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这一声很不耐烦地话,让那原本就有些盛气凌人的少年心中登时火起,怒目圆睁着,就要对他出手。

    就在此时,一个甜美娇嫩的声音由他身后响起:“阳师兄,他既然不曾见过那贼子,那咱们就别在这儿浪费时间了。可别忘了咱们此行的任务,是追捕那家伙,不宜节外生枝的。”

    “冷师妹说得对,这次就先不与他计较了。”

    或许那少女的话正说在理上,听了这话,那少年立刻收起怒容,向身后一名模样俊美,身材俏丽的银衣少女微笑着应了一句。然后,他便驾驶着自己的金色日轮欲行离去。

    “睁眼瞎还出来到处瞎逛,真是好笑。”那少年刚要离开,王落辰却突然冒出一句讥讽的话。

    那姓阳的少年听了,再也拢不住火儿,手腕一翻,便向王落辰打出一道金光。

    “法阵!镌刻!”

    王落辰见他手中金光飞来,不慌不忙打出一道法阵,将那金光给挡在了身前一尺处。

    “小子,怎么如此卑鄙,一言不和就偷袭?哈哈。”王落辰挡住他的金光,得意地扬了扬眉毛笑道。

    “你是什么人?用的什么古怪武功?”

    近年来能将法阵当做防御手段的五极门弟子很少出现,更没有在江湖上行走的,以至王落辰调出法阵之后,那名少年并不认识。

    因此,他见王落辰衣着怪异,武功也与平日所见到的大不相同,不禁心生疑惑,向王落辰喝问道。

    “对你们来说,我是什么人这一点,并不重要。我能帮到你们找到你们要找的人才重要。”王落辰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笑着又说出了一句让他摸不着头脑的话。

    那少年听王落辰如此说法,心中更怒,他猛地从日轮中拿出一个中间镂空、四周布满十几个尖刃的金轮,拉开架势,对着王落辰怒斥道:“你少在这里装神弄鬼,故弄玄虚,有话就说,有……”

    看他这架势,说话间就要向王落辰发起攻击,却又一次被那名银衣少女给阻止了。

    只听那少女在银色月轮上向王落辰微微一躬身,非常客气地说道:“这位大哥,听你的意思,好像是知道我们要找的人在哪里。若真是那样的话,就请告诉我们吧,如果属实,我们定当给予重谢。”

    “冷师妹,你跟他客气什么?他刚才那样说,不过是故弄玄虚,借以讽刺嘲弄于我罢了。我看他肯定不知道那人在哪儿的,咱们不必与他废话。再说,就算他真的知道,等我出手将他擒下,到那时,知与不知,一审便知。还说什么酬谢不酬谢?”

    说着,那少年毫不犹豫地飞身一跃,挥动金轮向着王落辰打了过来。

    “嗷——”

    他这里刚刚飞起,还没等王落辰动手,巡天兽猛然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吼,将他给震得头晕目眩,朝着大地一头栽了下去。

    这是怎么回事儿?它怎么突然出手了?

    却原来,巡天兽自从得到了元化极为它量身改造的功法,日夜修炼,已有小成。早就有心在自己主人面前露上一小手儿,但一直没有找到机会实现。

    直到今天,它见这少年一再恶语相向,欺人太甚,心中一时气愤难当,便连报告也不跟王落辰打一个,冷不防地对着这家伙出手了。

    只是,它初次使用调用自己的功力,不懂留手,一下子便震伤了那少年的身体,令他暂时失去了平衡,由高处掉了下去,眼看就要闹出人命,闯出祸事。

    “你这家伙,出手太没轻重了,还不赶快救人?”

    那名少年虽然可恶,王落辰却没有害他之心。

    他之所以激怒于他,无非是想趁机显露自己的本事,震慑他们,然后再借机结交他们,以向这十几人,尤其是那名少女,探听一下冷月宫的情形。

    谁知,他计划的虽好,却没有料到自己的坐骑巡天兽会在此时逞能,替自己出手迎敌。只一下,便将那少年给打伤了。

    虽说它突然暴露出的这本事令他心里一喜,但因它的鲁莽行动破坏了自己的计划,还是忍不住责备了它一句,并要它赶快救人。

    巡天兽虽有神智,却终究只是兽类,心智极为幼稚。哪里懂得自己主人心中这么复杂的心思?

    因不懂得自己帮主人的忙为何会令他不高兴,它不免有些惶恐不安,怕他会责罚自己。

    因而,听到他救人的命令后,便赶紧施展全力向下飞落,以救起那名少年,将功补过,讨好主人。

    好在,在它主动振翅向下飞行的情况下,它的速度远比那少年下坠速度的更快。只在刹那间,就以自己巨大的身躯将那名少年给接住,顶托了上来。

    而这时,与少年同来的那十几人的惊呼声才刚刚脱口而出。可见其速度之惊人。

    这一幕,令现场所有人心中顿时大骇,立刻便意识到自己面前这名衣着怪异少年的实力恐怕非比寻常,不是他们这些人所能惹得起的。便个个都将一腔怒火压下,只飞跃过来救护那名少年,不敢对王落辰主仆谴责一句。

    王落辰也同他们一起探察那名少年的伤势,并向众人道歉说:“不好意思,我的坐骑最近好气大,常常不听招呼,喜欢胡乱吼叫,不想就误伤了这位兄弟,真是抱歉啊。回头,我定然好好教训它。”

    “这位大哥,也不必过于自责。说起来阳师兄的火气也不小,不然也不会话都没说几句,就向你出手了。只是,如今他受了伤,已然算是得到了教训,还请这位大哥不要记恨于他。并请将你知道的关于那名贼人的相关消息告诉我们。”

    王落辰的道歉,其他人因为心中有气,都不搭理,唯有那名少女过来应答。

    而且她的应答,十分客气,也十分公允,半点替自己人说话,责怪王落辰的意思也没有,令王落辰心中顿生好感。

    因而,他便向她暗暗使了个眼色,将那朵云团的位置示意给她,叫她去那里抓人。

    只不过,从他们双方相见并起冲突,已经过去了几分钟了。那朵云团在风的吹拂下,也已经走出几里路去。因此,他也顺便提醒那少女,他们得赶快追上去才好。

    那少女明白了王落辰的意思,竟然丝毫都不怀疑他提供的情报,招呼了一下自己这方的人马,驾驶着日轮月梭就向那云团围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