧咧地,也不说多带些有江湖经验的师兄师姐就跑出去,能不出事儿吗?还好,幸亏是老天有眼,让你遇到好心人,不然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啊。好啦,好啦,别哭了,既然是有惊无险,只当是吃点儿小亏,学点儿心眼儿吧。”冷无痕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慰着她,然后她又转向王落辰说,“这位少侠想来就是弦儿口的救命恩人武星了,为表示感谢,我已叫人备好酒宴,替你洗尘,快请随我进宫吧。”

    王落辰听她这样说,赶忙做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向她行礼,说道:“宫主您太客气了,所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冷姑娘他们当时落入恶贼之手,但凡是个武者,绝不会袖手旁观的。”

    “话是这样说,一般人却做不到。少侠能够做到,第一说明少侠你功夫了得,不怕奸邪之辈;第二说明少侠你侠肝义胆,心性善良,故而才行此义举的。”冷无痕听他话说的谦虚,不禁喜欢,又褒奖了他一番。

    “呵呵,宫主这样说,真是过奖了。令我听了之后,有些汗颜呢。因为,开诚布公地讲,我自己心里最清楚,我当时出手救出冷姑娘他们,其实也是有自己的私心的。”

    王落辰被她褒奖了,却故意说出了令人意外的话来,让现场所有人都有些蒙圈了,不明白好端端地他为何要自揭短处。

    就连冷无痕这样的老江湖,听了这话也是心中一愣,揣测不出他这样说是什么意思,忙问:“哦,有私心?少侠这话,我倒有些听大懂了,可否说明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