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他驳斥的哑口无言,冷泠弦回头对王落辰说:“武大哥,刚刚阳师兄说他好想向你道歉,可是又有点儿不好意思开口,要我代他为你们初见之时所发生的误会,向你说声对不起呢。”

    “我,呵呵……”阳晓宇听冷泠弦这样说,顿时心中着急,便想澄清自己根本就没说过这话。

    但才刚开口,就看到了冷泠弦瞪向自己的眼睛。怕惹她生气,只好又生生地将自己要说的话给咽回了肚子里。

    并且,为了讨好她,还顺着她的意思,对王落辰点了点头,挤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王落辰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因已知道他们的谈话内容,心中有数的他,朝阳晓宇抛出一个自信从容的微笑说道:“阳兄不必客气,以后我加入了冷月宫,以冷月宫和炽日教的关系,咱们便算是半个同门了,还说什么道歉感谢之类的话,多没意思啊。”

    “武大哥这话说的好大气,小妹佩服。我想,阳师兄也深以为然吧?”王落辰的话才刚说完,冷泠弦就竖起拇指为他点了赞。不仅如此,她自己点赞还不算,还非拉着心里极其郁闷的阳晓宇一起为王落辰点赞。

    阳晓宇呢,非常在乎冷泠弦,因而被她一说,被逼无奈,只好也竖起了拇指,向王落辰说道:“大气,大气,武兄弟大气。呵呵。”

    为应付阳晓宇极不情愿竖起来的那根极其不自然的拇指,以及他脸上再次挤出来的假笑,王落辰不免又客套了一番。

    就这样,巡天兽背上的三人在非常不和谐的氛围中说着话,沿着日月江飞行了数百公里,终于在天色将黒的时候,回到了冷月宫的所在地,望月山。

    此山绵延数百里,远远望去,犹如一头望月苍狼横卧在日月江西侧。故而被人们称之为望月山。

    冷月宫就建筑在望月苍狼的那狼头处,此山的最高峰啸天峰上。

    近前观之,此峰虽然不如化极峰孤高挺拔直插天穹,但也自有一番气势。

    其峰顶之上,冷月宫的周围,常年被江湖人称“寒障”的白色云雾遮蔽,宛若仙境。这更为它平添了几分神秘的气质,映衬了冷月宫的清冷。

    “那团白色云雾是天然生成的吗?若是天然生成的,为什么可以常年不散?”

    和众人来到这云雾的边缘,降落在一块平坦的石坪上,王落辰指着前面望不穿的犹如屏障一样的云雾,向冷泠弦问道。

    “切,你也知道这云雾常年不散了?那既然这样的话,你若用心想想,它岂能就是天然形成的呢?它分明就是冷月宫护教大阵所引发的天地异象嘛。”

    这问题没等冷泠弦回答,以为找到表现机会的阳晓宇便抢在她的前头,以一种城里人回答乡下土包子的语气,解答了这个问题。

    “护教大阵?将偌大个冷月宫都护在其中的大阵?啧啧,我真是开了眼界了。”王落辰假意露出惊诧之色,对这大阵啧啧称奇。

    这更令阳晓宇有些得意,以为他真没什么见识,还没进冷月宫,才刚见到护教大阵就被折服了。

    “这算什么?冷月宫的护教大阵比我们炽日教的还小了许多呢,若是你有幸见到我们炽日教的大阵,说不定能把你的下巴给惊得掉下来。”阳晓宇趾高气扬地炫耀道。

    “真的吗?阳兄,那改天有时间的话,你可要带我去看一看啊。”仿佛没注意到他的神情,也没有看到他眼睛中流露出的嘲讽,王落辰向他一抱拳,请求道。

    “行啊,好说,好说。改日有空,一定带你去见识见识。哈哈。”

    阳晓宇嘴里懒洋洋地答应着,心里却暗自发狠,好小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进来,你还想看我炽日教的大阵。好啊,小爷正巴不得你去呢。只是,只是你到了我炽日教的地盘儿,却是没有好果子吃。

    受不了他的这副语气,亦看不惯他的这副嘴脸,冷泠弦皱了皱眉头,向他说道:“武大哥加入了我冷月宫,就是我的师兄了。要去炽日教,我自会带他去,却不敢劳你这炽日教的小教主操心。”

    “嘿嘿,又没有外人,冷师妹又何必见外呢?只是领他去见识一下,能操什么心?你放心,我既然答应了武兄,自然是要遵守诺言,亲自带他去教中玩耍一两日的。好歹大家认识一场,我总归要尽一下地主之谊嘛。”

    听她这样说,唯恐自己的诡计无法得逞,阳晓宇赶紧换了一副看上去好像很热情的嘴脸,将带王落辰去炽日教的事儿给说成了一次极有诚意的邀请。

    “阳兄好意,真是叫人却之不恭。那好,那我就在此多谢阳兄了。”王落辰再次向他一抱拳,面带感激说道。

    “武兄,客气了。”做戏做全套,阳晓宇也冲他假笑了一下,抱了抱拳。

    两人正在这里演戏,他们面前的白色云雾,突然出现一条没有云雾弥漫的通道。显然,这是有人在操控法阵,给他们开辟进入冷月宫的通道。

    “是弦儿回来了吗?”

    通道开通之后,里面传来一道充满喜悦的声音。

    “是的,母亲。我把冰玉蟾蜍给追回来了。”

    冷泠弦嘴里兴奋地向她的母亲炫耀着自己的功劳,但脚步却没有移动半分。这令王落辰想到,此刻云雾中的通道虽然出现,但其中的机关却没有关闭,人还是不能贸然进去的。

    果然,就在他这想法刚刚产生,就听那通道中那名女子说:“弦儿真是好本事。你稍等,我逆转了通道中的阵法,就出去接你。”

    随着那女子的话音落地,王落辰便看到这通道中有许多如月光般清冷的光带不停地闪烁起来。

    片刻后,他听到脚步声和女子身上所佩戴的首饰于身体摇动时所发出的清脆的撞击声,由通道中响起。

    里面有人走过来了。

    那声音响了约莫一分钟,随着一片将石坪照的纤毫毕现的骤然出现的光明到来,一个约莫四十多岁的盛装妇人,带着十几名身着银色宫装,腰悬长剑的年轻女子,站到了王落辰等人的面前。

    “咦,母亲,为何师姐们今天都配了长剑?难道宫里有什么状况发生?”

    刚一见面,冷泠弦没有扑过去在母亲怀里撒娇儿,却问起她师姐们腰悬长剑的原因。这令王落辰感到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