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之所以会感到奇怪,是因为他不了解冷月宫的规矩。

    冷月宫门规规定,非遇外敌入侵等紧急情况,冷月宫的弟子一律不得携带武器在宫中活动。这样做的目的,是防止弟子们私下比试,误伤同门。

    这规定也是后来才知道的,他此刻却并不知晓,只能带着疑惑听冷泠弦母女对话。

    就听冷泠弦的母亲说:“唉,能有什么大事?还不是你表妹那死丫头的同门为了她来宫里捣乱,被我们给抓起来了?说起来,这丫头留在这儿真是个麻烦啊。他们五极门门人甚多,若是因为她的缘故,源源不断地来捣乱,那岂不让人头疼?”

    她这话在别人听来倒是没什么,可王落辰听了却是立时心里一紧。暗道,不好,想不到师姐他们这么轻易就被人家给抓住了,真是糟糕啊。唉,这下,可麻烦了。原本只要救出应儿一个就好,现在却要救他们一堆。这不是难为我吗?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听这冷母的语气,好像抓捕他们的过程中,双方并没有产生多大的仇怨,因而将他们抓起来后也并没有将他们刑罚拷打什么的。那样的话,至少他们没有受苦,自己也不用想着替他们报仇了。

    因为她的几句话,王落辰心中生出几多心事,不免有些焦虑。但他也知道,此时自己只能忍耐,不能让人看出破绽。

    因而,他依旧不动声色地将母女间的对话听下去。

    只听那冷泠弦在她母亲说了这情况之后,说:“那不如把表妹放了,一了百了。省得为了她牵扯精力,影响大家备战三教大比。”

    “我倒想啊,可宫主她老人家不同意啊。我看她的意思呢,还是要等你姑父来要人,以趁机羞辱他一顿。可谁知,你姑父这人偏偏很倔,也很无情。自己女儿被人家给扣了,他却不管不问,只打发一些少年弟子前来要人。他也不想想,若是这样,我们如何肯放人呢?算啦,不说他们父女的事儿了。乖女儿,还是先随为娘回宫,说说你这回追宝的事儿吧。哎,这位少侠是?”

    冷泠弦的母亲对宫主将卓应儿扣在宫中一事颇有微词,听女儿跟自己一个想法,不免就此事唠叨了几句。

    说完了这事儿,出于疼爱,就想让女儿跟着自己赶快回去歇息。抬眼间,却看见了他们这一行人中间多出来的身着奇装异服的王落辰。便向冷泠弦询问起他的身份。

    “哦,母亲,这是来自尘世玄妙门的武星武大哥。武大哥,这位是家母。”冷泠弦也正要向母亲介绍王落辰,听她问起,便连忙向双方做了介绍。王落辰赶忙行礼问好,冷泠弦的母亲则是微笑着冲他点点头,算作还礼。

    介绍两人认识后,冷泠弦向前一步抱住母亲的胳膊说:“母亲,这次女儿出去追宝,能够完成任务并且活着回来,全靠武大哥的帮助。否则,不光宝物追不回来,连女儿的清白和性命,怕也是保不住了呢。”

    说着,她便将自己此次出去后的遭遇,向她母亲详细地讲述了一遍。

    她母亲一听,这位少年竟然是自己女儿和门中弟子的救命恩人,赶紧向前一步,对王落辰表示感谢。

    她这一谢,王落辰自然要客套一番了。他这番客套,又让冷泠弦的母亲感觉出这少年谦虚的好品质,心中对他的好感顿时又增加了几分。

    冷泠弦看出母亲眼中对王落辰的赞许,马上便趁机将自己想要他这个居无定所的江湖流浪人员,加入冷月宫的想法,跟母亲说了,并要她在祖母面前支持自己。

    冷月宫收个外门弟子也是稀松平常的事,何况这次要收的还是一位武功不错,对本教和本人都有功劳的人,她母亲自然没有理由反对,便一口答应下来。说是待会儿帮她一块儿向宫主提请这件事。

    在冷月宫中,母亲自然要比她这个小丫头说话更管用。

    听她一口就将自己的要求答应了下来,冷泠弦自然十分高兴,便上前给了自己母亲一个大大的拥抱,并回头对王落辰说:“武大哥,你听,我母亲已经答应了,你入教这事儿,绝对没问题了。”

    王落辰听她这样讲,心说,你母亲答应了才没问题,看来你这小丫头原来向我拍胸脯儿打包票,也不过是吹牛啊。

    于是,便笑笑,向她母亲表示了感谢。

    他这一谢,冷泠弦的母亲见到了他知书达礼一面,感觉他不比一般动则喊打喊杀,粗鲁莽撞的江湖浪人,心中更是对他看重了,忙说:“小武啊,以后就是一家人了,不必客气。走,快随我一块儿回宫。”

    说完,竟然要他与自己并肩前行,大有将他当成贵宾的意思。

    这让冷泠弦心中一阵暗喜,却让那专程赶来助阵的阳晓宇顿时感觉忿忿不平,跟在他们后面,一个劲儿地翻眼儿撇嘴,好不难受。

    他这表情和这些小动作难逃王落辰的神识感知。因此,他心中不禁暗自得意,言语间也故意甜蜜油滑了些,尽量讨好冷泠弦和她的母亲,将她们哄得十分开心,连连发出串串欢笑。

    她们越是这样,那阳晓宇越是烦闷,一时间在后面抓耳挠腮的,很是不爽。

    见他此状,王落辰突然转头说:“阳兄,我看你手足无措,好像是身体很不舒服?不知是不是被我的飞行兽伤了之后,体内还有不适之处?有的话赶紧跟冷师母说说,让她老人家给你些灵药治疗一下,免得落下病根儿什么的,就不好了。”

    师母?这才屁大会儿工夫,就叫上师母了?你这家伙脸皮可真厚。

    他一句师母,让阳晓宇心中对他产生了非常严重的鄙视,认为这家伙还没入门就抢着叫师母,简直是厚脸皮。

    这让他产生一种冲动,一种想冲上去把王落辰的脸皮给扯下来的冲动。可是,他也明白,自己这种想法在冷泠弦母女面前,是根本就不可能实现的。

    因而,他不得不强压下这种冲动,对着王落辰露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难看笑容说:“多谢武兄关心,我身体已无大碍。之所以会手脚乱动,是因为不知为什么,突然间身体各处就都痒得难受。”

    “哦,这样啊?那阳兄,你这症状会不会在苏一哥那贼子放毒的时候,中了点毒呢?正好,我这里还有一点那贼子留下的解药,要不给你试一试?”王落辰掏出那只装着解药的瓷瓶,递给了阳晓宇。

    “是吗?或许吧?你有解药啊?那太好了。呵呵。不如就试试吧。”

    心中有鬼,经王落辰一问,阳晓宇不免有些慌张,失去了主心骨。

    见王落辰递过解药,以为解药嘛,反正没毒,吃了也没什么妨碍,就想也没想,将那瓶中的药物仰头吞了下去。

    “哎,阳兄……”见他竟然将用来嗅的解药直接吞下,王落辰和冷泠弦一齐发出了一声惊呼。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