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蔡不离他们寄予厚望的王落辰得知了大家的去向之后,便和巡天兽以最快的速度沿着日月江向着南方一路追去。

    由空中望去,日月江犹如一条蜿蜒在群山和平川之间的巨龙,闪耀着银光,极为壮美,令人心灵为之震撼。

    只是,盘坐在巡天兽宽阔平稳后背上,满心焦急的王落辰,此刻却无心仔细欣赏这种美,亦没有心情去细细体味这种美带给自己的感受。

    “也不知应儿在冷月宫里怎样了,有没有受苦?这丫头也真是调皮,这么多年都过去了,怎么就不能多等几日?我不是明明已经答应她要陪她一起去的吗?还有师兄师姐他们,怎么就不能跟我把话说清楚,等我想出个对策再一块儿走呢?莫非,他们得到了消息,应儿有危险了?”

    关心则乱。一时间,他的心里各种想法都涌现出来,乱糟糟的。

    “轰隆!”

    突然,沉浸在思考当中的他,听到脚下传来一声巨大的声响。接着,他便感到巡天兽骤然改变了飞行轨迹。

    这飞行姿态的调整,令他的身体产生了些许倾斜,他连忙以神识查看脚下发生了什么。

    一看之下,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

    原来,不知不觉间他已被巡天兽驮出了化极峰,到了活火山火峰的上空。刚才那声响,便是极为活跃的火峰又一次喷发所弄出的动静。

    除了这声响,这一次它还向天空抛射了一些石块儿、粉尘、水汽和浓烟,形成了一根直冲天穹的灰色的巨大烟柱。

    巡天兽转向,便是因为怕冲撞到这突然腾起的烟柱。

    此时,从王落辰的位置来看,火峰的右边是辽阔无边狂风呼啸的青青草原,左边是炊烟袅袅城郭无数的一马平川,烟柱就突兀地耸立在天地之间,好像这大地上一根擎天巨柱,自有其雄伟壮观之处。

    无疑,这景观也是很美的。但王落辰也无心观赏,他催促着巡天兽,随着日月江前进的方向,继续追赶。

    因速度丝毫不减,他们很快就离开了火峰所盘踞的地面,进入一片由凌乱的森林和小湖畔以及小山丘混杂在一起的,地形十分复杂的区域。

    比照了一下脑海中的地图,他得知:这里叫做“三家界”,是五极门和冷月宫与炽日教这三股势力交织的地方。

    这里的事务,一直以来都是三家都管,也都不管,是块无论人员还是机构都十分混杂的地方。

    也因此,这里成了一块令三家都十分头疼的是非之地。

    这种混乱,造成此地山头林立,小帮派众多,纠纷和争斗丛生。久而久之,便成了百姓眼中的地狱,匪类心中的天堂。

    是地狱,百姓们除非万不得已,自然是不敢来此生活居住。

    是天堂,各类实在是在三大势力的地盘里混不下去的人物,自然而然的就对此趋之若鹜,纷纷投奔。

    如此慢慢地发展演变下来,三界便逐渐成为了圣境之中所有在外界活不下去的人,所有人渣和罪犯的聚集地。号称被遗忘之地,“恶人乐园”。

    由空中俯视了一眼这奇葩之地,王落辰轻摇了一下自己的头,将视线转向前方。

    他继续催促巡天兽加快前进的速度,以力争在沙傲云他们抵达冷月宫之前追上他们,好与众人共同进退。

    谁知,刚飞出去不过三五里,他的神识突然隐隐约约地感知到前方高空云朵里有些异样。

    他非常机敏地一拍巡天兽,以神识与之交流道:“小心前面那块低矮的云团,好像有人在里面藏身。”

    巡天兽会意,猛地一振双翼,以极大的仰角奋力蹿升,飞到那云团之上,占据了有利位置,停住。伺机而动。

    约一分钟后,那云团里没有任何动静,云团的远处,却有十数道光芒划破长空,冲着他呼啸而来。

    “靠,那不是炽日教和冷月宫的交通工具日轮和月梭?他们怎么来了?这下麻烦了。我看为避免麻烦,最好还是隐蔽一下好了。不过,好像来不及了呢。”

    王落辰以神识穿透那些光芒,看清那些隐藏在光芒里的圆形和月牙形的飞行工具,不禁下意识地看了一下自己身上所穿的表明自己身份的学院袍。

    这种情形下,巡天兽体型这么大,想隐蔽是隐蔽不了。他很难免不被这些人看到的。而被他们看到的话,鉴于双方师门之间互相不怎么对付,难免要有些麻烦。

    若在平时,麻烦就麻烦,他倒是不怕的。关键今天他有事在身,不想在事情为解决之前,再惹上别的麻烦。

    在此情形下,最要紧的,当然就是想办法将自己的身份给掩饰或改换一下。

    可怎么掩饰和改换呢?

    这事儿不大,难不住他。

    他脑筋微微一转,脸上露出坏坏地笑容,将自己的袍服脱了下来,飞快地换上了一身尘世中的衣服,并戴上了一副墨镜。

    这是一身天蓝色运动服,穿上之后,立马让他像换了个人一样。如此一装扮,估计就连五极门那些跟他不太熟悉的师兄,也无法认出他来了。

    他以神识自观,觉得自己这一换装,犹如变身一样叫人认不出身份,掩饰的非常巧妙,心中不禁有些得意。

    然而,正当他得意着的时候,那十几道光芒已经到了他的身边。

    “喂,异乡人,跟你打听个事儿,你可曾见过这个人?”

    那些金色和银色的飞行器将他围在中心后,一个身穿红袍,约莫十六七岁,浑身英气的少年向他扔过一副画像,以很不客气地口吻问道。

    “没见过。”王落辰抓住那画像,懒懒地看了一眼,轻飘飘地将其扔回去,冷冷说道。

    “真没见过?你确定?”那少年似乎对他的话不怎么相信,接住画像,追问道。

    “真没见过。呵呵。一块黑巾蒙面,只露两眼和额头,这么有特点的家伙,我还真是从没见过。”因他语气非常不客气,心中有些厌恶的王落辰略带几分讥笑,回答说。

    “我怎么听你的语气里满是嘲弄呢?哼!你这衣着怪异的家伙,在这恶人的乐园三家界上空逗留,说话又阴阳怪气,不用猜也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人。莫不是这画像上贼人的同伙吧?”那少年被他讥笑了,有些恼火,竟然使出了诬良为盗的手段,要找他的麻烦。

    王落辰没想到自己不想找麻烦,才不嫌麻烦地换了一身衣裳,不想还是没有躲过麻烦,不由地眉头一皱,轻轻说了句:“真是麻烦!”