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所谓的盗神话语间所流露出的嚣张和得意,令王落辰心中十分的不爽,甚而产生了一种想要上去将他大卸八块地冲动。

    再加上,他听那人说那名银衣少女乃是冷月宫的少宫主,对自己大有用处,更觉得自己应该去将那少女救出才好。便收起不管闲事儿的想法,决定趟一趟这浑水。

    他在那贼子发出杀人命令的同时,猛地一拍巡天兽,向着那一帮正挥舞着手中各式各样的武器,准备去收割炽日教那七八名弟子生命的家伙冲去。

    “贼子,给我住手!”

    他离那些人有一段距离,就算巡天兽飞得再快,也无法在那些人手起刀落之前赶到。因而,危急时刻,他大喊了一声,以震慑那些贼人,减慢他们的行动。

    这一招儿疑兵之计果然有效,因为他这一声喊来得突兀,那些人原本就做贼心虚,听到他的喊声之后,心中惊疑不定,手上的动作不由自主地便缓了一缓。

    “什么人?哦,原来是你。过路的,这儿没你什么事儿,我劝你少掺和。否则,我不介意刀下再多一个鬼魂。”那盗神抬头见是王落辰,恶狠狠地威胁道。

    就这一句话的功夫,王落辰已然由巡天兽驮着飞落到了地面。

    站到那盗神的面前,王落辰对着这名身材瘦小,黑巾蒙面的家伙说道:“看你个子不高,怎么火气如此的大呢?做人嘛,还是要心平气和的好,不要总是喊打喊杀的,容易得心脏病或者脑血栓。”

    那人虽听不懂王落辰所说的“心脏病和脑血栓”是什么意思,但也知道他这话绝不是什么好话。不由地更加恼怒,奋力一跃,让身体高过王落辰,扬起自己手中的一把半尺长的短刀就向王落辰脑袋削了下来。

    “啧啧,个子矮,蹿起来也改变不了这一事实。呵呵。”

    王落辰口中讥笑着,以自己的千绝剑向其短刀上格挡。刀剑就要相接之际,耳边却听到那银衣少女大呼:“小心有诈!”

    那少女的声音刚刚响起,王落辰便瞧见盗神的短刀刀柄上猛然喷出一道烟雾,向着自己的面门激射而来。

    他冷笑一声,在面前镌刻出一道法阵,将那烟雾尽数驱散。然后,于鼻腔中猛然一声闷哼,向那盗神的脑袋发出一记神识攻击。

    那盗神见自己偷袭所喷出的烟雾,被骤然出现在王落辰面前的,光闪闪的蛛网一样的东西给驱散,心中正暗自惊骇。突然听到对方一声闷哼,紧接着就感觉自己脑袋仿佛被一柄重锤敲击了。

    疼痛瞬间传遍全身,而且这痛直入骨髓,简直超越人类所能承受的极限。当下,他也顾不得跟王落辰交手,直接丢了短刀就用手来抱头。

    “哎哟哟,哎哟哟!”

    他抱住头以后,嘴里还不停地发出呻@吟,并且两只脚还不由自主地不停地跺着地面。

    这一切都显示,他的确痛的厉害。

    他的这种表现,让他的那些兄弟们惊愕不已,不知道自己的老大这是怎么回事儿。怎么突然间,好好的就成了这副模样。不禁威风半点都没有了,就连自己的盗神形象也不顾了。

    不明真相,且又无法理解,战力低微的他们便以为自己的老大中邪术了。而那施法之人,就是眼前这名奇装异服的少年。

    于是,他们纷纷喊道:“你这邪魔,用了什么邪术对付我们老大?赶快给他解开,否则,我们立时将你剁成肉酱喂狗。”

    面对他们的威胁,王落辰环顾了一圈儿,冷冷一笑说:“叫喊什么?杀人都没有一点儿创意,动不动就将人剁成肉酱,你们就是这么当强盗的吗?不如让小爷来教教你们吧。”

    说着,一抬手,一道法阵便打入了离他最近的一名盗贼体内。

    “砰”的一声响,那盗贼就化成了碎沫,随风飘得满世界都是,连渣儿都没有剩下。

    “啊!妖术,妖术啊!”

    那些人眼见自己的同伴,只在王落辰的举手投足间就灰飞烟灭,在感到不可思议的同时,都产生了深深的恐惧。惊恐地大喊着向后退去。

    “还不走?想尝尝与天地融为一体的滋味儿?”

    王落辰见他们只是退却,却没人离开,知道他们仗着己方人多,还心存侥幸,不肯放弃眼看到手的好处。便再次抬起手掌,向他们喝问了一句。

    “兄弟们,别被他唬住了。咱们有五十多人,而他只有一个,我就不信他一个人能够对付得了咱们这么多人。我看,不如咱们一起上,将这人给剁了!”

    他们中间自有胆子大的,对自己老大盗神忠心耿耿的,如今看他厉害,自己老大被他伤得抱头惨嚎,不禁觉得要想杀掉他唯有动用人海战术,便高声煽动起同伴来。

    “好啊,你们真不怕死就一起上吧。反正杀一个也是杀,杀一群也是杀,都是罪过,不如就让我把这罪过一起担了好了。”

    见他们不肯退去,反而还有上前群殴自己之心,王落辰心中大怒,杀意顿起。抬手间,就朝着这些人打出五十多道法阵。

    “砰、砰、砰……”

    在他神识的控制下,法阵连连爆开,将这些战力不过武士或武师的小贼一起杀死。

    五十多人全部爆成碎沫儿,其场面极为惨烈。红雾纷飞,遮天蔽日。

    嗅之,令人作呕;观之,使人心惊;思之,令人胆寒。

    还好,当时有风,将这片“愁云惨雾”给快速地吹散了。不然众人的衣物肯定为血雾浸湿,染成血红。

    但饶是如此,因场景过于震撼,味道过于腥臭,所有炽日教和冷月宫的弟子,全都感到胃部不适,呕吐起来。

    这其中,也包括那名银衣少女。

    一时间,现场吐声一片,十分狼藉。

    王落辰不禁皱了皱眉头,暗自后悔了一声,不好,杀得有些过了。下次一定要注意手段,温和一点才好。

    然后,他便转向那盗神,讥笑说:“你的兄弟都‘散’了,你也没什么依仗了,把东西交出来吧。”

    “你,你,你简直就是个恶魔。好,好,我交,我交。”

    此时,那盗神头痛已经略微缓解,神志清醒了些。他听了王落辰的话以后,用颤抖不已的手从自己怀里拿出了一个锦盒,哆哆嗦嗦地递到了王落辰的面前。

    王落辰以神识探查了一下锦盒,并未发现异样,就伸手将锦盒拿了过来,看也不看,顺手丢给了身旁的银衣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