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归原主!”锦盒飞向少女的同时,王落辰向她笑了笑说道。

    那少女赶紧忍住呕吐,接过锦盒,查看里面的宝物。

    待确认无误后,她向王落辰一抱拳,谢道:“多谢大哥出手相助,非但保住了我等的性命和清白,还追回了我们冷月宫的至宝。所以,还请大哥跟我回宫,接受我们悬赏的谢礼。”

    “姑娘不必客气,我正要去日月江左右两岸一游,贵教自然是要去的。只是,只为游玩增长见识,至于礼物,却是不必了。”王落辰也向她一抱拳,谦虚地说道。

    “那怎么行?我们冷月宫一向恩怨分明,岂可白白欠大哥一份人情,所以谢礼的事儿,还请大哥一定不要推辞。”

    欠人家人情的话,心里并不好受,所以银衣少女坚持要感谢王落辰。

    “好说好说。冷姑娘,此地乃是非之地。因而,谢礼的事儿,咱们还是离开这里再说吧。”

    同银衣少女说着话,王落辰以神识感知了一下四周,发现有不少拥有较为强劲的气息人物正在向此处靠近。

    人已救出,目的也以达到,他不想再惹麻烦,便赶紧提议大家离开此地。

    谁知,那银衣少女却说:“大哥,我们也想走,只是大家都中了这贼人的软骨散,一时间无法用功,驱动不了日轮月梭,这可如何是好?”

    “哦,中毒了。我倒把这茬儿给忘了。这好办,下毒的人就在眼前,要他交出解药,给你们解毒不就行了?”

    王落辰看了一眼有些疲软的炽日教和冷月宫的弟子,又瞅了一眼还在揉脑袋的盗神苏一哥,笑着说道。

    “解药?这软骨散没有解药的。若要缓解,只有一个办法,就是以自己的尿液擦拭全身。真的,我不骗你,只这一个办法。你们一用便知,软骨散的药性,顿时就会消减,很有效的。”

    听了两人的对话,知道他们打算要自己交出解药,盗神苏一哥一脸认真地说出了一个解毒方法。

    听了他这话,那些男弟子还好,冷月宫的女弟子不禁面颊绯红,羞的不敢看王落辰和其他男人了。

    “放屁,是毒药都有解药。你骗我不懂药理是吧?软骨散的解药,绝不是什么尿液,乃是日月江尽头,幽冥海中的一种叫海知了的贝类。我告诉你,你最好乖乖地将解药给我交出来,否则,我现在就让你去和你的那些兄弟一起随风起舞,你信不信?”

    王落辰盗了五极门藏书阁里的书,一直封存在脑海里,如今听他说出如此令人难堪的解毒之法,他哪里肯信。

    便顿时在脑袋里搜索了一下软骨散解毒的方法,当即揭穿了盗神苏一哥的谎言。

    盗神苏一哥编造这种谎言,目的无非是想看他们的笑话,略微出一出自己心中的恶气,并趁机拖延一点时间,等待援兵。

    却不想,遇到了王落辰这个行家,当即就揭穿了他的谎言,顿时心中更是惊慌,连忙向王落辰说:“海知了极为珍贵,获取不易,所以解药也就非常难配。我这里也仅剩几滴,有些舍不得给他们。一时自私,还请大侠原谅。”

    “少废话,有什么理由,解药拿出来再说。”见他果然是使诈,王落辰千绝剑一指,厉声喝到。

    “好,好,我给,我给。大侠息怒,解药给你。这药特殊,只需放在鼻下一闻,便可解毒。”那盗神苏一哥便点头,边嘟囔着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瓶,扔给王落辰。

    王落辰伸手接住小瓶,以神识感知了一下,见其内的药液色正性温,不像毒药,便将它扔给银衣少女,说:“少用一点儿试试。”

    “放心吧,真是解药。刀架在脖子上,我敢使诈吗?”苏一哥见王落辰如此小心,直到此时仍然怀疑自己,不禁抗议道。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你原本就是奸诈之徒,不怕死的恶棍,刚刚又不是没骗过我,我岂能轻信于你?”王落辰斥责了苏一哥两句,然后再度向银衣少女说道:“冷姑娘,试药吧。”

    那银衣少女这才打开药瓶,将其放置鼻下,轻轻一嗅。

    “喔!”

    那少女刚一闻到药瓶中的味道,立刻又俯身吐了起来。

    “冷姑娘,你没事儿吧?”

    见她这种反应,王落辰赶快迈出两步,过去查看。谁知,他这一动,便给了那苏一哥逃跑的机会。

    只听他大笑一声,便哧溜一下跑了出去,边跑还边得意地笑着喊道:“小子,解药是真解药,但却是用我的尿液调治的,骚味儿十足。这样的话,就算中毒之人解毒,也要被老子占足便宜。哈哈……”

    他不愧是专干偷盗之事的家伙,逃跑的功夫果然一流,声音犹在众人耳边飘荡,人却在这短短的几句话间,跑出足有五百米开外了。

    不过,就算他跑得比这再快些,王落辰也是可以追上他的,只是他在这家伙逃跑的片刻,已经感知到那些强者的来临,明白此时不是与之计较的时机,便没有去追他。

    因此,他只是对他逃跑的方向说了句:“混蛋,最好别再让我碰到你。”

    然后,他从银衣少女的手里拿过那瓶解药说:“别管这里面是什么,只要可以解毒,大家都必须马上用它将自己身上的毒性去除。因为,我已感知到更为强大的敌人来了。如果你们不能马上恢复,那么我们就只能被人家给包围,变成人家的俘虏了。而变成这些恶徒俘虏的下场想必你们也知道吧,所以……”

    变成俘虏的下场,他们当然知道。男的剁掉喂狗,女的被人当马骑嘛,刚才被盗神苏一哥的同伙拿住的时候,已经听他们说过了。

    所以,不想变俘虏的他们,此刻也顾不得这解药是由什么东西调治的了,赶紧从王落辰的手中抢过药瓶,拼命地嗅了起来。

    只有那银衣少女,碍于身份,说什么也不肯再嗅。

    王落辰只好笑了笑,征得她同意,将她轻轻抱起,上了自己的巡天兽,与她同乘一兽,向天空飞去。

    他的身后,那些弟子们也在药性解除后,纷纷上了日轮月梭,跟了上来。

    “那些少年,这次算你们命大,跑得快,不然我们非得将你们抓住,男的剁掉喂狗,女的当做马骑不可。哈哈。”

    他们飞起来之后,脚底下传来一片充满邪恶的笑声,想来是三家界的人马赶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