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得猖狂,小爷今天有要事在身,才不与你们计较。否则,定然荡平三家界。”王落辰不想让这些家伙小看,便以神识向所有人发出一道意念,发出了自己的威胁。

    “啊,神识?你们收到了吧?那人神识如此强大,恐怕已经破境,超凡入圣了。我看,咱们还是别招惹他了。”

    他的神识发出,那些三家界的匪类中也有见识不凡的。知道若非武圣,神识极少有特别强大的。便知道飞走的这些少年中,定有非常之人,赶紧互相一嘀咕,作鸟兽散了。

    炽日教和冷月宫的人见那些人莫名其妙的突然散去,心中感到纳闷儿,不知这些家伙是中邪了还是犯病了怎的,刚刚还气焰嚣张地喊打喊杀的,转眼间就慌里慌张地散去,行为竟如此怪异。

    只是,他们此行虽说在王落辰的帮助下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但也受到了不小的惊吓,心里乱糟糟的,没有那闲情逸致去思考和探究那些人行为怪异的原因。

    因此,他们虽说纳闷儿,却也只是纳闷儿,并没有一个人去细究这件事的。

    大家只是一门心思急匆匆地赶路,想要赶快离开这里。

    他们没人细究此事,王落辰自然也懒得多说什么。便一边陪着那中了软骨散的银衣少女说话,一边缀在大家的后面,徐徐前行。

    “大哥,今日承蒙你相救,在下冷月宫冷泠弦,还没有请教你的姓名呢,不知大哥可愿意相告吗?”

    脱离险境,银衣少女情绪稳定下来,忍不住向王落辰问起他的姓名。

    王落辰从打算亲近她以利用她开始,便已然想到对方要问自己这个问题,因而她刚一问出这个问题,他马上就很自然很从容地说出了自己编好的假名字:“冷姑娘言重了,我的名字并非什么秘密,当然可以告知了。呵呵。在下武星,来自圣境之外,玄妙门。”

    “圣境之外?是尘世吗?怎么,尘世也有修行武功的人吗?”

    他的回答,倒是不怎么让冷泠弦诧异,毕竟仅就他的服饰来看,他就不是圣境之人。她所奇怪地只是尘世中居然会有修行武功的人,故而再次发问。

    “有啊,而且不在少数。只是一般来讲,由于尘世的特殊环境,还有不得其法,很多修炼者都无法修炼出什么成果。我却不同,我的师门玄妙门,是尘世中最神秘最古老的修行门派,传承着上古玄功。并且,我的师门之中,不说我祖师师伯师叔什么的,单说我的师父,他老人家就是已经成功破境超凡入圣的人物。因此,我还是学到了一些真功夫,也修炼出一些小成果的。”

    刚才他已出手显露了自己的实力,自然没有必要在冷泠弦面前谦虚什么。而且,因为有意要跟冷泠弦交往,怕对方小看自己,他在介绍自己的师门时,更是刻意将师门给吹嘘了一番。

    “哦,原来尘世中真有修炼武功的门派,而且还有高人哪。只是,武大哥你既然已经有这么好的老师了,为什么还要来圣境呢?不好意思,小妹这话问得有些唐突,武大哥可以不回答的。”

    因为王落辰帮助了自己,且展现出了不俗的实力,冷泠弦也想和他结交,并且将他带回冷月宫去,成为冷月宫的座上宾。所以,不免对他的来历和目的很感兴趣,想要了解的清楚一些。

    只不过,她毕竟年轻,说话不够周到,在急于了解王落辰的情况下,说话未免直接了点儿。

    她说过之后,自己也意识到了,害怕王落辰不悦,赶紧补救。

    她的这种在意自己的态度,令王落辰看出自己在她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丝分量,不由地心中暗喜。

    于是,他便故意装出一副很大度的样子,说:“冷姑娘何必客气,大家都是朋友,有话尽管问就是。我就喜欢和坦诚的人交往,因为彼此间没那么拘束,相处起来不累。呵呵。也因此,你的问题我可以直言不讳地回答你,我到这里来有两个原因,或者两个目的。”

    “武大哥能这么说我太高兴了。说实在的,其实你别看我是冷月宫的什么少宫主,好像有些地位的,但实际上我真的很不介意这些身份啦地位啦等等俗套的东西的。我跟朋友交往,只求双方互相坦诚,知心开心。哈哈。而且,不瞒武大哥说,在我心目中,你现在就已经是那样儿的朋友了。因而,小妹我真的很想听听你来这里的目的。”

    身为少宫主,冷泠弦从小接受了很好的教育,又经常跟着自己的长辈同各方面势力的人打交道,无疑也是一个远比同龄人更为成熟的人精。

    但,即便她再精明,遇到王落辰这种系统地学过各种知识,又经历过各种大场面和人生苦难,而且脑袋里还安装了超级计算机的天才少年,心计方面也是比不过的。

    这不是嘛,仅仅几句话,王落辰便成功地俘获了她的心灵,让她将他当成了她值得交往,可以发展成朋友的人。

    王落辰对自己取得的这点儿小成果很满意,又在心里偷着乐了一下。接着,不动声色地继续编故事:“泠弦妹子真想听,那我就跟你透露一下吧。呵呵。我之所以来圣境呢,第一个原因,无非是因为无意间知道了圣境乃是武者聚居的世界,里面有众多的门派和武学,身为一个武者想来这样的武者圣地游历一番,增长些见识。”

    “第二呢,现在尘世里兵荒马乱的,不利于修行。师父教授我的武功我也都学得差不多了,出于上进心,便偷偷贿赂了一个五极门的弟子,溜进了圣境,借游历的机会,在这里找个武功上乘的门派投靠一下。”

    “哦,原来是这样啊。武大哥,那你怎么不通过那个你贿赂的弟子,直接投靠五极门呢?”听完他的话后,冷泠弦又问。

    王落辰心想,小丫头片子,你问题还真多啊。若不是我早就琢磨好了答对你的话语,还真被你给问出破绽了呢。

    心里这样想着,表面上却依旧面带笑容,向她说道:“这个嘛,我也想啊。可是那弟子死活不肯替我引荐呀。说什么最近五极门搞了什么学院制教学,新弟子入门还要考核什么的,非常麻烦。”

    “他是拿了我的好处,偷偷把我给带进来的,若是再引荐我入门,万一门内的人问起我的来历身世什么的,难保不露馅儿,并因此将他给牵扯出来。因而,他才不肯介绍我入五极门的。非但如此,他怕夜长梦多,还将我给送出了化极峰的地界,让我到日月江两岸寻找一下机会。只是,日月江两岸这么大的地方,势力又这么复杂,我该去投靠谁,谁又会收留我呢?唉!早知如此,我就不来了。”

    “呵呵,大哥,你别犯愁啊。你忘了小妹我的身份了吗?我可是冷月宫的少宫主啊。因此,只要大哥你不嫌弃,我保证,冷月宫的大门你随时都可以进来的。”

    听了他的情况,冷泠弦觉得这人简直就是老天送给冷月宫的大便宜,不捡白不捡的好东西。因而,她立刻就拍着自己的胸脯儿向王落辰保证,他这个人,冷月宫要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