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一行动,王落辰马上让巡天兽载着那名受伤的少年也跟了过去。

    他要看看这些人所要抓的那个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还要看看他们到底是为了什么才抓他。

    当然,更主要的是他要瞧瞧自己有没有机会给他们帮忙,好趁机进一步拉近同他们的关系,以做成自己的事儿。

    抱着这些目的,王落辰跟着他们靠近了那朵云团。

    “里面的人给我听着,马上给我出来,乖乖地交出不属于你的东西,否则叫你死无全尸。”他们一行人围住了那朵云团之后,他们中的一名男子走出来对着那云团高声威胁说。

    他的话刚一出口,那云团里便有一道听起来十分尖利刺耳的笑声传出:“哈哈哈,叫我死无全尸?你们有那个本身吗?哦,或许你们想使用日月神雷对付我吧。可是你们别忘了,冷月宫的至宝广寒冰玉蟾蜍可是在我手上啊。你们就不怕在伤到我的同时,把它给毁了吗?”

    “师妹,事情好像有点儿不好办呢。你看,我们要不要强攻进去?”

    云团很厚重,从外面根本就看不到里面的情况,仅凭声音他们无从判断那人的准确位置,贸然进攻很可能会中人家的阴招儿,出现人员损伤。

    但若人员不攻进去,使用炽日教和冷月宫的远程攻击手段日月神雷进攻,只怕威力太大,会造成他所盗走的冷月宫至宝出现损坏。

    因而,那名喊话的男子,拿不定主意了,只好回头询问姓冷的这名少女的意见。

    这个问题有点棘手,那少女不禁也有些犯愁了,蹙着眉头想起对策来。

    见她为难,王落辰从一旁笑着说道:“冷姑娘,我看这云团虽大,但也只是一团水汽,并非无法破除。若是咱们能够在这儿放把火的话……”

    “放把火?对啊,大哥你好聪明。咱们就按你说的办,在此放一把火。”

    若是别人听到王落辰刚才所说的话,一定会认为这家伙是在信口开河,戏耍自己。没油没柴的,如何在空中放火?

    可这话在姓冷的这位姑娘听来,可就不认为荒唐可笑了。因为,她此次带来的人里,炽日教的那几名弟子,就有凭空防火的本事啊。

    而云团是水做的,火正好可以将它烤干。

    王落辰一语惊醒她这梦中之人,她顿时对王落辰一通称赞。然后,便向几名炽日教的弟子下令,要他们施展炽日教的烈阳神功,对着云团放火。

    那烈阳神功的修炼者所吸收的乃是太阳的能量,所以,法功之时所释放的自然是温度极高的太阳能量,正有那使得万物燃烧的神奇能力。

    因而,当他们按照这名少女的命令对着云团一发功,那云团的水群顿时被那能量给蒸发掉了。

    眼看着云团在不断地缩小,那云团之中隐身的人就要显露出真身。那人突然再次狂笑了起来:“哈哈,你们这些小蠢蛋,还真以为我会傻到躲在云团里被你们给找到吗?哈哈,告诉你们吧,这不过是我圣境盗神的诱敌之计。不信,你们看,你们所有人已经被我的援兵给包围了。”

    他说的煞有介事,令围困他的弟子都信以为真了。害怕自己被人给包围,他们赶紧向周围观察。

    而趁大家一分神,那人骑着一头飞行兽“嗖”的一下从云团里蹿了出来,在迅速打出几颗烟雾弹后,向着下方的三家界飞速落去。

    “不好,他要逃去三家界了。咱们得赶快把他追回来,不然的话,就麻烦了。”

    那名少女在那人蹿出来时向他飞速打出一道银光,但被他给一缩头给躲开了。等她想要再度攻击时,因被烟雾耽搁,那人却已经跑出她功法的攻击能力之外。

    因而,她只好大声招呼着其他人,向那人追了出去。

    “姑娘,穷寇勿追!小心有诈!”

    王落辰见那人不要命地向三家界急速飞落,便猜想这家伙或者在这里有接应,连忙向紧紧追着他而去的那名银衣少女发出警示。

    但那名少女眼看马上就要抓到的逃犯跑了,哪里肯放手?她根本就不听王落辰的警告,带领众人以更快的速度向下飞落而去。

    “不听话?偏要去?那好吧,就由你们去吧。我还要赶快去处理自己的要紧事儿,没空管你们这闲事儿。”见她不听劝,王落辰摇了摇头,便准备离去。

    卓应儿还等着他去救,沙傲云他们也不知怎么样了,他不能撇下自己的亲朋好友不管,来管她这跟自己素昧平生的小姑娘的闲事儿。

    然而,正当他刚刚把那名受伤少年固定在金鞍上,准备催动巡天兽离开时。他听到了脚下传来的隐隐约约的叫骂声:“你这该死的贼子,不要脸的无赖,居然暗中埋伏,释放软骨散,算什么英雄?还有你们这些混蛋,你们想想清楚,你们跟这混蛋同流合污,对抗我们炽日教和冷月宫,都不会有好下场的。”

    王落辰听力较好,听出那声音正属于那名银衣少女,心中不由一惊。

    没想到自己的嘴巴真的这么灵验,一下就说中了,她真的中了人家的埋伏,并且已经吃亏了。

    这可如何是好?自己到底是该安静地走开,还是该勇敢地留下来呢?

    王落辰想起那少女对自己的客客气气地态度,心中不免起了恻隐之心,想要去帮她一下。

    只是一想到,若要帮她,肯定就要耽误自己的事儿,王落辰不免又犹豫了。

    就在他拿不定主意之时,他突然听到下面传来那名逃走之人的笑骂声:“哈哈,小婊@砸,冷月宫的少宫主,娇宝宝。别人或许怕你们冷月宫和炽日教,可我圣境盗神苏一哥却他@娘的不怕你们。不然的话我就不会到你们冷月宫去盗宝了。而且,告诉你吧,不光我不怕你们,我的这些好兄弟也不怕。哈哈,是不是啊兄弟们。”

    “对,大哥,我们都是死过好几回的人了,还怕他们?哈哈……”他一招呼,立刻就有一大群人回应。

    “好好好,都是我的好兄弟,够胆。小娘们儿,你听到了吧?什么狗屁炽日教、冷月宫、五极门,我们兄弟统统都不怕。所以,你少用那些家伙来吓唬我。告诉你吧,今天,你们冷月宫的宝,我要定了。你们这几个小娘们儿,我也要定了。哈哈,兄弟们,快动手,老规矩,男的剁掉喂狗,女的拿回去当马。”

    那自称盗神的家伙,原来竟然还是这伙人的头领。看来,他在盗宝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后手,刚才的躲避,还真是他的诱敌之计。

    听到这一切,了解了真相后,王落辰不禁在心中笑骂一句:“这贼子,还真他@娘的好手段,比小爷我的鬼主意还多。看来小爷还真要会一会你了呢。”

    ————————————————

    终于一百万了,有没有大款富婆啥的善心人士,犒赏一下可怜巴巴的作者?嘿嘿。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